第 19 章

推荐阅读:这个仙我不修啦养大的夫郎又娇又甜(女尊)取悦GB[网游]津岛治子小姐的奇妙冒险披着马甲在线开挂论总找我麻烦的那个最强喜欢我的可能性独占[电竞]反派肆意妄为[快穿]五十年代结婚日记穿成反派的贴身猛禽

    不远处的人包裹在一身灰色卫衣里,戴着帽子和口罩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路口转弯的瞬间侧脸转向这边,半边轮廓帅得很眼熟。

    文颂脚步一僵,就近躲到景观树后,差点以为自己要暴露了。

    但他对只是沉默地穿过路口和人群,未向别处多看一眼。

    文颂松了口气,观望后又立马跟上去。

    头一回干跟踪这种事,虽然技术稚嫩了点,混在路人里倒也并不显眼。转弯后走的是另一条没什么商铺的小道,越走行人越少。没了掩护,连他都觉得自己的步伐过于鬼鬼祟祟,前面的人愣是一点没发现。不知道是毫不关心还是有意忽视。

    文颂很快意识到,虽然绕了条小道,这方向仍旧是回宿舍的路。

    眼看离宿舍楼越来越近,他却在宿舍楼下停住了,站在路对面掏了掏口袋,往地上撒了一把什么东西。

    一把又一把,最后还扯着卫衣口袋抖了抖,直到把自己榨干,一颗都没有了才停下来。

    “……”

    奇奇怪怪,在干什么。

    文颂扒着树干,探出半个脑袋努力地望,后悔自己出来游泳没戴眼镜。

    泳镜也是带度数的。忽然想到这个,文颂从包里摸出来拿它代替,举在眼前当望远镜再看,那个奇怪的人正在自动售货机前买饮料。

    咚的一声掉下来,颜色透明,看样子是瓶矿泉水。

    文颂却知道,那应该是瓶苏打水,认识的人里唯独一个喜欢喝。只是想不通他接下来会带着饮料去哪。

    而事实上,他哪儿都没去,就靠在售货机旁摘下口罩,断断续续地喝完了一整瓶。

    如果有第三视角,文颂觉得自己的行为看起来应该比他还要奇怪,居然就这么站在这儿盯着他喝了十多分钟。

    直到空瓶被丢进垃圾桶,他要戴回口罩时,才终于忍不住提高声音喊——

    “秦覃!!”

    售货机旁的人愣住了,看到他从路对面的树后跑出来,气势汹汹地冲到面前,头上还顶着片落叶。

    他没有耐心再继续跟下去,也发觉这样没什么意义,还不如干脆点,过来给自己这半个月生过的闷气找个交待。

    可真是给他气坏了。

    一腔怨念还没想好要从哪开始发泄,秦覃却望着他,先笑了起来,语气同目光一般柔软。

    “晚上好,文颂。”

    大概是逆光的缘故,他整张脸的轮廓线条更加明显,笑却如此温和。文颂被虚晃一下,不知道这晚算好还是不好,更说不出狠话了。

    正郁闷时,忽地见他的手朝自己眼睛伸过来,下意识偏过脸躲开,“……干什么。”

    哪有半个多月不见,一见面就要戳人眼珠子的。

    只停顿一瞬,他的手换了方向,掸落那片树叶。

    文颂不自在地扒了扒头发,口气强硬起来,“这些天你去哪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抱歉。我最近……有点忙。”

    他的笑便透明了。或多或少缠着无奈,却只说,“抱歉。”

    文颂看着他在这样的无奈中垂落了视线,像那天见过的孱弱纤薄的蝶翼,被光照得半透明,美丽得近乎脆弱。

    当这样的脆弱感出现在他身上,映在人眼底,天大的罪过也要打个折扣了。

    莫名其妙气消了一半。

    “那你今天晚上也忙吗?”

    “……不忙。”

    秦覃在“今天”上加重语气,“今天不忙。”

    文颂指指售货机,“那请我喝饮料吧。”

    他没说想喝什么。上大学之后最常喝的饮料是个c市本地的牌子,大街小巷的商店和售货机里都有。但名字偏偏是串看不懂的英文字母,喝到现在都念不出来。

    就像蓝岚的“那辆白色的车”一样,说也是“那个葡萄味的汽水”。

    明摆着给的台阶,秦覃又不傻。依言转向售货机,几秒后饮料掉了下来。瓶身花花绿绿的半透明包装,里头是冒着小气泡的紫色汽水。

    文颂伸手去接,带着股淡淡的消毒液味道,指腹泡得起皱,被售货机里的灯光映成惨白。

    秦覃问,“你去游泳了吗?”

    文颂点点头:“嗯。”

    他嫌泳池的小淋浴间用起来不太舒服,打算回宿舍再洗澡,头发也只潦草地擦了擦,一路走回来都快被夜风吹干了。

    文颂问:“你今天晚上要回宿舍住吗?”

    秦覃也点点头:“嗯。”

    “……”

    印象里他们很少这样寒暄,以至于现在做起来才发现有多不习惯。

    文颂没有拧开饮料,带着上了楼。

    秦覃在他身后沉默地跟着。

    文颂怀疑他原本是要走的,一时兴起才改了主意。为什么改主意他不说,他也不问。

    上楼时还抽空担心了下那位秦叔叔今晚会不会再到宿舍里来,结果不仅没有访客,连本来应该在的另外两位师兄也没回。

    宿舍里只有他们两个。

    上铺还是老样子。文颂从衣柜里抱出备用的床单和枕头,放在光秃秃的床垫上,什么都没说,拿了睡衣去洗澡。

    等洗完澡出来,换秦覃进了浴室。整个过程都没什么话。

    上铺床已经整理好了,看来确实是要在这里睡。文颂在房间里来回转圈,听着水声越发心绪烦乱,索性推门出去透口气。

    他们的宿舍在这层最外边,楼层也低,站在栏杆上能望见楼下那台售货机。

    冷风一吹,人就清醒了点。文颂倚在栏杆上看售货机发出幽幽的光,想到曾朝蓝岚喊出的话,不得不再用来提醒自己。

    不愿意说的事,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

    不难理解,只是难兑现而已。

    倏忽间有小动物从草地里蹿了出来。他被引去目光,还回宿舍拿了眼镜趴在栏杆上看,是这片儿有名的橘猫大爷过来巡夜了,背上有一簇爱心形状的白毛的那只。

    他这时才意识到,秦覃刚才撒的是猫粮。连带着也想到别的,攥着栏杆探出身又拧着往回望,用一个别扭的姿势还原楼下的视角。

    站在楼下的售货机旁,能看到这间宿舍亮起的灯光。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

    文颂谜一样紧张起来,立刻跑回宿舍跳上床,缩进被子里自欺欺人地闭上眼睛,竖起耳朵听动静。

    秦覃从浴室出来,看见被子捂得严丝合缝,先关了灯,黑暗中很快地收拾停当,早早睡觉。

    床短暂的摇晃了几下。当所有动作都停止,房间里恢复安静,文颂才从被子底下钻出来透气,轻手轻脚地调整成舒服的睡姿。

    没过多大会儿,又觉得实在太安静。静得简直让人睡不着。

    他偷偷看手机,一会儿一看,翻来覆去二十分钟还没有困意,有点羡慕上铺一点动静都没有,好像早就睡熟了。

    他试探着喊了一声,“秦覃。”

    秦覃的声音很快从头顶传来,“怎么了?”

    “……”

    他哽了半天,说出口的话变成自己都没想到的一句:

    “明天早上吃什么。”

    秦覃回来了。

    时间被无形的手截去一段,再无缝拼接。就好像他去的并不是泳池,而是在那一晚的湖里游了泳。

    秦覃回来了,像从没失踪过,说话的态度和语气,都与从前没有变化。

    文颂也一样。

    他们心照不宣地假装一切正常。

    而那凭空消失的半个多月里,彼此经历了什么,谁都没有提。

    文颂不知道秦覃的想法,但他觉得这样的正常并不值得庆幸——却也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

    直到秦覃问他,想不想去自己兼职工作的地方看一看。

    **

    文颂还记得,湖边那晚不欢而散时他就说过,“有个地方一直想带你去看看。”

    他工作的地方是家小酒吧,店门口的木纹招牌上挂着霓虹灯,店名就叫“小陈”。

    文颂想,这地方要么很私人,要么老板很随性。进到店内后觉得两者兼有。

    店里的装修大多以做旧的木头为主,看起来是舒服的。他们来的时间还很早,每晚演出十点开始,小陈老板也还没来,只有两桌散客点了啤酒和小吃在聊天。

    秦覃进来之后,其中一桌客人便立刻过来打招呼了,看样子是来捧场的粉丝。

    文颂没掺和,找了张桌子坐下。欣赏完桌上的小灯盏和烟灰缸,又捧着脸打量别的地方,视线与小舞台上布置音响设备的中年男人对上,礼貌地点了点头。

    那男人没有太关注他,反倒一直在看秦覃身边的年轻粉丝,流露出不屑又嫉妒的神情。

    文颂觉得有点意思,多看了几眼,等秦覃忙完过来问那是谁。

    “我也不认识。”

    秦覃说,“今天来的临时吉他手,这里没有固定的乐队,位置都是流动的,有的人只来一两次。平时本职工作上班,干什么的都有,来演出都是爱好居多。”

    秦覃不太关心这位临时同事,问他,“喝什么?”

    文颂不愿再碰酒精饮料,“我平时喝的那个汽水有吗。”

    “酒吧里没有。”秦覃看了眼时间,起身叮嘱道,“待在这儿别乱跑,我出去买。”

    “喔。”

    他拿出手机打算刷会儿微博,然而秦覃前脚刚走,后脚小舞台上那位临时吉他手就开始使眼色。

    文颂回头看看,身后和两边都没别人,“叫我吗?”

    “就是你,秦覃的小跟班。”

    吉他手把文颂叫到小舞台上,“第一次来酒吧?连酒都不喝的乖宝宝吗。”

    文颂小心地绕开地上的各种设备线,敷衍地嗯了一声,打量聚集在一起的乐器,露出一个小萌新的好奇。

    他便自信地清了清嗓,滔滔不绝地讲起设备来,似乎没少用这招争取崇拜的目光。

    然而文颂只是对这第一次见的场景感到新鲜,作为乐盲对各种乐理知识和乐器构造根本没什么兴趣。

    滔滔不绝了两分钟,他看出文颂的心不在焉,便转而谈起秦覃,“他是你什么人?”

    文颂说,“是我学校的师兄。”

    “嚯,那他把你带着地方来。居心不良啊。”

    吉他手嗤了一声,用一种十分隐秘的语气,指着自己的太阳穴说,“你知道他吗?他这儿不太正常。对,就是这儿——有问题。”

    “……”

    文颂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就把“我很好欺负”几个字顶在脑壳上。

    不然为什么只要一提到秦覃,所有人都用这种想吓他一跳的语气来跟他说话。

    “我知道啊,早就知道了。”

    带着报复的意图,他故意用很了解的口吻回答,“他不是确诊很久了吗。”

    那种被吓一跳的表情出现在提问者的脸上。

    原本想看他惊慌失措,却变成了自讨没趣。自信的成年人哪里能忍,“知道他有病还跟他走这么近,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当然了。”

    文颂从善如流道,“我喜欢他喜欢得不行了,一会儿见不到他,我就喘不上气来。不然我连酒都不会喝的人,干嘛要来这儿呢?当然是因为他呀。连他工作的样子我都想看。”

    “……别以为他是什么好人,就你这样的,早晚会被他给骗了。”

    吉他手又说,“仗着长得帅有资本,玩得才花呢,他跟这乐队的鼓手有一腿你知不知道?外面还——”

    “实话告诉你吧叔叔,鼓手是谁我根本就不关心。”

    文颂打断他的话,情真意切道,“我知道他有别的情人。就算知道,我也愿意跟着他。”

    “秦师兄那么年轻又那么帅,肯定很多人喜欢的啊。我不介意的。只要他愿意一周匀出两个晚上给我,不要留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睡觉,我就心满意足了。”

    “……”

    大概是被他的厚脸皮震惊了,自信的成年人也无话可说,嘟哝着什么“一群神经病这破酒吧迟早玩完”,骂骂咧咧地跑去吧台恨不得离他八百米远。

    文颂撇撇嘴,心里回味一番,没忍住笑出了声。

    嘁。

    吓唬谁啊。

    不过是一个恶劣的成年人欺负小孩的花招罢了。然而他接受过中外文学作品和漫画的洗礼,早就已经不是那种被人一问“你是不是喜欢某某啊”就害羞得脸红脖子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那种纯情小男生了。

    怎么说也是阅本无数,就刚刚的情节他都还嫌不够狗血。

    再给多两分钟的润色时间,编出来吓你一跟头。

    虽然是听说那人是乐队里的流动人口,以后不会再有交际才敢信口开河的。但还是好刺激。

    他开始觉得酒吧是个好玩的地方了。悠闲地伸了个懒腰,一转身,刚举过头顶的胳膊缓缓放下。

    秦覃坐在离他两步远的桌边,不知道坐了多久。一手撑着头,另一只手转着刚买回的饮料。

    像某个名为“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这一轮转动停下,瓶口戏剧性地指向了他。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76/125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