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推荐阅读:这个仙我不修啦养大的夫郎又娇又甜(女尊)取悦GB[网游]津岛治子小姐的奇妙冒险披着马甲在线开挂论总找我麻烦的那个最强喜欢我的可能性独占[电竞]反派肆意妄为[快穿]五十年代结婚日记穿成反派的贴身猛禽

    傅意雪很少见言忱有这么强烈的情绪,大开大合,激动又温柔。

    平日里言忱总冷着一张脸,她也不是生气或怎样,只是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情绪,这是傅意雪和她相处了许久才悟出来的。

    所以她时常说言忱是个很温柔的人,只不过很少有人能发现她这份温柔。

    今天应当是她第二次在傅意雪面前有这么外放的情绪,第一次是她大学时和摔了她口琴的舍友吵架,差点就动起手来。

    后来大学四年,言忱都没跟那位说过一句话。

    而言忱情绪外放的点好像都跟一个人有关——她的初恋。

    她抿了抿唇,最后安安静静收拾东西,歇下了八卦她初恋的心思。

    大学时候就八卦过 ,要有结果早有结果。

    -

    翌日言忱醒来时傅意雪已经出门上班,房东的远方亲戚回了老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偌大的家里就她一个,还显得有些空荡。

    她起来喝了杯水,翻看手机发现有个陌生号码八点多给她发过一条短信:【言忱姐,醒了没?】

    应该是傅意川。

    这会儿已经九点半,言忱给他回了条短信:【醒了,过去吧。】

    这一觉睡得着实有些沉,连傅意雪什么时候走的都没察觉,主要还是因为昨晚傅意雪拿出来的小玩意儿,害得她做了一夜的梦,梦里全是北望和沈渊。

    那座城市在十七岁前给她的全是灰暗,但偏偏在她逃离之前有那么一抹明亮的色彩出现,后来还是被她全都抛下,头也不回地离开。

    做了太多梦,言忱醒来后喝了两杯水才算勉强清醒。

    今天搬傅意雪的东西,她没想着能干净到哪儿去,干脆换了件宽松的衣服,洗完脸后涂了防晒就出门,没有化妆,头发也是随意一扎,没什么正经。

    她打车过去的时候,傅意川还没到。

    在楼下等了十几分钟,气温开始升高,言忱找了个阴凉地给傅意川打电话,刚响了两声,一辆银灰色的车缓缓在她面前停下,傅意川带着笑意的脸从车窗里探出来,“言忱姐,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没事。”言忱挂断电话收了手机,目光刚好越过傅意川和驾驶位上的人对上,大抵是熬夜熬得有点狠,他眼尾还有一点点红,整个人也带着点儿沧桑感,但不影响他的气质,甚至言忱看出了点儿痞帅。

    来的人是傅意川和沈渊。

    言忱没和沈渊打招呼,径直上了楼。

    傅意雪像只仓鼠一样爱囤东西,遇上双11打折时会疯狂买,所以哪怕她在这里只住了不到一年,昨晚硬是熬夜收拾到了十一点多。

    “我去。”傅意川上楼看到卧室里的大包小包和纸箱子忍不住吐槽:“我就知道她肯定不少东西,就这还跟我说一点儿,幸好我没信她的鬼话。”

    “你的姐。”言忱难得和他开玩笑,“你应该懂。”

    傅意川叹气点头,“也是。”

    他认命地撸起袖子,喊仍站在门口的沈渊,“沈哥,来搬。”

    沈渊懒洋洋地应了声嗯。

    他穿着白色衬衫,最上边的扣子开了两颗,露出好看的锁骨,还有一大片稍有些泛红的肌肤。

    头发也稍显凌乱,但他仍旧很轻松地搬起了卧室里最大的纸箱子。

    言忱看他走出卧室才收回目光,鼻子微动,她刚刚是闻到了……烟味吧?

    是沈渊身上的烟味。

    他开始抽烟了?

    言忱抿了抿唇,没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寻了个小件也搬着下楼。

    走到电梯那儿时发现沈渊还没走,他站在电梯口,目光正斜斜地扫过来,但脚步没动。等她走过来时才说:“你待在这,我去搬。”

    言忱皱眉:“嗯?”

    两人挨得近了,言忱闻得更真切,他身上就是有股没散去的烟味。

    沈渊没再和她说话,转身往房间走,但言忱下意识拉住了他的手腕。

    他手腕很热,跟言忱那一年四季都冰凉的手温度不一样。

    “还有事?”他微微偏过头,清冷声线此刻显得格外冷漠。

    言忱摇头,同时松开手,但在松手那刻手指下意识摩挲过他腕间的肌肤,好似有道疤痕。

    “你去吧。”言忱声音比他还淡漠,“东西我看着。”

    沈渊大步流星往前走,走了两步忽然停下,他右手的大拇指摩挲过言忱刚刚摩挲的肌肤,语调慵懒又散漫,“我是长得不错,人也很好。”

    言忱:“?”

    “还有很多人馋我身子。”沈渊的手懒洋洋地垂下来,修长的手指像是在弹钢琴一样在空气中弹了几下,说出口的话显得格外轻佻,“但我不是个随便的人。言小姐要是想做点什么,先领个号码排队。”

    言忱:“……”

    -

    之后是傅意川和沈渊一直在搬,言忱负责在电梯口看东西,等弄得差不多了,几人就下去一趟。

    来回两趟就把傅意雪那些东西都搬到了楼下,他们两人把东西往车上搬,言忱上楼去扫尾,大致把房间打扫了一下,然后锁门下楼。

    等她下来时,楼下只剩沈渊一个人。

    他倚在车边,单手插兜,嘴里咬着烟,脑袋侧过去看向小区入口的方向,整个人懒懒散散的,看着有几分颓废感。

    风把青灰色的烟雾吹向空中,他的脸隔着烟雾显得有些模糊。

    很摄人心魄的侧颜杀。

    天气预报报着北城今日有雨,这会儿大片大片的乌云遮住了太阳,看着好似随时会下雨。

    她站在台阶上看他抽烟。

    搬东西的时候他把衬衫袖子撸起来一截,领口的两颗扣子没系上去,这会儿被风吹着开得愈发大,脸上面无表情,好似在想什么人生大事。

    他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弹了弹尾部的烟灰,咬着烟吞吐的动作熟稔。

    “沈渊。”言忱喊他。

    他回过头,伸手挥了挥眼前的烟雾,轻飘飘地应了声嗯,但尾音在上扬。

    “嗓子好了啊。”言忱没往他那边看,拉开车门把最后一点儿东西放进去,直接转了下一个问题,“傅意川呢?”

    “回去改论文了。”沈渊那支烟已经抽完,他蹲在地上把烟头儿摁灭,然后弹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转身走到了驾驶位,“上车。”

    言忱犹豫几秒,坐在了副驾。

    在狭小的空间里,他身上烟味愈发明显,勾得言忱都想抽一支。

    但她什么都没说,只闭上眼假寐。

    在车里这种密闭空间,言忱也不知道该跟阔别多年的他说点儿什么,很明显,沈渊也不太想和她说话。

    沉默在车内蔓延。

    一直等到出了小区,在路口等红灯时,沈渊曲起手指敲了敲方向盘,就是一个很闲散的动作,然后在绿灯亮起那瞬间,他踩下油门往前开,顺带低声开口:“我嗓子一直没问题。”

    言忱:“……”

    一直紧闭着的眼睛忽地睁开。

    言忱盯着他侧脸看了又看,许久才轻笑道:“挺会骗人的。”

    她信了那么多年,还为此戒了个烟。

    言忱在遇见他之前就抽烟了。

    她写东西需要灵感,经常熬夜,烟能提神,所以很早就碰了那东西。

    沈渊是不抽烟的,尽管他爱玩,时常逃课去网吧打游戏,好多次周一被教导主任拎到国旗下罚站,但他不怎么碰烟酒,说是不喜欢那个味道。

    记得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抽烟时,他咳嗽到脸都红了,还让她离他远点儿。

    那姿态懒洋洋的,那时还没那么熟,她正追在他后边跑,成天问他要不要当自己男朋友试试,而那天他说:“当个屁的男朋友。老子要成你男朋友,迟早得死在你手里。”

    言忱轻笑:“我那么可怕?”

    他弹了弹她的手指,“自己什么样儿不知道?而且,老子闻不得这烟味,嗓子有病,闻多了会死。”

    言忱转头就把烟给掐了,“以后不抽了。”

    他仍旧没同意当她男朋友。

    只不过后来被他发现她偷悄悄抽烟或是被他闻到身上有烟味时,他总臭着一张脸,转头吊儿郎当地说:“就知道有些话不能信。”

    她总要凑过去哄很久,哄累了以后就随意扔只笔在他桌上,“差不多得了,爱理不理。”

    等第二天来学校,她桌兜里总会多点小东西。

    要么是奶糖,要么是小玩具,反正都是沈渊“顺手”买的。

    言忱想起以前的事儿,不由得发笑,隔了会儿,她温声问:“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沈渊瞟她一眼,“忘了。”

    “总不会是因为我吧?”言忱说:“在我走以后?”

    沈渊:“……”

    良久的沉寂过后,沈渊轻嗤道:“多年不见,你说话还是这样。”

    言忱:“嗯?”

    “不讲逻辑,没有道理。”沈渊语气散漫,“还以自我为中心,胡乱臆测。”

    言忱:“……”

    -

    把傅意雪东西全搬到楼上也是一项大工程,言忱本来想一起搬,但刚搬了个箱子就被沈渊抢走,他让她在楼下看东西,而他一个人往上搬。

    来来回回几次,他身上出了汗,衬衫后边有一块是湿的。

    用了近一个小时,傅意雪的东西才搬完,而且最后快搬完时还下了雨,沈渊的衬衫从肩膀湿到了后背。

    他们在楼上待着,言忱给他倒了杯水,又给他拿了毛巾,看他上衣湿透紧紧贴着肌肤,隐隐还能看到腹肌。

    “好看?”沈渊斜睨她一眼,把紧在裤子里的衬衫下摆抽出来,平添几分勾人意味。

    言忱转身回房间,“身材不错。”

    隔了会儿,言忱从房间里出来。

    外面的雨下得大了,站在窗边的孤影显得落寞。

    言忱走过去把压箱底的衣服给他,而他一直没接,仔细辨认许久后才说:“这是我那件?”

    言忱点头。

    这是他们去南京看演唱会那年,沈渊买的周边t恤。

    黑色的,上边还印着五月天的q版头像,当时沈渊收拾东西的时候忘记塞行李箱,是言忱给带回来的,但之后一直忘记给他,不知不觉留了这么多年。

    留到了他不再喜欢五月天的这年。

    见他一直不接,言忱还以为他在闹情绪,朝他晃了晃手臂,“拿着,我只有这一件,将就着穿。”

    沈渊迟疑着接过,“卫生间在哪儿?”

    言忱给他指了个方向。

    他进去以后言忱站在窗边开了窗户,下着雨的空气比平常清新,就是有雨滴溅进来。

    手机微震,是酒吧老板发来的消息,通知她周三下午过去,正式入职。

    她回了个好,身后传来了输密码的滴滴声,有人推门进来。

    言忱回头,开门的人拉着行李箱,穿着白紫相间的碎花裙,气质很温柔,看见她时还有几分错愕。

    言忱猜测她就是房东的那个远方亲戚,也是她们未来的合租对象,于是她试探着打招呼,“你好。”

    对方愣怔几秒后诧异道:“言忱?”

    言忱点头,她想房东办事还挺靠谱,提前给她们做了介绍。

    “你好。”女孩儿把行李箱往里边拖了一点,“我是岑星。”

    她的自我介绍刚结束,卫生间的门就打开来,沈渊拎着还有点滴水的白衬衫出来,语气不善道:“这衣服买小了。”

    “当初你自己试的刚好。”言忱瞟了他一眼,只见t恤紧紧地套在他身上,胳膊肌肉都被束到了一起,看着确实不得劲儿。

    沈渊皱眉:“我没试过。”

    他之前试的是另一件,这件嫌麻烦就直接拿了,结果刚刚才看到是最小号。

    “沈渊?”岑星站在门口,惊讶地嘴都快合不拢,喊完沈渊的名字后刚好和沈渊投过来的好奇眼神对上,她的目光扫过言忱又扫过沈渊,屏了一口气说:“你们两个还在一起啊?”

    言忱&沈渊:“?”

    咚。

    门口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众人齐齐望去。

    只见傅意雪带回来的外卖洒了一地,她瞪大眼睛表情痴呆,傻站在门口吞了口口水,隔了许久才缓缓吐出一句脏话,“我艹。”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82/126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