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诱宦 > 迷魂销金(二九)

迷魂销金(二九)

推荐阅读:这个仙我不修啦养大的夫郎又娇又甜(女尊)取悦GB[网游]津岛治子小姐的奇妙冒险披着马甲在线开挂论总找我麻烦的那个最强喜欢我的可能性独占[电竞]反派肆意妄为[快穿]五十年代结婚日记穿成反派的贴身猛禽

    内堂里有一四方天井,独对孤月,红薇染露。廊下几盏宫灯摇曳,遥远地,与群星辉映。

    几壁灯花,偶然颤动,照亮了远山眉黛轻,小妆芙蓉面。陆瞻含笑望着芷秋出尘的唇间满泄着世故的话,心里的缱绻之意,便随夜风游潜,开出春华。

    直到掌柜带着伙计抱着大大小小的锦盒打帘进来,芷秋方止住了口。扭腰望人走近,再瞧着掌柜揭开一个长匣,是一只金缕凤钗,凤口里吐着珍珠流苏,“这位公子、芷秋姑娘,这些都是纯金的,非渡非鎏,不信,可以融了给二位瞧。”

    芷秋拈起凤钗在指尖转一转,仍不忘客气应酬,“掌柜的,咱们多少年的街坊了,还有什么信不过您的呀?只是这个麽也太俗气了些……”

    “晓得芷秋姑娘向来爱风流文雅的,”那掌柜忙由伙计怀里接来一个匣子打开,是一只水滴头细金簪,簪头嵌一颗红宝石,极简而典雅,“这个分量轻些,可这红宝石是正宗的安南货,上好的料子,姑娘先戴着试试看?”

    说着便递来一面椭圆镂雕宝鉴,又推近几面银釭。芷秋将金簪插于乌髻,左右偏首后,朝陆瞻递去一眼,“看着可还行呀?”

    宫里有银作局,专是为宫廷锻造金银器饰,陆瞻曾监管过那处,对于女子喜好,倒是颇有钻研。因此仔细将芷秋扫量扫量,噙着笑,“这个倒是不俗,端丽淡雅,要了这个吧。”

    这个便被摆在一边,那掌柜复又接过小匣揭开呈与芷秋面前,自与她详解。陆瞻一瞥眼,见伙计最底下捧着个半尺长宽的匣子,便叫人另捧来摆到他面前。

    那盖儿一揭开,原是个浑圆半尺,十来寸高的金蟾蜍,嘴里衔着几个金铜钱,可称俗不可耐。

    陆瞻托着那樽蟾蜍转着圈儿瞧,似乎起了兴趣,掌柜见此,忙踅过案来,堆起一脸的笑,“公子,这是我们铺子里最大的金器了,里子虽是空的,却也一斤差不离呢,要不给您现称一称?”

    芷秋已选了好几样首饰摆在身侧,瞧见他捧着这样一个俗器,登时眉心暗结,“那也忒俗气了,你若是看中了,自己拿回去摆在香案上,可别给我。”

    他剔来一眼,挑衅地牵起唇线,“我看你带回去供在你屋里,晨起三炷香,暮晚三叩首,正好保佑你同你几个姐妹早日发财。”

    “陆大人,”芷秋鼓起两个腰,挽着披帛叉腰,“我看你是愈发贫嘴了!早先怎么没瞧出你是这德行?”

    “现在瞧出来,也不迟。”斗嘴的功夫,他将蟾蜍搁回锦盒内,朝掌柜上挑一眼,“这个也要,仔细着装好,要是磕了芷秋姑娘的财神爷,拿你是问。”

    掌柜乐不可支地,忙指挥着伙计将东西点装好,独留芷秋与丫鬟在厅内吃茶,自引着陆瞻到柜台算账。

    检算下来四五千,掌柜心内踞蹐,只怕他反悔,紧着将算盘拨得比琵琶还动听。

    不曾想人连价亦不曾划,递过几张银票连着个名帖,“掌柜,我住在花枝街东柳巷的‘浅园’,日后芷秋姑娘若来买什么玩意儿,别收她的银子,拿了我的帖到浅园去找人结账。”

    言讫旋回厅中接了芷秋,踅出门去,见边上正是一家胭脂水粉头油铺子,他横臂一指,“可要买一些?”

    关于他的反常,芷秋似乎心有所感,便将头轻轻一点,“好呀,白占便宜的事情麽,岂能放过?”

    于是这一夜,他们钻进一家又一家的胭脂宝斋、香楼锦阁,活活耽误了一个时辰,将一条短暂的长巷,走成了一生那样漫长。

    直到铺子递嬗上起门板,熙攘街市散得稀疏零落,灯花凋残,偶有宝马香车慢躯而过。他们也终于快走到月到风来阁,远远望见杨柳飘影,院墙内伸出葱郁的银杏枝叶,半起半落地隐着陆瞻的马车。

    这便是末路了,不论陆瞻如何拖延时间,也终归要走到分离。

    他们都将步子缓得不能再缓,相互摩挲的袖间,陆瞻似乎感觉到她手心熟悉的温度,若即若离地萦绊在他的手间,他蜷起几个指节,妄图抓住这一点余温,终归只抓了个空。

    突兀的安静使得他有些胸闷,心口堵着些吐不出咽不下的什么,他只能沉默里长吁一口气,与芷秋站在石磴下,静候桃良扣响了门扉。

    直到听见门内渐渐行近的脚步声,他终于难捺冲动,横臂一掣,将芷秋掣到繁柳后头,高高的个头将芷秋罩在墙下,像有满腔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只在沉默里消耗着时间。

    幸而姨娘丫鬟并未深究,钻入门内去等。而芷秋呢,她始终是平静的,带着慰尽风霜的温柔笑意,等着他启口。

    等了许久不来,她便替他启了口,“陆大人,你是想同我说,你往后,就不来了是不是?”

    陆瞻丝毫不惊讶她的聪明,若没有蕙质兰心,怎么做得了花海魁首?他将头点一点,摧颓地笑一笑,“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个宦官、太监、阉人,我不算是个男人,顶多是个残废。”

    他以为她会惊愕,或者多多少少难掩厌恶。可她只是笑着,回想起过去的那些日日夜夜,她的身体像一座山河破碎的城池,被敌人的马蹄洗劫了每一个角落——若这样算起来,那么她也是破败的。

    她仰着头酽酽望进他的眼中,就觉得她要重新建立起她心上破碎的国土,来庇佑眼前这一个难民。

    她很高兴,因为他,使她变得如此坚强,“我知道阉人是什么,不要脸地说给陆大人,我见过许多男人,没什么稀奇的。人的尊严,不长在那里,是长在心里。”

    “要是心也是残废的呢?”

    寥寥数语业已解救不了陆瞻,他早倒在残酷的血泊里站不起来。他不像那些六七岁被去势的幼童,他是十八岁,已经懂得男/欢/女/爱、食髄知味的十八岁。

    当见过朝阳之美,那么黑暗便会更加残忍。

    他讥讽的唇对准了自己,垂下了眼,“你不懂、你不是男人,不论你多了解男人,你也永不能感同身受。”

    芷秋同样垂下眼角,背贴墙面,笑意半逝,仍旧温柔,“我觉着你心好,比谁都好。……陆大人,我不高兴小半辈子了,那滋味真不好受,就跟捱日子似的,你不要这样,你要高兴点。”

    他凝视她半晌,挂起了唇角,“你对所有男人都这样讲?”

    “这个麽就得分人了,”芷秋障扇轻笑,披帛在发寒的月光里飞扬着,虚无缥缈,“人家过得好好的,我去跟人家讲这些,是不是忒扫兴了?不过就是同一些名落孙山的落魄书生、不得志的官场大人们说一说。一说一个准,走时必定给我多撂下些银子。”

    陆瞻倏而爽朗地笑开,笑声在寂静的长巷,如荒漠里一渠绿洲,映着月珏,千古苍凉。芷秋亦笑望他,明月悬在院墙内的青瓦之上,很低很近地,照着离别。

    很久以后,他们的笑容融在风里,芷秋半明半昧地的瞳朝他仰望过去,“陆大人,我就在这里,等你何时想来再来便是。不想来,苏州官场就这样大,我们总会在席面上遇见。”

    岑寂的风刮散了陆瞻面上最后一缕笑意,露出了蒙在瞳孔上的一丝痛色,“你不懂,每次见到你,我都会更痛恨命运,也更厌恶自己。”

    碧楼不遮愁,淡淡霜色撒在芷秋身上,绿的衫裙正若那章台杨柳无依飘荡。

    她怎么会不懂呢?她也是同样的呀,无能为力地恨着命运赠予的满身污秽,以及,“恨不得重新活过,是吗?”她平静地点点头,“陆大人,我明白,我明白的。只是,别太为难自己了。”

    片刻的沉默无声里,他们相笑,各自走向门内门外。关于“爱”的每一个字,由一开始到现在彼此都不曾提起。

    故而当他最后一片嫩松黄的衣袂钻入车帘内时,芷秋没有开口留下他。她明白,她肮脏的过去与现在,已经不允许她拥有未来。她只是想,以她寡廉鲜耻的温柔,给予他微不足道的力量。

    两扇门嘶着长长的吱呀彻底阖拢,伴着张达源忸怩阴柔的嗓子,“督公,咱们是走这条路还是走河道?”等了许久,不见车帘内有回应,他便自做了主张,扬鞭驱马。

    或许是路途颠簸,将前尘往事一一颠浮而起,陆瞻在里面看到了过去每日练习骑射的自己、用粗砂打磨皮肤的自己、不停举着石锁的自己……

    很多个自己,有多努力,尽量使自己的皮肤不要过于细腻、让实体更结实一些。起码,瞧着皮相得像个男人。

    可是没用,结实的身体只是幻象,仍旧在爱上芷秋这一刻起跌得粉碎。

    他惧怕因爱而生的欲,想触碰她、想拥抱她、想亲吻她、云云种种的这些,都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否定他的尊严,以及他永远达不到的明天。

    车马将他眼眶内晶莹闪烁的一滴泪颠簸下来,明晃晃的泪痕如天上的银河,在黑暗的车内,格外耀眼。

    当夜,陆瞻服了两颗返魂丹,嵌翡翠的黑靴走过了浅园大大小小的每一座曲桥、每一条月廊、每一道风门。足足走到拂晓十分,亦没有找回他丢失在月到风来阁门前的灵魂。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90/128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