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推荐阅读:不叙深情穿进男频文的白月光和炮灰he了我在古代养夫郎强夺高冷仙君后,我渣了他郁先生他陷进去了天下女帝(快穿)皇姐是朵黑莲花旺夫男寡[穿书]成为主角们的好大哥后我在人间开客栈

    甜品店的门口总是弥漫着浓郁的甜香。

    香甜的气息里,夹杂着一股暖流。

    烤盘中刚烘焙出来的小蛋糕,氤氲着的应该是这个味道。

    姜梦走到门口,指尖还没碰到坚硬冰凉的门把手。

    姜裕景的手已经伸了过来。

    澄澈干净的玻璃门被轻轻推开,甜品店里暖融融的香气扑面而来。

    姜梦以前也常常和室友来学校附近的这家甜品店。

    玻璃门大而厚重,她们每次推的时候,都要费些力气。

    远不像哥哥推的这样轻松。

    姜裕景握住姜梦悬在半空的手,揣进了自己的大衣口袋里。

    她的手冰冰凉凉的。

    小巧绵软。

    正在店里工作的盛丛,一眼就看到了姜裕景奇怪的举动。

    不只奇怪,还很刻意。

    就好像故意给他看到一样。

    盛丛还记得高考过后的暑假,他去姜家还姜梦曾经借给他的习题集。

    那本习题集在他这里放了很久。

    他一直在等姜梦去问他要,但她好像是记性不太好,从来没有问他要过。

    她似乎总是那么确信,无论他借走什么,最终都会还给她。

    可他偏偏没有按期还给她。

    不过,那本书虽然放在他那里很久,里面的习题他每一道都做了,却仍旧被他保存得很好,没有任何涂抹的痕迹。

    还书的那天,他没能见到姜梦,却见到了姜裕景。

    姜裕景当着他的面,颇为礼貌地接过了书。

    盛丛看着姜裕景随意翻看了几页,然后顺手扔进了垃圾桶里。

    从姜裕景出来见他的那一刻,盛丛就料想过类似的场景。

    男人看男人,总是很准。

    别人眼中的姜裕景或许是个儒雅随和,待人和善不露锋芒的人。

    可是在盛丛眼中远远不是这样。

    姜裕景对他当时的行为给出的解释是:“用不到了。”

    与其说是解释,不如说是轻蔑。

    那种漫不经心的表情,再配上那种浅浅淡淡的语气,仿佛在说,你这种人碰过的东西,我妹妹是不会要的。

    他那时候因着姜裕景是她的哥哥,所以并未对姜裕景表现出来的恶意做出什么回应。

    只是每每回想起来,盛丛总会觉得有所缺憾。

    他细心保存的书,她连看都没有看。

    准备了很久的话,也未对她说出口。

    那天的日头很毒,他仍记得他在她家门前等了很久的窘迫。

    想来也可笑,或许,她早已经不记得了罢。

    不过盛丛倒对此没有什么怨言,因为他的一切对她来讲,本就微不足道。

    所以不需要记住。

    短暂的回忆戛然而止。

    盛丛来不及去感伤什么。

    眼前正发生的事情,一幕比一幕刺眼。

    甜品店里的空调开得很足。

    姜梦的白色围巾有些厚重,她本意是想将围巾扯松一些,不至于太过闷热。

    姜裕景直接站在她面前替她摘了下来。

    她乖巧地坐在那里,微仰着头笑吟吟地看着姜裕景。

    盛丛看着姜裕景一圈一圈地替她摘下围巾。

    他修长的手指微微划过她白皙柔软的脸颊。

    盛丛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

    他只觉得……

    盛丛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心,从心底发出一丝对自己的嘲讽。

    算了,他还是别觉得了。

    他怎么能忘记。

    在小的时候,他手指上的硬茧划破过她柔嫩的掌心。

    那好像是,他第一次见姜梦哭。

    姜梦从小就很招人喜欢。

    也很懂得怎样和别人相处。

    在蜜罐里长大的孩子,对谁都是很好很好的。

    姜裕景喊他过去点东西。

    盛丛过去把单子递给他们一人一份。

    姜梦看到他出现在这里似乎有些惊讶。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她的目光里,惊讶之余似乎有些难堪。

    因为她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又迅速地低下了头。

    从他们开门进来到点单,他就一直在看着她。

    她却刚刚注意到他。

    果然,他真的很不起眼。

    盛丛看到姜梦微低着头。

    好像是在认真地看着单子。

    其实他知道,她只是不想在这样的场合跟他讲话而已。

    是在照顾他的自尊心吗?

    可是,他并不需要。

    他内心在极度渴求着一件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想她对自己打招呼。

    但她仍旧很专注的在看甜品单。

    他看到她这样,真想说一句:“不是常常来吗?应该对这里很熟悉了吧。”

    可是他说不出口。

    他对她说不出那样刻薄的话。

    她不跟他讲话有什么错呢。

    不过是……

    不喜欢他。

    姜裕景点完单之后,盛丛把单子交给操作台。

    姜梦才稍稍抬起头,坐直身子。

    刚刚盛丛在她身侧的时候,她总觉得有一种压迫感。

    她想跟他说话来着。

    可是说什么呢?

    “你在这里兼职啊?”

    “好巧啊。”

    “诶,是你啊。”

    “辛苦了。”

    “谢谢。”

    她在低头看甜品单的时候,想了很多的话,但是都被她一一否定了。

    因为,她觉得此刻什么都不说更好一些。

    这样盛丛很快就会忘记她来过这里。

    她的到来不会让他感到任何的不适。

    她记得有次放暑假,她买错了回家的机票。

    所以几乎是最晚离校的那一个。

    当时她是晚上的飞机,准备下午坐地铁去机场。

    学校门口就是地铁站,她在等地铁的时候,看到了盛丛。

    盛丛跟她一起坐了好几站,她以为他也是去机场的。

    可是,她却没见到他手中有任何行李。

    地铁上的空间有些挤,她的小行李箱不小心撞到了盛丛的腿。

    她连连道歉。

    盛丛没有回应她的道歉,而是瞥了一眼她的行李箱,淡淡地说了句:“回家啊。”

    她点了点头。

    “你呢?准备什么时候回家?”

    因为她没看到他的行李箱,所以觉得他跟她应该不是同一天回去。

    他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不回家。”

    她眨了眨眼,突然有些紧张。

    每当盛丛看着她讲话的时候,总会让她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她不知道那种感觉是怎么回事,让她很想逃离当下所处的空间。

    从高中的时候就是这样。

    出于种种原因。

    姜梦没有再问下去,只是低着头轻“嗯”了一声。

    然后伸手扶好了自己的行李箱。

    她听到盛丛在她的头顶上说道:“我暑假要去做兼职。”

    他的声音不卑不亢,听不出什么情绪,就好像是在跟她分享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虽然平时不太熟,但是她不接话好像不太好。

    她抬头对他问道:“在哪里呀?我有段时间,也想去做来着。”

    盛丛轻笑。

    他知道她在说谎。

    她根本用不着做什么兼职。

    这不过是她的沟通技巧。

    她讲话好像总是担心会伤害到他。

    可笑,根本不会。

    他是盛家上不得台面的养子。

    他明明和那个家的人有血缘关系,可偏偏要被当做养子来对待。

    因为他是那个家的污点,是被众人嫌弃的存在。

    一个孩子倘使在自己家都受不到优待。

    那可想而知,在外面会遇到什么。

    他从小就习惯了别人的一切不善,也从小就很懂得去反击别人。

    爷爷曾经评价他像条乱咬人的疯狗。

    笑话。

    周围一群豺狼虎豹,他不去咬别人,是要等着被人咬吗?

    和姜梦不一样的是,教养这个东西,在他身上时在时不在。

    姜梦可以对着任何人,说着让他人感到舒适的话。

    哪怕那个人,她并不喜欢,可是却也不会表现出来。

    他小的时候,无意中听到姜梦的妈妈在教姜梦。

    “人或许会因为生活习性,性格差异或者种种原因去讨厌一个人。”

    “但即便是再不喜欢一个人,也不要表现地太过明显。在对方并没有伤害任何人的前提下,仅仅是因为你不喜欢就对他人表现出明显的恶意,是很不礼貌的。”

    “那个什么都没有做,就被你恶意对待的人,是很无辜的。因为他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你讨厌。”

    一想到这些,盛丛就很想笑。

    因为,姜梦是个小傻瓜。

    姜梦妈妈讲的这些话,几乎每个有妈妈的人,都会教。

    可是,几乎没有哪个孩子会听。

    小时候不会听,长大后更不会听。

    像姜裕景就没有听。

    只有姜小傻瓜会听。

    姜小傻瓜对着他这样讨厌的人。

    又是照顾他的情绪,又是担心会伤害到他。

    有趣。

    他知道她并不是真心地问,所以也就不那么真心地回答。

    “在一个很远的地方。”

    她微微点头:“哦。”

    看她这样子,盛丛故意逗她:“知道为什么要去很远的地方吗?”

    姜梦摇摇头。

    盛丛低头在她耳畔说道:“因为,我害怕被同学看到啊。”

    他说完故意观察着她的神情。

    他想看看她会怎样掩饰她的怜悯。

    结果看到她瞳孔微颤,可转瞬又平静下来。

    他听到姜小傻瓜对自己认真地说道:“能够在这个年纪,自己赚钱养自己的人,很厉害。比我这样的人厉害多了。”

    “不,不只是我,是比伸手问家人要钱的同龄人厉害多了。”

    “你不要因为这个害怕别人说你什么,那些都是还没有长大的人。自食其力的人,有什么错呢?更应该有足够的底气面对这个世界呀。”

    盛丛虽然同姜梦当了很多年的同学。

    但他们的关系好像一直不远不近。

    所以鲜少听她讲这样的话。

    尽管他并不需要这些话,因为他本来就不在乎,只是想要逗逗她。

    可是听完之后,他竟然觉得有些开心。

    盛丛感觉自己的心像被羽毛轻轻扫过,然后被包裹在柔软的天鹅绒里。

    盛丛起了继续逗她的心思。

    他故作为难地说道:“难道不会暴露自己的家境不好吗?”

    姜梦心中一急,脱口而出道:“我知道你家不是那样的。”说完姜梦又后悔了,因为,盛丛虽然家境还可以,但是他不太受重视。

    一句错,句句错。

    盛丛抓住机会对她问道:“可是被家人嫌弃,也挺让人瞧不起的不是吗?”

    “不是。”

    姜梦想对他说更多。

    可是从小到大,他所经历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他性格的变化,她也都能理解。

    所以,说什么好像都是徒劳,根本安慰不到他分毫。

    而她的确因为过往的一些原因,不喜欢盛丛。

    不过和他的家境没有任何关系。

    有其他的,更深层次的原因。

    就是那次在地铁上狭小闭塞的空间里的谈话。

    让姜梦知道了一些,盛丛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事情。

    所以,她才会觉得,现在在甜品店不和他说话比较好,这样她可以让盛丛觉得她没有注意到他。

    可是盛丛并不知道此刻姜小傻瓜的想法。

    因为他只记得那时候她微颤的瞳孔,还有竭尽全力地安慰他却又小心翼翼讲出来的那些话。

    姜小傻瓜总是那么容易相信别人,她也不想想,这都放假了,他就算在学校附近做兼职,又能被谁看到啊。

    他那天也根本不是去什么很远的地方去做兼职,只是单纯地想要送她去机场而已。

    姜裕景那段时间恰好在国外,赶不回来。

    她自己买票都能买错,让她自己去机场,他实在是有些不太放心。

    他想过跟她一起回去的,他不准备进自己家门,只是在机场看到她的家人来接她就离开。

    只是,一来他们两家离得不算远,她稍一打听就会知道他并没有回家,太容易让她起疑了。二来他想过若只是跟在她身后,全程都不被她发现的话,这样不仅操作起来有些困难,而且一旦被发现势必会让她感到不适。

    呵,她已经够不喜欢他了。

    他就别再惹她讨厌了吧。

    要做点她喜欢的事情,才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被她喜欢上。

    盛丛早就知道姜梦常常会来这家甜品店,这家甜品店去年的时候就被他买下来了。

    一直都是雇的原来的员工在打理。

    他今天看到姜裕景来了,就想着来这里碰碰运气。

    看到姜梦真的来了,盛丛觉得他简直是气运之子。

    如果没有姜裕景在她身边就好了。

    碍眼。

    上好甜品和茶饮后,他就坐在角落里去了。

    现在店里只有他们,没有其余的客人。

    他一直盯着她的话也不太好。

    当然主要是他并不想看到姜裕景跟她相处的场景。

    他没有嫉妒。

    他从来不嫉妒别人。

    可是,姜裕景能不能消失啊!

    盛丛随手拿起一颗摆放在桌上小盘子里的松露巧克力。

    撕开包装,往嘴里放了一个。

    百无聊赖之际,他注意到桌上的号码牌有些反光,而姜梦似乎在望着自己。

    然后他又往嘴里塞了几个,吃相异常狼狈。

    姜裕景伸手将姜梦嘴角的奶油擦去:“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一边吃东西一边发呆。”

    姜梦回过神来,甜甜地对着姜裕景笑了笑。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东西太好吃的缘故。”

    “咦?是因为东西好吃吗?难道不是因为你不太专心吗?吃着吃着就不知道想什么去了,就像忘记自己在吃东西一样。”

    姜梦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好像,也有点这个原因。”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77/125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