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推荐阅读:穿成美强惨男主的渣攻清穿之咸鱼升职记钓系女配改拿爽文剧本[快穿]末世娇娇加入反派联盟夜莺出逃咸鱼作精,恋综躺赢公主裙下质剑寻千山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夺笋[快穿]

    盛丛知道姜裕景在这边有住处。

    姜梦考上大学那年,姜裕景为了方便过来看她,特地买下来的。

    可他仅仅是知道大概位置。

    那边是别墅群,他并不知道具体是哪一栋。

    盛丛赶过去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

    好在这里入住率不算高。

    盛丛通过各家后院亮起的灯光,像一个偷窥狂一样窥探着里面的人。

    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姜裕景的身影。

    姜裕景应该也恰好看到了他。

    他们来这里住的次数不多,所以后院并没有种太多可以遮挡的植物。

    当然也不会有人像盛丛一样,专门跑到后院来偷窥。

    盛丛看着那扇干净的玻璃窗上,两边的窗帘缓缓地合上。

    里面的灯光是黄灿灿的,看起来很温暖的感觉。

    姜梦好像就应该在那样的地方。

    足够安全,足够温暖。

    不远处姜裕景的声音响起:“别告诉我,你也住在这里。”

    “我想见她,就来找她了。”

    姜梦不在的时候,两个人都不屑于伪装。

    姜裕景厌恶盛丛的一切。

    “我以为人对自己,应该有最起码的认知,但你显然没有。不然你应该知道,只要有我在,你就不可能见到她。”

    姜裕景对他的态度一如当年,没有丝毫改变。

    可盛丛却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对姜裕景的恶意毫无招架之力的废物了。

    那年的姜裕景24岁,却已经站在了同龄人穷极一生也难以企及的高度。

    盛丛当时就在想,给他时间,等他24岁的时候,不会比姜裕景差。

    他的想法在当时看来是很可笑的。

    仿佛那个想法只是在安慰自尊心受伤的自己而已。

    但他确实是在朝着自己想要的一切努力着。

    盛丛走到姜裕景面前,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他今天偶然得知的事情,大抵是姜裕景最害怕被人知道的秘密。

    盛丛好整以暇地看着姜裕景脸色的变化,可姜裕景毕竟是久经商场的人,他所期待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姜裕景微皱着眉推开了他,仿佛他站在他面前,是一件多么令人恶心的事情一样。

    盛丛听到姜裕景轻哂道:“盛丛,你知道你们的差距在哪里吗?”

    盛丛知道。

    姜裕景无非是说些生长环境,家世差距这些。

    但姜裕景没有。

    “金钱地位都是可以改变的,可以通过后天努力缩减差距。可是啊,一个人骨子里的卑劣,真的是改变不了的。”

    姜裕景说的是事实,盛丛心中蓦地一痛。

    “你知道她今天跟我说什么吗?她说你在谁那里受委屈都可以,唯独不可以在她这里。更可笑的是,她觉得我那时的行为伤害到了你。其实她讨厌你,你应该知道的。可即便是对着你这样讨厌的人,她都很难做出什么伤害你的事情来。”

    盛丛知道,姜裕景说的没有错,她的性格就是如此。

    她不喜欢的一切,却并不会想着要置于死地。

    只是会疏远,并且不会让对方看出来。

    他听人说,那种在他身上几乎没有的东西,是教养。

    “性格差距大的人在一起生活,大概会是一场灾难。倘使你们偶然在一起生活,大概连一周的时间都没有,一定会迸发各种各样的争吵。”

    “你的行为方式她不一定能接受,而她的处世态度你也不一定能看得上。”

    盛丛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些。

    其实仅仅是刚才在医务室跟她相处了很短的时间,他就惹她哭了。

    他好像不太会和她相处。

    姜裕景把盛丛的颓唐看在眼里。

    他知道他的话奏效了。

    他继续讥讽道:“其实你也挺可笑的,竟然拿这种事来威胁我。你真以为这件事始终都没有人知道吗?怎么可能呢,还是有人知道的,只是大家都比你有底线得多,不会随意拿出来当做攻击他人的武器。野狗就是野狗,攻击起人来,果然不讲章法。”

    姜裕景的话像是钉子一般,狠狠地楔在了盛丛的心上。

    “仅仅是拿到别人的把柄就沾沾自喜,就迫不及待的露出狐狸尾巴的人,真、可、怜。”

    局势的扭转往往就在一瞬间。

    姜裕景从来不会做那种被人拿住把柄威胁的事情。

    况且,这个把柄,很快就会不存在了。

    等他解决好这一切之后,他会在家陪她过好每一个年。

    姜裕景转身离开,盛丛这样的人不需要他浪费任何精力去对付。

    盛丛在身后说道:“没有错,我的确很可怜。那你也应该知道,我这样的人,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失去的了。所以,只会用尽一切手段,来获得我想要的。但你不一样,对吧。”

    “姜裕景,你拥有的东西那么多,应该每一样都不想失去吧。”

    姜裕景的拳头缓缓攥紧。

    盛丛比他想象的要难对付的多。

    盛丛狞笑道:“当一个人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底线自然也不是那么很重要。”

    姜裕景虽然始终都没有转过身来看他,但盛丛知道他此刻的心一定同他方才一样慌乱。

    他在他身后低声询问道:“其实,让我见一下她又能怎么样呢?既然你之前说了那么多我和她之间的差距,那你现在到底在害怕什么?是你对她的掌控没有信心,还是对我太有信心?”

    姜裕景回眸冷笑:“你可以去见她,但她不一定想要见你。”

    盛丛跟着姜裕景从正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的温度不是很高,但却是让人感到舒适的温暖。

    里面并没有姜梦的身影。

    盛丛刚想开口,姜裕景说道:“我需要提前问一下她,只有她想见你的时候,你才可以出现在她面前。”

    盛丛没有反驳,默认了。

    姜裕景带着盛丛去了二楼,让他隐匿在角落里。

    以盛丛的视角,刚好可以看到姜梦的房间。

    姜裕景轻轻地敲开了姜梦的房门。

    许是她行动不便,门过了好一会儿才打开。

    见到她的那一刻,盛丛的心跳的很快。

    她打开门,轻倚着门框对姜裕景笑着说道:“什么事呀?”

    “盛丛想要见你。”

    姜梦脸上的笑瞬间凝滞,她立即将门合上了些,只露出足够说话的很小的空间。

    她的声音也很小:“他是已经进来了吗?”

    姜裕景故意往盛丛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将她拉过去的门,微微拉开,他骗她道:“我没让他进来。”

    她垂眸轻声呢喃:“外面下雪了。”

    “那我让他进来,你想要见他吗?”

    姜梦摇摇头:“我不想。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事,但我不想见他,一点都不想。”

    盛丛只会骗她,只会让她难过。

    姜裕景很满意她的回答,他对她引导道:“你有跟他说过你住在这里吗?”

    “没有。我和他还没有熟到,讲这些的程度。”

    “那就奇怪了,他是怎么知道你住这里的?”

    正在想事情的姜梦身体不自主地虚晃了一下,好在姜裕景及时地扶住了她。

    他假意感叹道:“他这样的人,好可怕啊。”

    姜梦没有赞同,却也没有否定。

    姜裕景摸了摸她的头:“我扶你进去睡觉,然后就出去回绝他。”

    “不不不,你还是先去跟他说吧,别让他在外面等着了。”

    “好。”

    姜裕景转身之际,姜梦突然轻握住他的胳膊,认真地跟他嘱咐道:“你说的时候,不要,不要直接说我不想见他,就只说我已经睡了就好。”

    “好。”

    “还有,你,不要——”

    “不要什么?”

    “不要侮辱伤害他。”

    “嗯。”

    她卧室的门被姜裕景从外面轻轻关上。

    围观了这一切的盛丛,将她说出的每一句话,将她脸上每一处细微的表情都记在心里。

    她不想见他。

    她不想让姜裕景侮辱他。

    她不喜欢他,却会可怜他。

    其实就算刚刚他直接出现在她面前,这一切好像也并没有什么改变。

    他不得不承认,从姜裕景把她带走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输了。

    他来这里找她,也不过是让她再一次见证他的卑劣而已。

    她没有跟他说过她住在哪里,他却知道。

    就像姜裕景所说的那样,足以证明他这个人有多可怕。

    他看得到,当她听说自己要见她时,一刹那间的垂眸,那是想要回避的意思。

    姜裕景在盛丛临离开的时候,站在门口对他说:“实习应该还没找到吧。”

    盛丛身形一顿,转过身坦然道:“没有。”

    “你可以来我这里。”

    盛丛满不在乎地道:“你这是想要收买我吗?我这样没什么底线的人,可并不容易收买,说不定哪天一个不开心,就把你的秘密宣之于众了。”

    姜裕景默了一下,才说道:“为什么会想到收买呢?说不定是为了灭口呢。怎么,你不敢来吗?”

    “当然敢,我很需要这份工作。”盛丛说完又补了句:“很感谢您。”

    姜裕景自盛丛站在后院的时候,就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了。

    同样的款式,他也有一件。

    他记得很清楚,是小姨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姜梦在他穿上之后,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哇哦,好好看!把哥哥的照片拍下来,做成广告放到那里,这款衣服一定卖得超级好。”

    小姨笑了笑:“这一款不需要走量,国内只有两件。另一件是蓝色的,不过我觉得小景穿白色的更好看。”

    盛丛是怎么得到这件衣服的,姜裕景不得而知。

    不过他还是由衷地赞叹道:“衣服不错。”

    盛丛不是个喜欢炫耀的人,但是偶尔也有例外的时候。

    他先是低头轻抚着毛衣的料子,而后抬眸直直地看着姜裕景,带着颇为得意的神情,缓缓对他说道:“姜梦送我的。”

    那天夜里的雪下得越来越大。

    盛丛衣着单薄,却感觉不到冷。

    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姜裕景这个人,应该消失的。

    给他挫败感的虽然是姜梦,但他一点都不怪她。

    她很好。

    即便是不想见到他,也并没有什么错。

    但是姜裕景这个人,真不是一般地碍眼。

    几天后,学校安排的最后一场考试。

    盛丛的学号就在姜梦前一位。

    考试的时候,他就坐在她前面。

    他从阳台上拿下那件被他洗过的蓝色毛衣。

    犹豫了一整个早上,最终还是没有穿上。

    他小心地收好。

    盛丛并不想让姜梦的心情,因为他穿上的一件衣服再有什么波动。

    况且,是在考试这样重要的场合。

    考试之前的时间太短暂,他几乎没有什么机会同她解释。

    倘若她看到,势必会胡思乱想。

    影响她考试就不好了。

    三十分钟后,答完题的就可以交卷离开。

    考场上剩的人越来越少。

    姜梦还在答,盛丛也不准备离开。

    他其实很喜欢考试。

    他喜欢听她写字的声音。

    盛丛那天回来之后有些感冒。

    不过他的身体底子一向很好,很少吃药,所以就没太当回事。

    在等姜梦考试的过程中,他觉得有些困,就趴在桌子上睡了一会儿。

    但没有睡得很熟,他还要时刻留意着身后的声音。

    姜梦交完卷出去之后,盛丛也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刚站起来就有些头晕。

    考生的包都放在走廊的桌子上。

    姜梦正往包里装考试用品,没有注意到他的靠近。

    直到他伸手去拿自己的包,不小心把别人的包弄倒了。

    他没有扶。

    姜梦才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

    看来,他只有在做她不喜欢的事情的时候,她才会注意到他。

    她没有对他讲话。

    但他能感觉到她很想立即离开这里。

    他在她即将离开之际,轻声说道:“那天晚上,我去找你了。”

    他没有问她,为什么不在医务室里等他?

    盛丛心里很清楚,她没有必要听他的话。

    他算什么东西,也配她等。

    他的自我认知一直很清晰。

    姜梦将包背好,低下头不去看他,有些局促地说道:“哥哥跟我说过了,那时候我已经睡了,没能见到你。”

    她没有问他,是怎么知道她住在那里的。

    她给他保留了最大的体面。

    盛丛笑了笑,对她柔声说道:“没事。”

    她的演技很拙劣。

    以至于他一眼就能看穿。

    但是他喜欢她,所以他愿意配合她。

    姜梦转身离开。

    他有些舍不得,就在她身后颤声说道:“不问问我为什么去找你吗?”

    她听他的声音,好像有些不大对劲。

    没能忍心继续装做听不到。

    姜梦转身看向盛丛,这时她才发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她探究地对他问道:“为什么找我?”

    盛丛轻飘飘地从嘴里吐出两个字:“没事。”

    姜梦就知道他没有什么事!

    她嗔怪地看了他一眼,盛丛知道她生气了。

    她生气的样子,很可爱。

    盛丛的室友陈朗从他身后拍了他一下:“你考试的时候怎么睡着了啊!”

    不知道是不是陈朗的力气太大,姜梦眼睁睁地看着盛丛倒了下去。

    陈朗会带盛丛去医务室。

    现下并没有她什么事。

    她和他不熟,所以应该离开的。

    然后想了这么多,已经是人间清醒的姜梦。

    还是跟着去了。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77/125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