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推荐阅读:穿成美强惨男主的渣攻清穿之咸鱼升职记钓系女配改拿爽文剧本[快穿]末世娇娇加入反派联盟夜莺出逃咸鱼作精,恋综躺赢公主裙下质剑寻千山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夺笋[快穿]

    她坐在他对面。

    哪怕什么都不说,他都会觉得很美好。

    如果今后的每一天,他们都能在一起吃东西就好了。

    姜梦的吃相很斯文。

    不是故作优雅惺惺作态,而是完全沉浸在享受食物的过程中。

    很专注。

    让他联想起,小的时候学校组织活动去陶瓷馆,姜梦认真地做陶瓷的样子。

    黏土将她的小手弄得脏兮兮的,但她好像不在意这些。

    后来去洗手的时候,他看着泥土从她手上褪落,清澈的水从她指尖滴下,她的小手好像比以往又白净了几分。

    盛丛的目光落在了她的手上。

    她的手很好看,没有任何瑕疵。

    他觉得被她拿在手里的那双黑色筷子很幸运。

    离她最近的那一小碟茼蒿,是她餐盘里唯一的素菜。

    其余的都是肉。

    他知道,姜梦只是看起来像吃素的,但其实是个肉食爱好者。

    他发现,她吃茼蒿的声音很好听。

    长长的一条茼蒿,他看她从碟子里夹起来然后放到碗里。

    微低着头从没有叶子的那一头开始吃。

    他见过兔子吃青菜。

    就是这样吃的。

    她吃茼蒿的声音并不大。

    要静下心来细细地听才能听到。

    有一种独特的韵律感,很轻快。

    盛丛看着姜梦吃完一根茼蒿后,又连着吃了好几块肉。

    然后一根茼蒿又被她放进了碗里。

    所以,茼蒿只是用来解腻的么?

    还挺会吃。

    盛丛的目光太过热烈。

    姜梦想不觉察都难。

    她垂眸看了看茼蒿,又抬头看了看他:“你想吃的话,可以自己夹着吃。”

    盛丛点了点头,但并没有动筷子。

    姜梦又看了看他餐盘里的菜,并没有动多少。

    她以往是见过盛丛的吃相的,和今天的很不一样。

    她觉得盛丛应该是在她面前有些拘束。

    她往自己碗里夹了一块肉,筷子轻杵着松散的米饭,低着头轻声说道:“你想怎样吃就怎样吃,我不会看你的。吃东西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怎样吃都不为过。”

    然后把那块肉放进了嘴里,还用勺子舀了几勺酱汁。

    食堂的红烧肉是炒了糖色的,酱汁和米饭拌在一起很好吃。

    盛丛知道姜梦话里的意思。

    她的心思很细腻。

    他从小就知道,姜梦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有时的骄纵只是她的保护色。

    盛丛开始不顾形象,狼吞虎咽地吃着餐盘里的食物。

    其实他刚发过烧,吃不下什么东西。

    但他觉得这样能让她心疼他,就像当初他坐在她前面,他明知道盛钰等着羞辱他,却还是啃下那个凉透了的红薯一样。

    姜梦低着头自顾自地吃着,努力让自己不去看盛丛。

    她知道她现在要是跟看怪物一样地看他,会让他很不舒服的。

    但她身体的所有感官不可避免地,去感知着现在正发生的一切。

    盛丛两口啃完了一块排骨,三口吃下了一整个丸子。

    他不带歇气地喝完了一小碗骨头汤,没有用勺子。

    他的动作虽然很快,可是筷子同餐盘之间并没有发出撞击的声音。

    这说明,说明他在很小心地控制着力道。

    她趁着夹菜的功夫,偷看了一眼盛丛的餐盘。

    所剩无几。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吃饱。

    她看到盛丛也把酱汁浇在了米饭上面,可是他碗里的米饭已经很少了。

    姜梦一生之中,很少判断失误过。

    所以,她觉得,盛丛现在的样子,应该是没有吃饱。

    她想再去拿一些吃的过来。

    但是直接对盛丛讲的话,盛丛会不会不好意思接受。

    毕竟,她刚刚看他那么想吃她这边的茼蒿,但是即便是她允许他吃,他都没有过来夹着吃。

    姜梦思索了一下,对盛丛问道:“你觉得哪个菜比较好吃?”

    盛丛看了看自己的餐盘:“都很好吃。”

    末了他又补了句:“都是我平常没有吃过的。”

    姜梦心里一颤。

    盛家的人几乎都没怎么管过盛丛。

    他上大学之后的费用都是他自己付的。

    课余时间还要不间断地去做兼职。

    辛辛苦苦赚到的钱,肯定是要精打细算着花的。

    她今天给他拿的都是食堂里很平常的食物,只是荤菜拿的多一些。

    盛丛平时应该不怎么舍得吃肉,所以才会说都是自己平时没有吃过的。

    姜梦越想越觉得,别的时间她管不了。

    至少今天,她应该让他吃饱。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饿肚子。

    “你在这里等我,别走开。”

    盛丛乖巧地点了点头。

    姜梦觉得他极少有这样乖巧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身体太虚弱的原因。

    此时的盛丛还不知道即将等待他的是什么。

    他看着姜梦的背影,愈发地想要拥抱她。

    但他不能那么做,那样会吓到她。

    他不能急,要慢慢来。

    姜梦端着满满一餐盘食物过来的时候,盛丛差点哭出来。

    太、太多了。

    他就是再能吃,也很难吃完啊。

    原来她刚刚那样问他,是想知道他喜欢吃哪个菜,然后再帮他拿一碟过来。

    只因他说了句“都喜欢”,只因他想博取点她的同情,她就傻乎乎地全都相信了。

    食堂里的菜,他怎么可能没有吃过。

    傻瓜,只有她会信。

    他知道她是担心他吃不饱。

    但是,谁能来救救他!

    她这次拿的,真的太多了!!!

    姜梦放下满满的一餐盘食物之后,满眼慈爱地望着他。

    “吃吧,慢慢吃,不够再去拿。”

    盛丛内心:呜呜呜,够了够了,真的够了。

    学校里时常有流浪猫出没。

    盛丛曾经见过姜梦和她几个室友喂猫。

    姜梦每次都是倒满满的一盆,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流浪猫的心情。

    心有鱼而力不足.jpg

    姜梦看盛丛这次的吃饭速度减缓了许多。

    她以为他是见只有他自己在吃,所以不好意思像刚才那样放开吃。

    她从他面前的小碟子里夹了一根茼蒿,放进了自己的碗里,慢慢地咀嚼着,就当在陪他吃。

    盛丛现在已经很撑了。

    他几次都想和她说,自己吃不下了。

    但是,这次之后,他们短期内可能没有什么机会坐在一起吃东西了。

    他想跟她待的时间长一些。

    再长一些。

    最终盛丛吃完了姜梦端过来的所有的食物。

    他不该骗她的。

    好撑。

    回去的路上,先经过男生宿舍。

    姜梦在他宿舍门口停了下来:“你进去吧。”

    “我——送你。”

    盛丛又没有发挥好。

    他本想说:“我送你回宿舍再进去。”

    但是,他们好像不是那种互相送对方回宿舍的关系。

    他害怕她拒绝她。

    他知道,她肯定会拒绝的。

    思虑太多的话,一开口就容易吞字。

    因为越说越没有信心。

    姜梦沉静地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不用。不要留在外面吹风了,进去吧。”

    盛丛低头默了一下,他并不想就这样进去。

    就像不愿意在美梦中醒过来一样。

    他在脑海里快速搜索着能够跟她聊的话。

    他一向不会问上天祈求什么。

    因为他从来就不相信上天真的会赐予他幸运。

    但他现在正虔诚地对上天祈求着。

    请赐给他一个话题吧!

    什么都好。

    只要能别让她那么快,在自己眼前消失就好。

    姜梦看他低头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却迟迟不动身进去。

    她伸手探向他的额头:“又感觉不舒服了吗?”

    盛丛感觉到她的手很凉,很软。

    她穿的并不单薄。

    可是手还是这样凉。

    盛丛忽然有些心疼她。

    他太自私了。

    就因为想不到和她说些什么,硬拉着她在外面停留了这么久。

    他看着姜梦将放在他额头上的手拿下来,又贴在了她自己的额头上面,然后喃喃道:“温度差不多。”

    她直到现在都还在关心他。

    他不能这么自私。

    盛丛忍着心痛对着她粲然一笑道:“我进去了。”

    “嗯。”

    姜梦看着盛丛进去之后,转身离开。

    女生宿舍还要走好长一段的距离。

    今天虽然没有下雪,但是天气依旧很冷,连呼吸都是冷的。

    她将围巾紧了紧,然后缩进了围巾里。

    下巴缩进围巾的那一刻,她忽然想到了盛丛的锁骨。

    大冬天穿低领的衣服,怪不得发烧!

    姜梦在心里暗自吐槽之后,转念间又想起,盛丛想要她围巾的事。

    盛丛应该很需要一条围巾吧。

    可以遮住他在大冬天露出来的漂亮锁骨。

    她伸手隔着厚厚的衣服摸了摸自己的锁骨。

    虽然摸不到,但她的锁骨也很漂亮。

    盛丛走进宿舍楼之后,并没有上去。

    他隐在了窗户那里,等姜梦转身离开,他又跟了出来。

    他依旧没有想好要对她说什么。

    他只是想看着她走回宿舍。

    他跟她的距离并不远。

    他又想她发现自己,又害怕她发现自己。

    然而走了一路,她最终还是没有发现他跟在她身后。

    盛丛在她走进宿舍之后,仍旧没有离开。

    她明明都已经进去好久了。

    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

    停留在女生宿舍门口的,不只有他一个男生。

    但大多的男生,只是稍微等一会儿,就能等到自己喜欢的人出来。

    盛丛没有在等她,他只是,只是一时不想离开。

    他独自一人完成了,送她回宿舍的使命。

    自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

    他之于她,跟流浪猫没什么区别。

    她不会需要流浪猫的报恩。

    所以,从他醒来直到现在,她都没有问他要过,她帮他垫付的医药费。

    从食堂走回宿舍的路上,她也没有问他要,她付的饭钱。

    因为他是微不足道的。

    她不在乎。

    也就不在乎为他花的钱。

    然而,从来没有过恋爱经验的盛丛,不知道的是——

    姜梦不是因为流浪猫可怜才去投喂的。

    学校里投喂流浪猫的人很多,流浪猫被养得油光水滑的。

    但她看到流浪猫,还是会快速地跑回宿舍拿猫粮来投喂。

    为什么呢?

    因为她喜欢。

    不是喜欢投喂流浪猫这件事,而是因为她喜欢流浪猫。

    哪怕那只流浪猫已经吃饱喝足,撑着大大的肚皮,懒懒地卧在地上晒太阳。

    她也会觉得它是不是没有吃饱。

    在盛丛胡思乱想一通,终于把自己的定位跟流浪猫齐平的时候,姜梦忽然拎着个黑色的袋子从宿舍楼里走了出来。

    除此之外,怀里还抱着个热水袋。

    盛丛差点没有认出来。

    姜梦换了套毛茸茸的睡衣。

    她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还以为她找错了人。

    姜梦把怀里的热水袋递给他:“帮我拿着。”

    盛丛犹豫地接过,抱在怀里很暖和。

    姜梦没有问他在等谁。

    她只是对他试探地问道:“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讲?”

    盛丛刚才冻了大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话题。

    他本来是准备留在下次“偶遇”的时候讲的。

    他把热水袋重新递到她的怀里。

    盛丛开口道:“你哥哥说,让我去他那里实习。”

    姜梦回想起来,哥哥后来也跟她说过这件事。

    “我听哥哥说过了。”

    “你会去吗?”

    姜梦没有想过他会问她这个。

    她摇了摇头:“我不去那里,我可能会去沈年家实习。”

    盛丛轻“哦”了一声。

    “没有事了吗?”

    “有。我,我有些害怕,我,从来没有在那样的地方待过。我可能,很难应付。”

    盛丛说完,觉得自己很像一朵白莲花。但他没有办法,他很喜欢听姜梦讲话。

    无论她讲什么,他都很喜欢。

    不知道为什么,盛丛的一些话总是能精准地戳中姜梦的痛点。

    因为她曾经见过盛钰在刚考上大学的暑假,就假模假样地在盛家集团内部拍照打卡。

    当然盛钰更主要地是想炫耀,他刚得到的那辆银色跑车。

    “没事的,会慢慢适应的。”

    姜梦只能对盛丛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

    但是她知道,盛丛需要面临的,有更可怕的东西。

    不仅仅是在她哥哥的公司。

    在哪里都一样。

    他们这种家庭里出来的孩子,没有几个特别单纯的。

    成人世界里,捧高踩低的那一套,他们从小就见得很多。

    所以,姜梦很小就知道,要想不被他人踩,并不是要祈求他人有良知,而是自己要站在别人碰不到的地方。

    她知道盛丛难以应付的,是每一个想要努力往上爬的人,不可避免会遭遇的事情。

    抢夺资源的过程中,总会受到伤害。

    没有谁会把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拱手让与他人。

    盛丛轻叹一声,喃喃道:“或许会适应吧。可是,我连穿什么样的衣服都不知道。好紧张。”

    说完他又装作不小心说出来的样子,对姜梦说道:“对不起,不该让你听到这些的。”

    在姜梦的记忆里,盛丛好像的确没有什么像样的衣服。

    这不行。

    他去实习,本来因为他的身份,就容易被里面的人欺压。

    万一,再因为穿着被嘲笑格格不入,姜梦想起那种画面就觉得很心疼。

    她对盛丛说道:“回去之后,我帮你挑几件衣服吧。”

    “真、真的吗?”

    “嗯。要把自己能掌控的事情做到极致,才不会给别人嘲笑打压的可能。”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77/125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