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推荐阅读:穿成美强惨男主的渣攻清穿之咸鱼升职记钓系女配改拿爽文剧本[快穿]末世娇娇加入反派联盟夜莺出逃咸鱼作精,恋综躺赢公主裙下质剑寻千山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夺笋[快穿]

    姜梦回到宿舍的时候,几个室友诧异的看着她。

    她被她们看得莫名一阵心虚。

    其中一个室友没忍住,笑着对她说道:“你不是去扔垃圾了吗?怎么又拎上来了?”

    姜梦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黑色垃圾袋。

    糟糕……

    盛丛应该没有发现吧。

    她刚刚上来之后,换了套睡衣,准备洗衣服的。

    去洗衣房的时候,没有空的洗衣机了,她就站在一边等了一会儿。

    结果无意中从上往下看的时候,看到了盛丛的身影。

    姜梦起初没有准备下去。

    她觉得她跟盛丛应该已经两清了。

    没有再深入牵扯下去的必要了。

    她不小心误会了他,他急于跟她解释,然后被冻得发烧。

    她帮他垫付医药费,还让他吃了一顿很饱的饭。

    就这样吧。

    但是等姜梦的衣服洗好,她重新过去拿衣服的时候,她看到盛丛仍旧在下面站着。

    她不觉得他在等别人。

    姜梦回阳台晾好衣服,就抱着热水袋坐在椅子上看剧。

    好冷。

    她仅仅是出去晾个衣服都冻得手脚冰凉。

    十分钟后。

    姜梦发现自己没能看进去多少剧情。

    她觉得是盛丛导致的。

    她重新去洗衣房的窗户那里看了一下。

    盛丛竟然还在!

    她回宿舍抱了个热水袋准备下去。

    但是她又不想让他觉得,她是有意下来见他的,所以就顺手拎了个垃圾袋。

    结果光顾着跟他讲话,就忘记扔了。

    姜梦就又拎着垃圾袋下去了一趟。

    然后看到盛丛还没走。

    说话吧,尴尬。不说话,也尴尬。

    姜梦把垃圾扔进垃圾桶里之后,才回来故作镇定地跟盛丛讲话:“你怎么还在这里?”

    盛丛腼腆地说道:“你刚刚,忘记扔垃圾了,我觉得你可能还会下来。”

    姜梦心头一梗。

    “你,你都知道,我忘记扔垃圾,怎么,怎么不在我转身的时候提醒我一下呢?”

    盛丛略显无辜地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姜梦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她觉得盛丛这个人好复杂。

    虽然一时也说不出哪里复杂,但就是给她感觉好复杂。

    姜梦这次回家带的东西不算少。

    因为下学期自主在校外实习,再之后交完论文就毕业了。

    宿舍里很多用不到的东西,她准备这次全部都带回家。

    盛丛看着姜裕景一趟又一趟地帮姜梦,从宿舍里往外面搬东西。

    羡慕又嫉妒。

    姜裕景一看就是从来没有搬过重东西的人,他去搬的话应该很快就能搬完。

    可是盛丛知道,姜梦不会来找他。

    她送过他衣服,她趴在他手上睡过觉,她和他一起吃过饭,她送他回过宿舍,她之后还会陪他挑衣服……

    他们几乎做了情侣间应该做的事情,可是他们的关系也只是没事不联系的同学。

    盛丛觉得姜梦的眼里,好像,从来就没有过他。

    其实他宁愿她像盛钰那些人一样看不起他。

    那样至少他还在她眼里,她还会觉得碍眼,产生厌烦的情绪。

    总比,她的眼中,从未出现过他的身影要好。

    回去之后,盛丛早早地来到了跟姜梦约定好的地点。

    他本可以去商场里面等,但他没有。

    因为——

    姜梦看到盛丛的时候,小小地吃惊了一下。

    他们虽然约定是在商场见面没有错,但是她没有想到他会在外面等她。

    她看着他身上穿的衣服:“不冷吗?”

    盛丛点了点头。

    她推着他进去:“怎么在外面等?”

    “你没有对我讲。”

    她一头雾水:“讲什么?”

    “我不知道可以在里面等,我害怕你找不到我。”

    “你可以随便待在里面一个地方,然后等我到了之后会再联系你,这时候你可以给我发定位,或者抬头看一下你在哪家店,把名字发给我就好,我总能找到你的。如果以后和别人约着出来,也是这样的。”

    “我下次会记住的。”

    盛丛虽然说着下次,但姜梦知道他们不会有下一次了。

    她对他没有偏见,她只是单纯地不想再见到他。

    盛丛之于她就像是一部悲剧电影。

    无论她做什么,电影里的主人公都会按照他既定的命运走下去。

    她一人之力,无法改变结局。

    姜梦从来不看悲剧。

    她不喜欢悲剧。

    尤其不喜欢那种无法抵御造化的无力感。

    倘使盛丛不那样努力地生活,或许她心里会稍稍好受一些。

    可明明盛丛那么努力,却总是被各种各样的人阻碍着。

    盛钰轻轻松松就能获得盛丛一生都难以得到的一切。

    不公平。

    世界原本是公平的,却被一些人给破坏掉了。

    盛丛像是被排挤出狮群的孤狮,什么杂七杂八的禽兽都能趁机上来咬一口。

    仿佛只要是能咬上他一口,那些禽兽就会觉得自己比狮子还要威猛。

    垃圾。

    盛丛换了一件灰色的衬衫出来。

    那件衬衫的质地很好,他进去试穿的时候,她就已经准备买下来了。

    她看到他系的严丝合缝的扣子,想到了那天他漂亮的锁骨。

    姜梦又帮盛丛选了一条领带,递给他的时候他却没有接。

    “不喜欢吗?”

    盛丛看了看四周,然后微低着头用极小的声音在姜梦耳边说道:“我不太会系。”

    说完起身的时候,他的唇似有似无地,擦过她小巧柔软的耳垂。

    姜梦瑟缩了一下。

    不舒服。

    盛丛跟她面对面聊天还好,突然一下子这样近的距离,让她很不舒服。

    但她又不想让他觉得,她是因为他不会系领带而嫌弃他。

    就忍了下来,没有说什么。

    她将领带搭在他的颈间,认真地帮他系着。

    盛丛看向姜梦正在帮他打领带的手,很想低头去吻她洁白纤细的手腕。

    吻完之后,将她的手轻搭在自己的颈间,再去吻其他的地方。

    但他忍住了。

    残存的理智,让他心中的暗欲无所遁形。

    他似乎比以往更清楚他是一个怎样的恶魔。

    她那么认真地可怜他,他却无时无刻不在觊觎着她。

    他清楚地知道,她并不喜欢他。

    所以,他对她任何缱绻旖旎的念想,一旦落实都会是一种伤害。

    他不能那么没有底线,那样会把她越推越远。

    姜梦感觉头顶投来一道炽热的目光。

    她稳了稳心神,继续低头打着领带,大脑有片刻的空白,忽然就忘记了下面的步骤。

    其实姜梦很不喜欢盛丛这样看着她。

    盛丛的那种目光像,像被遗弃后可怜的大狗狗。

    很渴望被人爱的样子。

    有着跟他的性格完全不相符的深情。

    她觉得自己好像要被他那道目光吸进去一样。

    但她无法给到他任何回应。

    不是谁渴望被爱,她就要去爱谁的。

    况且,盛丛不一定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

    姜梦不想给自己找不痛快。

    盛丛的目光迟迟没有移开。

    姜梦并不想一直低着头躲避什么,她最终还是抬眸回看了过去,对他冷声说道:“闭上眼睛,不许看我。”

    盛丛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恍惚间,她听到他柔声低笑。

    姜梦没来由地有些生气。

    生气的时候,手上的力度控制不太好。

    她的手指无意间蹭到他藏在衬衫下的锁骨。

    姜梦恰好观察到盛丛的喉结上下滚了滚。

    有意思。

    她就又装作不小心,故意轻碰了一下。

    盛丛身形轻颤,连呼吸都有些不稳。

    姜梦眼中的狡黠一闪而过。

    身侧突然传来一声十分夸张的尖叫。

    如同——捉奸一般。

    “天啊,你怎么跟他在一起啊!”

    说话的人是他们共同的高中同学,何思思。

    何思思一把拉过姜梦,自动忽略了一旁的盛丛。

    “我没看错吧,我们的小公主竟然会给人打领带!”

    “嗯。”

    姜梦想说些什么,但她又觉得好像什么都不用说。

    因为她确实是在帮他打领带。

    何思思继续追问道:“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啊?”

    “没有任何关系。”

    姜梦的回答是事实,可盛丛听到后,心中还是一阵失落。

    “小公主,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你知道盛丛也就只是挂个盛家的名么?他以后什么都不会有。”

    何思思讲这些丝毫不避讳盛丛。

    因为这些话他们以前在学校的时候,都议论的不想再议论了。

    “知道。”

    何思思先是鄙夷地看了盛丛一眼,然后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那你这是图什么啊?”

    姜梦犹豫了一下,慢吞吞地说道:“我好像不需要图什么,从来就只有别人图我的份。”

    姜梦鲜少对人表露出攻击性。

    因此何思思尽管听出这句话有些不对劲,但她并不以为姜梦是在针对自己。

    何思思像是没听出来姜梦的言外之意一样,她还以为姜梦暗指盛丛在贪图她什么。

    何思思越说越来劲:“我跟你说啊,盛丛这种人,他本身就有那种劣质的基因,你懂吧。”

    姜梦看何思思越说越不像话,就准备对她转移话题。

    何思思见姜梦迟迟不说话,还以为她听进去了自己的话。

    她对姜梦继续说道:“我也是前些日子才知道的,你知道盛丛他爸原来根本就不姓盛——”

    何思思还没说完,就见姜梦伸手抚向了她的小月牙耳钉。

    姜梦感叹道:“哇,这个好漂亮啊。”

    何思思顺手摸了一下,颇为自豪地说道:“我家这季新出的单品里,数这款卖的最好了。你喜欢的话,我改天去找你玩的时候,送你一对。”

    姜梦摸了摸自己的耳垂:“不了,我之前怕疼,没有打过耳洞。”

    “哎呀,你留下看着玩,跟我客气什么。”

    “那,谢谢。”

    姜梦不在乎什么耳钉。

    她又不戴,只是想着尽快转移话题。

    而且,她跟何思思只是泛泛之交,何思思不至于真的会给她。

    有些场面话,听听就好。

    不过,何思思万一真的给她带去了,她也得提前备好回礼。

    她从不轻易受人恩惠,因为不知道这恩惠的背后,暗藏着什么汹涌的玄机。

    何思思觉得姜梦心情不错,趁机对她说道:“过几天我要去你哥哥那里实习啦。”

    姜梦诧异道:“我哥哥那里?”

    “对啊。咱们这些人实习,不都是你来我这儿,我去你那儿吗?”

    何思思这说的倒是没错。

    姜梦准备年后去沈年家实习,也是不准备在自己家实习的。

    但她没想到何思思会去哥哥那里。

    他们之间,很,熟吗?

    姜梦思索之后说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

    “就前些天,我跟我舅舅去一个晚宴,然后遇上你哥哥了。他开始还不知道我们是同学,我跟他说过之后他才知道的。然后就说起实习的事情来了,他主动邀请我过去的。你哥哥真的好温柔啊,到底是比我们年长几岁。”

    听到何思思夸赞哥哥,姜梦赞同地点了点头。

    话题已经彻底被带跑偏了。

    何思思也没什么心情再绕回到盛丛身上去。

    跟姜家小公主谈论盛家卑贱的养子,又不会给她带来什么利益。

    况且,这俩人要是真有事儿,估计也不会对她讲。

    她到时候只要看笑话就好。

    云泥之别的两个人谈起了恋爱,啧啧啧,大概会成为姜小公主一生的污点。

    想想就很刺激!

    何思思挽着姜梦的手说道:“下周许亦生日,通知你了吗?”

    “嗯。”

    “那就一起去呗,感觉上了大学之后,你和我们都不怎么亲近了。”

    姜梦险些惊出一身冷汗。

    她们在高中的时候也不怎么亲近。

    何思思转变的这么快,不过是因为觉得在她这里有利可图。

    家里人的确是从小就教她不要到处树敌。

    可是也告诉她,没有意义的人也无需太过搭理。

    姜梦稳了稳气息说道:“以后还有的时间聚,再说吧。”

    何思思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呆滞,她本以为捞住一棵好上的树,准备顺杆爬来着,没想到被姜梦这么轻飘飘地拒绝了。

    她尬笑一声:“好。那你先忙你的,我继续逛别的去啦。”

    何思思离开后不久,盛丛对姜梦说道:“她偷拍了我们的照片。”

    姜梦仍在认真地帮他挑着衣服,随口应付:“我知道。”

    “不会对你有影响吗?”

    姜梦嗤笑:“应该对她影响比较大吧。”

    盛丛不解。

    姜梦轻哂:“你觉得她拍照片会是做什么?”

    “应该会到处传吧。”

    姜梦点点头:“所以,偷拍加上私传,大概率不会说好话。”

    “那不就对你有影响了吗?”

    姜梦解释道:“一个人背后在群里不遗余力的吐槽,但是在人前却又极尽谄媚的讨好,这样的落差没几个人能承受得住。”

    “什么落差?”

    “在她每一次吐槽人的时候,脑海里都会想起当初自己讨好的嘴脸,而她每一次讨好人的时候,脑海里又会浮现自己疯狂吐槽的情形,所以对她来说,这是双重折磨,互为因果。”

    盛丛仔细想了想姜梦的话,好像也是那么回事儿。他本来还挺担心她,会受到什么影响的,没想到她如此淡定。

    他故意逗她道:“你信佛吗?”

    “我姓姜。”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77/125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