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推荐阅读:穿成美强惨男主的渣攻清穿之咸鱼升职记钓系女配改拿爽文剧本[快穿]末世娇娇加入反派联盟夜莺出逃咸鱼作精,恋综躺赢公主裙下质剑寻千山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夺笋[快穿]

    噗嗤一声。

    盛丛猝不及防地被姜梦逗笑。

    姜梦从身侧的镜子里看到盛丛笑得很开心。

    笑点真低。

    她本来还在为何思思刚刚说他的那些话而苦恼,想着要说些什么才能让他不被那些话影响。

    现在看来,她似乎什么都不用讲了。

    姜梦拿起一件白色的衬衫,往他身前比了比,又放下。

    倒也不是不好看,只是他穿白色,给人感觉气质有些柔弱。

    她不想他看起来那么好欺负。

    她随口对他说道:“为什么会觉得我信佛?”

    “想事情很通透,给人一种很淡定,很佛系的感觉。”

    姜梦又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贴到他身前,仔细地看了看。

    “我信因果。好的因会带来好的果。”

    盛丛看着她专注地样子,忍不住轻声打断道:“我不信。”

    她将那件黑色衬衫递到他手里,然后推他进试衣间,临了说道:“我知道你不信。”

    然后帮他关上了门。

    姜梦看着紧闭的门想到,盛丛这样的人,除非傻了,才会去信什么因果。

    他从小就被人言语打压,别人说他的出生就是错误。

    那些人在他身上种下了太多的恶因,可是并没有食到什么恶果。

    她觉得或许是时机不成熟。

    倘使有朝一日,盛丛能冲破所有的桎梏,闯出他自己的一片天地。

    那才是那些人遭受恶果的时机。

    可她知道,那一天,大概很难到来。

    正在试衣间里解纽扣的盛丛想的却是——

    姜梦因为可怜他,所以对他种下了善因。

    却不一定能从他这里得到什么善果。

    如果他能善良一些的话,那他大概会尊重她的选择,看着她走向别人,祝福她今后的人生。

    可惜,他并不怎么善良。

    不只不善良,也不懂得知恩图报。

    甚至恶劣到,对她恩将仇报。

    盛丛在昏暗封闭的试衣间,熟练地扯下她帮自己系好的领带,轻声冷笑。

    虽然他不知道姜小公主喜欢的人是谁,但她这一生大概都很难跟她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好可怜。

    尽管这样感叹,可是盛丛心里并无半分怜悯之意。

    从来没有人怜悯过他。

    除了她。

    所以他想要她。

    他要她永远陪着自己,如果她能够爱他就更好了。

    可是盛丛旋即又自嘲。

    她爱他是绝无可能的事情,一切不过是他的痴心妄想。

    人如果想事情想的太过入迷,手上的动作就容易出错。

    盛丛系纽扣的时候,喜欢从胸前的那一颗往下开始系,最后再系上面的那两颗。

    今天他也是这样操作的。

    只是,因为想事情想的太专注,他就忘记系上面的纽扣了。

    盛丛从里面出来的时候……

    姜梦觉得他有一点点性感,尤其锁骨那里若隐若现,半遮半掩。

    但那些奇怪的念头转瞬就被姜梦压了下去。

    盛丛很可怜。

    她不能趁着这种时候,对他有什么奇怪的想法。

    实在是太趁人之危了!

    姜梦在心里把自己强烈谴责了一番,然后对着盛丛指了指自己锁骨处的位置。

    “你这里没有弄好。”

    盛丛低头一看,的确是他忘记系了。

    他下意识地转过身,背对着姜梦去系纽扣。

    盛丛在镜子里看到,身后的姜梦似乎是笑了一下。

    她在笑什么?

    他不知道。

    如果她知道他那些阴暗无比的想法,大概瞬间就笑不出来了吧,她只会害怕他。

    姜梦的手机突然响了,她走到一旁去接电话。

    盛丛通过她讲话的语气,听出来是姜裕景打给她的。

    镜子里的她是侧着身的,他小心地伸出手去轻蹭她的脸。

    他蜷缩着食指,轻贴在镜子上,掌心微微朝内。

    盛丛无法忽视自己那只并不怎么好看的手,所以在意识到这对她来说是一种亵渎的时候,手几乎是瞬间低垂了下去。

    随之而来的,是盛丛对镜子里的自己一声轻嘲:“你也配。”

    姜梦接完电话后,并没有把姜裕景让她早点回家的嘱咐放在心上。

    她这才刚出来没一会儿,回什么家。

    姜梦最终还是买下了那件白色衬衫。

    因为她觉得白色也很适合他。

    尽管看着气质柔弱些,他可以不在工作的时候穿。

    在平时的时候穿也好。

    姜梦当然不会天真到以为,旁人真的会因为一件衣服,就放弃对盛丛的打压欺辱。

    真正想要欺负你的人,无论你摆出什么姿态,无论你做的有多完美,总能找到对你发泄的点。

    但她就是想让盛丛穿的好一些,好到那些人无从挑剔。

    姜梦付好钱后,准备带盛丛去挑其他的衣服。

    盛丛想起刚刚姜裕景给她打电话的事。

    他拎着东西,在她身侧茶言茶语道:“如果你有事的话,可以先去忙你的,我不能耽误你。”

    姜梦随声应付:“我没什么事。”

    “我看你刚刚接了个电话。”

    “那是哥哥打来的,他让我在外面好好玩。”

    姜梦知道盛丛有时候很敏感,所以她愿意对他多解释一些。

    盛丛想了想,对她试探地问道:“他知道,你现在和我在一起吗?”

    姜梦又走进了一家店,她摸着那件大衣的料子,对盛丛说道:“不重要。”

    盛丛好像往绿茶的道路上越跑越远。

    “这次很感谢他愿意让我去他那里实习,我之前一直以为你哥哥很讨厌我来着。”

    姜梦心里一沉,随口说道:“别人喜不喜欢你很重要吗?”

    不重要。

    盛丛从来就不在意别人的想法。

    但是她对他的喜欢,很重要。

    所以盛丛在回答的时候,犹豫了起来。

    姜梦见他迟迟不回答,就转过身一边替他整理衣领,一边对他说道:“对于不喜欢你的人来说,你即便以死谢罪,也不会得到片刻惋惜的目光。反而会被骂,死得太便宜了。”

    这点盛丛倒是觉得姜梦跟他在精神层面上有些契合。

    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事情。

    因为姜梦从小到大,没有受到过任何恶意。

    他以为她不会懂这些。

    姜梦捕捉到盛丛眼中一闪而过的震惊之色。

    “所以,你明白了吗?”

    盛丛沉默,他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他原本是想茶一下,让她多可怜可怜他的。

    “要好好活着,活的好一些。谁不喜欢你,你就也不喜欢他。努力去做些能让自己变得强大的事情,然后——狠狠地报复所有伤害过你的人。如果没办法在对世界的爱里活着,那就在无尽的恨意里野蛮生长。”

    盛丛眉心一动,他好喜欢她!

    他发现姜梦不仅仅是可怜他,她好像很理解他,也很懂他。

    因为他原本就是这样想的,从小的时候就是这样想的。

    他对着她轻“嗯”了一声。

    然后硬生生地把后面的茶言茶语给憋了回去。

    果然,绿茶的角色不怎么适合他。

    姜梦带着盛丛逛了一下午,终于把该买的都买齐了。

    临离开的时候,她又帮他买了一条围巾。

    黑色的。

    夜幕渐渐地落了下来。

    姜梦等家里的司机过来接的时候,对盛丛说道:“我就不送你回盛家了。”

    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了。

    盛丛知道她为什么不送他回盛家。

    没必要,他们也不是那么亲近的关系。

    她为他做的已经够多了。

    他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等我以——”

    “不用。”

    她堵上了他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

    在盛丛看来,无异于隔绝了他们今后的联系。

    她拒绝了他今后的回报,因为不想再跟他扯上什么关系。

    就像他高中问她借东西,她不会主动问他要。她在学校替他垫付钱,不在乎他还不还。现在她帮他买衣服,也不需要他的回报。

    他处心积虑从她这里拿走的,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回来。

    她为他所做的一切,更像是一种施舍。

    像对流浪猫一样的施舍。

    盛丛想过立即把钱给她,但那样他就没办法,再在她面前装出一无所有的样子。

    他甚至连她的怜悯都得不到了。

    现在还不是摊牌的好时机。

    姜梦家里的司机来接她了。

    她轻轻撂下一句:“再见。”就从他身侧走开了。

    她离开的那一瞬,盛丛很想伸手拉住她的衣袖。

    他微抬了一下手,又缓缓落下。

    没有碰到她只衣片角。

    姜梦离开后,盛丛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三天的时间,帮我做件事。”

    盛丛轻飘飘地在电话这头交待着任务,明明很残忍的事情从他嘴里讲出来却是稀松平常。

    交待完事情之后,盛丛并没有直接回盛家。

    他先去了自己的私人住处放东西。

    不能带着姜梦买给他的东西回去,盛钰的目光连看一下,他都觉得脏。

    不过,盛家,他还是要回去的。

    他没理由不回。

    鸠占鹊巢的人,并不是他。

    盛丛回家之后,看见柳展艺跟盛钰正在吃饭。

    盛渐安这个老家伙应该在书房。

    盛丛进门之后,就感受到了盛钰愤恨的目光。

    柳展艺比较会伪装:“回来啦。”

    盛钰出言讽刺道:“小白脸应该在外面吃过了吧。”

    盛丛身形一顿。

    小白脸。

    他反复玩味着这三个字,觉得倒也是个不错的称呼。

    如果要服侍的人是姜梦的话,那他很乐意去当。

    当一辈子都行。

    可惜,她根本就看不上他。

    盛钰嫌盛丛不回自己的话,气得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摔,走到盛丛面前,直冲冲地说道:“她给你买的东西呢?”

    盛丛觉得盛钰这副无能狂怒的样子很好笑,他冷声笑道:“什么东西?”

    “你他妈一个下贱的狗,到底在这里给我装什么啊!”

    盛钰在手机里翻出了一张照片,然后将手机怼到他眼前,照片里他拎着东西跟在姜梦身后。

    一看就是何思思下午偷拍上的。

    拍的不错。

    他们看起来,还挺相配的。

    盛丛拿过盛钰的手机,将那张照片发到了自己的手机上。

    在操作的时候,他“不小心”看到了那些人在群里的聊天。

    果然跟姜梦猜测的一样,几乎没有什么好话。

    盛丛想起何思思下午时对姜梦讨好的场景——

    他自认为自己的承受能力很强,但他着实被这群人恶心到了。

    盛钰也不怕盛丛看到这些。

    他恶狠狠地说道:“看到了吗?这些全部都是你带给她的!就因为和你这个贱人在一起,她才会被人说是自甘下贱!”

    盛丛轻哂:“你知道你们像什么吗?像是那种百般讨好却得不到片刻目光,所以气急败坏恼羞成怒出来跳脚的垃圾。除了贱这类的词语,你们还会说些什么呢?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她无可挑剔。”

    “其实你们心里清楚的很,真正下贱的人是你们自己。和你们没有关系的事情,却打着正义旗号来大肆嘲讽,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不甘和怨念。”

    盛钰被盛丛怼的哑口无言。

    因为事实的确如此。

    群里的人无论男女,好像只要是嘲上一句,就觉得自己立刻升华了一样。

    他们百般讨好的人,竟然会对盛丛关怀备至。

    任谁都不会甘心的。

    姜梦除却自身性格很好,讨人喜欢之外,她身后还有着姜家无尽的资源和人脉。

    抓住她,就等同于抓住半个商业帝国。

    盛钰想过,如果有朝一日,他需要联姻的话,姜梦是一个绝佳人选。

    单纯易掌控,长得漂亮,性格也好。

    人间尤物。

    盛丛看得见盛钰眼里冒出来的邪光。

    虽然他不知道盛钰具体在想什么,但绝对不会是什么光风霁月的事情。

    盛钰这个人,本就龌龊至极。

    群里的消息还在不断地增多。

    有人@盛钰让他去打听他们的关系。

    盛钰也想知道。

    盛钰对盛丛问道:“你们现在到什么程度了?”

    盛丛不想因为自己给姜梦带来什么困扰。

    他主要是担心别人会因此看轻了姜梦,从而到她面前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

    放任群里的谣言传播下去,只会拉低姜梦的身份。

    再给他些时间。

    等他解决好一切之后,他一定会以同等身份站在她身边。

    他要以整个盛家作为聘礼,来求娶她。他会纵着她,宠着她,让她成为众人艳羡的人,再不给别人任何嘲笑她的机会。

    盛丛思量片刻,自嘲道:“你这样问,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我们只不过是偶然遇见,她帮自己的哥哥买衣服,找我试穿看了一下效果。至于后来我帮她拎东西,那种情况下,任谁都会过去帮忙的吧。仅凭着几张照片,就能脑补出这么多,你们也是挺闲的。只是把我这样的人,跟她放在一起讨论,实在是辱没了她。因为,我根本就不配。”

    盛丛早就看见盛钰故意按下了语音键,所以他将计就计的说出了这些话。

    盛钰听完盛丛的话,心情好了不少。

    他转身往餐桌的方向走去,然后对着手机说道:“哎哎哎,都听见了吧,我当初就说别对这条下贱的狗有什么幻想,怎么想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姜梦晚上洗完澡出来,看到沈年给她发来了一段录屏。

    她点开之后,熟悉的声音传来。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77/125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