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推荐阅读:穿成美强惨男主的渣攻清穿之咸鱼升职记钓系女配改拿爽文剧本[快穿]末世娇娇加入反派联盟夜莺出逃咸鱼作精,恋综躺赢公主裙下质剑寻千山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夺笋[快穿]

    “偶然遇见”、“试穿”、“帮忙”……

    前面的这些话,姜梦听起来,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她对盛丛怎么对别人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感兴趣。

    直到“辱没”、“不配”这样的字眼,灌入姜梦的耳中,重重地砸在了她的心上。

    她不喜欢他这样讲。

    也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讲。

    姜梦知道以往的盛丛,其实是个很骄傲的人。

    骄傲又敏感,他总能以最惨烈的方式,去还击那些对他不友好的人。

    甚至有时候还会主动出击,让盛钰身边的小跟班一看到他就害怕。

    因为不知道他下一秒在憋着什么坏。

    想到这里,姜梦忽然觉得,她似乎不用太过担心盛丛在哥哥那里会受到什么委屈。

    可盛丛那天在学校又是极其罕见的,跟她吐露了他自己的心声。

    那时她才知道,他也会害怕。

    这样一想,真实的盛丛,好像跟她印象里的盛丛有些出入。

    可能是以往接触不深的缘故。

    姜梦觉得盛丛没有在意过他惹人争议的身份,更加不会去谄媚讨好他人。

    让他这样的人低下头可太难了。

    只是这次,他突然一反常态,说出这种近乎卑微的话。

    无异于承认了以往那些人对他的侮辱,甚至可以说连他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

    他怎么会,沦落至此……

    姜梦看着群里的聊天记录,隐约联想到了什么。

    心里蓦地一痛。

    他应该是,不想让别人那样议论她,才这样讲的。

    群里的那些消息并不会影响到她,她的心情甚至没有任何波动。

    唯独他的话,让她觉得很难过。

    沈年又发过来了一条语音。

    她轻轻点开。

    “他是不是喜欢你?”

    姜梦听完吓得手机差点从手里滑出去。

    不可能不可能。

    她从小到大都不缺喜欢她的人,但是没有一个人是盛丛这样的。

    要不是误会解开了,她曾经一度以为盛丛很讨厌她。

    姜梦闷闷地给沈年回道:“不是。”

    沈年不死心又发来了一条语音:“你原来是不是喜欢过他?我怎么觉得你俩好像是有过什么?”

    她急忙反驳道:“没有!”

    “奥,我想起来了!他高中的时候是不是因为什么事儿惹过你,然后你哭着跟我这儿骂了他一天,说以后再也不想听到他的名字了。是这个人吧!”

    姜梦轻“嗯”了一声。

    沈年觉得姜梦情绪有些低沉,她以为姜梦是因为群里那些话才不开心的。

    “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初中的时候看见这些,你都没什么感觉,这样不是更方便看清,谁是人谁是鬼吗?”

    沈年说的没有错。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接受了有些人,当面说着喜欢她,背后诋毁她的现象了。

    不只是她经历过这些,大部分的人都遇到过。

    她的生长环境并不复杂,但碍不住人心的复杂。

    她们这些人,看着谁和谁都过得去,但是总有几个很好很好的朋友,和其他人不一样。

    姜梦和沈年对彼此来说,就是这样的存在。

    只不过,她们从来不喜欢讲出来。

    所以,大家基本不知道她们的关系很好。

    都以为不过是面子上过得去的关系。

    这也是,沈年能看到那些聊天记录的原因。

    姜梦为沈年也做过类似的事情。

    她们隐在暗处,互相守护着彼此。

    让彼此不要轻易去相信他人,不要轻易托付真心。

    可即便是知道了这些人背后所讲的话,姜梦和沈年也并不会做出什么针对这些人的事情。

    只是在看清之后,默默地远离。

    毕竟,被她们这样的人带头孤立霸凌,对那些只敢在背后碎嘴的人,大概是无尽的灾难。

    罪不至此。

    她略有些凉薄地想。

    什么样的人都得活着,以此来丰富物种多样性。

    所以姜梦并不是因为那些,不痛不痒的言论才情绪低沉的。

    她是因为盛丛的话,心情异常沉闷。

    她倒宁愿盛丛在里面说些“关你们屁事”的粗鲁话,也比他说什么“辱没”“不配”的要好。

    沈年还在国外,她不想让她担心自己。

    所以就对沈年岔开话题道:“许亦快过生日了,还是老规矩么?”

    沈年发来了一条尖叫的语音,姜梦已经后悔点开了。

    “我明天就把礼物寄过去,你收到后帮我带给他!”

    “好。”

    沈年从国外寄过来的礼物,到国内耗费的时间有些长。

    姜梦拿到快递那天,刚好赶上许亦生日。

    许亦这个人爱热闹,每次生日都会请一大帮人去他家的别墅玩。

    姜梦每次都是最后快结束的时候才去。

    只是为了帮沈年送礼物,也想让许亦亲自接下沈年的礼物。

    姜梦进门的时候,许亦皱着眉把烟掐了,微偏着头痞里痞气地将余烟吐尽。

    “每次都来这么晚,姜梦,你故意的吧。”许亦说完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咕咚咕咚地喝着。

    姜梦走到他面前,看了看周围正玩得尽兴的人群,对许亦例行公事般地问道:“有女朋友了吗?”

    许亦差点被刚灌下去的酒噎个半死。

    “靠,姜梦,你每年都得嘲笑我一下是吧!老子没对象!就愿意单着!不行啊!”

    许亦的声音不算小,周围的人都往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嘈杂的音乐也被瞬间关掉。

    姜梦托起手中的礼物,放到许亦面前:“行,挺好的。生日快乐!”

    只有许亦单着,才配得到沈年的礼物。

    沈年的礼物才有意义。

    许亦接过来,打开看了一下。

    是从他最喜欢的那款香烟盒子上,剪下来的小花标。

    然后放进了水晶薄片内,做成了吊坠。

    “这么寒酸的礼物,又是你那个朋友给的?”

    “嗯。”

    “四年了吧,姜梦。到底哪个朋友啊?”

    “她不想让你知道。”

    之前那几年,姜梦给许亦礼物的时候,许亦从没有像今天这么大反应。

    所以旁的人也就没怎么过多的在意他们。

    今天许是许亦喝多了酒的缘故,他执着于跟姜梦问清楚,到底是谁总给他这么奇怪的礼物。

    众人看着许亦拉着姜梦去了后院。

    但没有人敢跟过去。

    谁都想吃瓜,可是没人愿意付吃瓜的代价。

    盛钰随手拍下了两人的照片,发给了盛丛。

    他没什么坏心眼,就是想要盛丛跟他一起生气。

    盛丛看过之后倒是不怎么生气,他甚至有种变态的愉悦感。

    因为,他终于知道姜梦喜欢的人是谁了。

    就像悬在心间的石头终于落了地,将他的心砸了个四分五裂。

    痛感强烈,快感亦然。

    许亦带着姜梦来到后院僻静的地方。

    “这里没人,你跟我说实话,你那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

    姜梦摇了摇头。

    “不是就好。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啊,我知道很多人喜欢你,但小爷我可对你没兴趣。我喜欢那种情感强烈爱我爱到要死的女孩儿,你一看就是那种家族利益重于个人感情的人,咱俩不合适。你要真的喜欢我,趁早断了这份念想。天涯何处无芳草,千万别单恋着我。我是看你是个很好的人,不忍心伤害你才这么讲的。”

    姜梦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

    姜梦从许亦家的后院回去之后,本想直接离开的。

    但被何思思和她的一众小姐妹给拉住了。

    既然有人上赶着过来,她不说话也不太好。

    姜梦对何思思问道:“实习还适应吗?”

    “适应适应,裕景哥哥特别好。”

    何思思主动对姜梦说道:“你知道盛丛也去你哥哥那里实习了吗?”

    姜梦犹豫了一下说道:“知道。”

    “他是怎么去的啊?是你的关系还是你哥哥的关系啊。”

    “哥哥请他过去的。”

    “哎呦,裕景哥哥比我们年长个几岁,他是不是不知道盛钰和盛丛的恩怨啊。你看啊,盛家最后肯定是只有盛钰一个接班人的,裕景哥哥现在给盛丛提供机会,那不就等于得罪了今后的盛家掌权人嘛。”

    “没有什么得罪不得罪的。如果盛钰连私人恩怨和集团利益都分不清楚的话,那他接手之后的盛家估计也长久不到哪里去。况且,盛钰也未必是最终的接班人。”

    姜梦知道何思思没有傻到,明明对他们的关系有所猜测,却还是要在她面前诋毁盛丛。

    何思思今天对她说这些话的原因,只可能是受人指使来她这里套话的。

    至于是受谁指使,不言而喻。

    既然那个人想听她的态度,那她就说给他听。

    反正,她知道小姨看不上柳展艺,妈妈对柳展艺也没什么好感,她最后就算是和人联姻,也绝对不会找到盛钰头上。

    盛钰这种妈宝男,她得罪就得罪了。

    姜梦之前的人生,总是在圆滑而柔软的活着。

    既不言语中伤别人,也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但是,她今天没来由的有些叛逆。

    哪怕明知道盛丛什么都不会得到,她还是想孤注一掷地压他最终会赢。

    仿佛只有这样,才配得上他的一腔孤勇。

    何思思见状,开始如数家珍地拿出自己偷拍盛丛的几张照片,给姜梦看。

    姜梦看到盛丛并没有穿她给他买的衣服。

    他的穿着在那些人里显得格格不入。

    “盛丛没事儿就缩在茶水间待着,我还以为他有多厉害呢。他上的那个学校还是国内前几,结果还不如我这种随便读读出来的呢。”

    姜梦不会相信何思思的话。

    盛丛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处境,应该是何思思和一起实习的人说了些什么。

    导致盛丛被孤立了。

    何思思这些人自身就是带着背景过去的,带他们的员工多少也会给几分薄面。

    所以,不会有人给盛丛安排事情做,他也不会有什么业绩考核。

    哥哥根本就没准备让盛丛留下。

    偏偏他是这里面最需要这份工作的人。

    姜梦忽然觉得她好像好心办了坏事。

    盛丛如果在大学就读的那边找实习,情况或许会更好一些。

    至少盛家的手,没有那么长。

    但那样的话,盛丛大概会不甘心。

    他没有理由一直背井离乡的生活着。

    姜梦不想再继续留在这里了。

    她想要回家跟哥哥商量一下盛丛的事情,虽然成功的概率不大,但她总觉得应该再试一下。

    可何思思再度拉住了她,说待会儿要一起拍几张合照。

    姜梦眼中似有幽光一闪而过,她坐在人群中央对何思思关心道:“你家的官司怎么样了?前几天闹得挺大的,需要帮忙吗?”

    就在几天之前,何思思家的高奢产品突然被揭发,存在真假混合销售的现象。

    被很多人起诉了。

    官司倒是不难摆平,但是信誉要很久才能补回来。

    大家都是要脸面的人,谁买饰品也是为了开心。

    东西戴出去谁也不想被他人误以为,是买不起真的,退而求其次买了假货。

    尤其是那款产品,所定位的消费人群是一些名媛阔太太们。

    这次的事情被爆出来,除了何家自身管理不善之外,还有人在暗处推波助澜。

    何家三代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信誉,几乎在这次的事件里毁于一旦。

    此次事件的推手异常残忍。

    何思思脸上的笑几乎是瞬间僵住了。

    “不,不需要了。我爸已经找人帮忙解决好了,因为是家族企业,有亲戚只顾眼前小利,才想出了那种昏招儿。现在已经把他踢出去了,我家东西还是没有问题的。”

    “哦,那就好。”

    何思思平时给自己树敌不少,所以有的人这时候一看风向,自然不会放弃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刚刚还跟何思思相谈甚欢的人中,有人突然看向何思思的发卡,然后惊呼一声:“呀,既然没问题,你怎么没带着你家的产品出来啊。”

    其他的人纷纷附和:“对呀对呀,我记得你很喜欢做你家的金字活招牌的。”

    “该不会是嫌丢人吧。”

    “我生日的时候,你送给我的那款,不会也是假的吧,我也看不出来真假,戴出去了好几次呢。”

    “唉,你说你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还以为这次你不出来了呢。”

    并不是假货的节奏好带,而是有人趁机想要发泄。

    姜梦趁乱离开。

    外面的空气比里面好了不少,姜梦抬头看到了漫天星光。

    她在回家的路上又想了一下,觉得今天已经太晚了,哥哥还要休息,不太适合跟哥哥说盛丛的事。

    不如明天中午她借着给他送饭的机会,再和他商量。

    还去能见一下盛丛。

    但姜梦转念一想,盛丛会想在他受人排挤的时候见到她吗?

    没人会愿意让他人见到自己的落魄,盛丛也应该很害怕她问他些不合时宜的问题。

    姜梦顿时打消了去见盛丛的念头。

    而且,她跟他似乎也没有必要见面。

    他们没有任何需要见面的理由。

    普通的同学关系,是他们之间唯一存续的脆弱联结。

    但是万一遇到了呢?

    偶遇的话,出于礼貌,也要随便讲几句吧。

    姜梦这一路想事情想的太过出神,以至于她始终都没有察觉,今晚来接她的人是谁。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77/125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