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推荐阅读:穿成美强惨男主的渣攻清穿之咸鱼升职记钓系女配改拿爽文剧本[快穿]末世娇娇加入反派联盟夜莺出逃咸鱼作精,恋综躺赢公主裙下质剑寻千山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夺笋[快穿]

    等红灯的时候,盛丛在后视镜中看着姜梦。

    她似乎在发呆。

    车内的空间不算大,他们的距离挨的很近。

    可盛丛知道,他们之间不会说一句话。

    姜梦根本就没有看到他。

    她总是看不到他。

    无论他离她多近,她的眼中都没有他。

    盛丛不得不承认,和姜裕景打的赌,是他输了。

    在看到盛钰给他发的那张照片之后,盛丛就已经坐不住了。

    他看到姜裕景跟家里的司机说,提前去接姜梦的时候,他对姜裕景请求,能不能让他去接,他在公司也没什么事。

    盛丛知道,自己在姜裕景眼里其实挺可笑的。

    但姜裕景并没有拒绝他。

    大概是对上次的试验效果很满意,姜裕景说,要跟他打一个赌。

    姜裕景同意他去接姜梦。

    并且,姜梦如果能认出他来,跟他讲话,那盛丛在实习的这段时间,可以一直去当她的司机。

    但如果她自始至终都没有认出他,也没有主动跟他讲过话的话,那盛丛就不能再出现在她面前。

    盛丛自然是不会同意后面的条件。

    他本来就没有什么底线,也不会遵守对姜裕景的任何承诺,但他现在急需一个正当理由去见她,所以就假装同意了。

    可惜在他每一个想要见到她的瞬间,她都没有想要见他的意思。

    盛丛开的很慢。

    他安静地等待着命运的垂怜。

    然而,直到车子停在姜梦的家门口,盛丛也没能等到姜梦看他一眼。

    姜裕景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场景。

    他的脸上挂着笑,跟往常一样帮姜梦打开车门。

    姜梦看到他后,温柔地笑了笑。

    他们兄妹俩在门口小声说着话。

    盛丛甚至把车窗放下来了一些,可即便他做到了这种程度,姜梦始终都未曾回头看他一眼。

    “怎么才回来?不是说去一会儿的吗?”

    “遇到点事耽误了。”

    “玩的开心吗?”

    “嗯,还好。”

    姜梦的下巴轻轻磕在姜裕景的胸前,她仰着头对他问道:“明天中午你有应酬吗?”

    姜裕景摇了摇头。

    “那我明天中午的时候,和你一起吃饭好不好。”

    “好呀。”

    说话间,姜梦看到家里的司机吴叔,好像在指挥着身后的车子停靠。

    “诶,刚刚去接我的人不是吴叔吗?”

    姜梦刚想回过头去看是谁接自己的,就被姜裕景轻轻托住了后脑勺:“吴叔有事,小李去接你的。”

    “哦。”

    姜裕景得意的目光越过姜梦,看向白白落下车窗的盛丛。

    盛丛对着姜裕景冷笑一声,随后就按照吴叔的指引开走了车子。

    盛丛阴渗渗地想,姜梦这么在乎姜裕景,倒也不算是一件坏事。

    这样等姜裕景出事之后,姜梦肯定会拼尽全力也要守住姜裕景的一切。

    到时他再恰巧出现,布下陷阱等着她跳进来。

    没关系。

    盛丛一点都不生气。

    就让姜裕景先得意几天。

    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姜梦,满脑子想的都是她明天要怎么帮盛丛争取到一些东西。

    她根本就没有留意,盛丛刚刚就坐在她前面。

    也不知道,盛丛是那样卑微又炽热地爱着她。

    爱到面目全非,逐渐变态。

    姜梦准备带饭给姜裕景的时候,特地让家里的阿姨多装了一份。

    妈妈还在一旁调侃她:“咦,多出来的那一份,宝贝是准备带给谁的呀?”

    “我有个朋友也在哥哥那里实习,如果遇到的话就带给他。”

    “朋友呀,那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啊?”

    姜梦默了一下说道:“男孩子。”

    姜梦想过骗安秋明,说自己的朋友是女孩子。

    但是转念一想,妈妈从来不会限制她和谁做朋友。

    即便是妈妈深入地问下去,知道那个人是盛丛之后,也不会对盛丛有什么偏见。

    所以,她说了实话。

    在挑饭后水果的时候,姜梦装了一盒樱桃。

    她记得盛丛很喜欢吃樱桃。

    有一次儿童节,小朋友们都带了小零食和水果去了学校。

    沈瑞那时候特别调皮,故意给沈年拎了两个大榴莲,搞得整个楼道里都弥漫着榴莲的味道。

    她带了樱桃去学校。

    本来是想着跟小伙伴分着吃的,但大家都有些拘束,她没能分出去多少。

    等她把装着樱桃的盒子递到盛丛面前的时候,盛丛直接一把全抢了过来,然后抓了一大把塞进了嘴里。

    姜梦看呆了。

    她不是不让他吃,这一盒都可以给他吃,但是盛丛那样的吃法,很容易把核也给咽下去。

    她刚想提醒他,盛丛突然抱着那一盒樱桃,往教室外面跑去。

    班里的小伙伴大多都在看节目。

    班级正中间,帅气的小男生正在打架子鼓,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里发生的事情。

    姜梦追着盛丛跑了出去。

    她害怕盛丛一不小心把核给咽下去,万一再从他身体里长出一棵樱桃树。

    那种画面想想就很可怕。

    姜梦童年阴影就是在这时候留下的。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晚上常常会做噩梦,梦到沿着盛丛的锁骨处,生长出了两根褐色的树枝。

    树枝上挂着满满当当,看着就沉甸甸的红樱桃。

    盛丛跑得很快,她追不上他。

    姜梦那时候年纪很小,又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她一着急就哭了出来。

    盛丛本来塞了满嘴的樱桃,一边跑一边吃。

    听到身后的姜梦哭了,他突然停在了原地。

    姜梦哭着看到盛丛转过身,低着头走到她面前,把剩下的樱桃还给她。

    姜梦没有接,她只是一边抹泪一边啜泣道:“都,都可以,给你吃,但是,你要,要吃慢一点。一颗,一颗吃。”说完她就又跑进去了。

    她已经是一年级的大孩子了!

    不能再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动不动就哭,实在是太丢人了。

    只是,她也不知道,盛丛后来有没有听她的话,慢慢地吃完那盒樱桃。

    安秋明将自己女儿的变化看在眼里。

    她的小公主可从来没有给别人送过饭,也没有这么贴心地去准备什么饭后水果。

    而且,小景最讨厌吃的就是樱桃。

    所以,那盒樱桃是给那个男孩子的。

    家里的司机把姜梦送到姜裕景公司楼下。

    恰好到了下班的时间,从楼里陆陆续续地出来了一些下班的人。

    姜梦看到了盛丛。

    她很难不看到他。

    不是因为他的着装和这里的人格格不入,而是,无论盛丛在哪里她总是能第一个注意到他。

    她以前很讨厌他的。

    所以只要是知道盛丛也会出现的场合,她就要先找一下这个讨厌的人在哪里,然后再躲到他看不到自己的位置。

    不,是躲到她看不到他的位置。

    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姜梦看着盛丛朝着自己走过来。

    他们这算是偶遇吧。

    所以,就算是出于礼貌,也应该要说些什么的。

    但是当盛丛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并没有来得及对他讲话。

    盛丛就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擦着她的肩直直地走了过去。

    没有看到她吗?

    不可能,肯定看到了!

    所以,她这是被盛丛无视了?

    姜梦犹豫着要不要转过身喊住他。

    因为盛丛今天很反常。

    她不知道他怎么了。

    跟盛丛几乎是一前一后出来的何思思,凑过来对姜梦说道:“你看看盛丛那副死样子,大家好歹都是同学,见了面也不说个话。你那天还帮他系领带,可真是只白眼狼啊。”

    姜梦回眸看去,盛丛已经走到马路对面去了。

    盛丛还在楼里没有走出来的时候,就已经透过那扇澄澈干净的玻璃大门看到姜梦了。

    在他以往的人生中,他总是能快速地在人群之中寻找到她的身影。

    每次看到她之后,他都会很开心。

    他知道今天她会来找姜裕景一起吃饭。

    盛丛想过了,之前的两次,姜梦没能看到他,不怪她。

    总之都怪姜裕景。

    姜裕景总是让他待在那些光线不好的地方,姜梦看不到他情有可原。

    他一点也不怪她。

    是他没有足够的底气,走到她面前去。

    所以,刚才他鼓足了勇气,故作淡定地走到她面前。

    他是想让她看到他,也想跟她说话的。

    但是,他听到了身后何思思和别人说话的声音。

    盛丛觉得如果再被何思思拍到他跟姜梦的照片,姜梦大概又要被人议论了。

    他上次虽然把何家给整的不轻,但何思思显然不怎么长记性。

    何家的人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到底是得罪了谁,才被人以这种杀人诛心的方式报复。

    如果他站在她身边,会让她被人看轻的话,那他宁愿离她远一些。

    可他终究是有些不甘心,所以还是从她的身侧走了过去。

    他想,这次,她总能看到自己了吧。

    姜梦的确是看到了他。

    能这样被她看到,哪怕她不对他讲话,他都会开心好久。

    姜裕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等着姜梦。

    姜梦进来的时候,姜裕景发现她的目光有些失落。

    姜梦有些心不在焉地摆放着餐盒。

    姜裕景一边打开餐盒一边说道:“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怎么闷闷的?”

    姜梦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不开心,只是在想事情。”

    她在楼下等电梯的时候就在想,盛丛不理她一定是有原因的。

    但姜梦不希望是她想的那个。

    吃饭的时候,姜梦夹了一块红烧排骨,放到姜裕景的碗里。

    姜裕景手中的筷子顿了一下,轻笑着对姜梦问道:“说吧,这次让我办什么事?”

    姜梦顺势又夹了一根茼蒿放到姜裕景碗里。

    “我就不能只是单纯地给你夹菜吗?”

    姜裕景放下筷子说道:“当然能。只是我担心你心里憋着事情的话,没有办法好好地吃饭。”

    姜梦觉得哥哥对她很好,他没有因为她有求于他,而怀疑她对他的用心。

    他担心的只是,她在心里憋着事情,会没办法专心吃饭。

    姜梦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等哥哥吃完饭以后再说比较好。

    她看着姜裕景说道:“是有点事情,吃完饭再聊。”

    “嗯,那你要多吃一点。”

    吃完饭姜裕景收餐盒的时候,看到姜梦带来的袋子里还有一份午餐,以及一盒樱桃。

    他不喜欢吃樱桃。

    姜梦小的时候有段时间常常做噩梦,说自己梦到了樱桃怪。

    樱桃怪要吃掉她。

    每当他看到自己妹妹因为做噩梦,脸上挂着泪珠的时候,他对樱桃的厌恶也就多一分。

    久而久之,就不怎么喜欢吃了。

    姜裕景对姜梦问道:“另一份午餐和樱桃是给谁的?”

    “我想给盛丛,但没有找到他。”

    不是没有找到,而是她被他“无视”了。

    “为什么要给他?”

    姜裕景觉得自己早已经向姜梦传达了很明确的信号。

    盛丛这个人,不应该靠近,也不值得怜悯。

    姜梦认真地思索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就是想给他。但也没有一定要给他,实在找不到他就算了。”

    她从来不做那种强人所难的事情。

    盛丛明明看到了她,不想和她说话就算了。

    “你来找我是因为他的事情吗?”

    “嗯。我在想,能不能让他留下来?”

    盛丛手上握有姜裕景的秘密,所以姜裕景本来也没有打算放盛丛去别的什么地方。

    与其让盛丛成为别人攻击他的武器,不如牢牢地将他摁死在自己这里。

    顺水人情这种事,姜裕景做的不要太多。

    所以,他几乎没怎么思索就对姜梦说道:“当然可以,别的地方,碍于盛家的势力,估计很难容得下他。”

    姜梦没有想过哥哥答应地如此顺利。

    因为她一直觉得哥哥任由那些人不好好对待盛丛,是不想留下他来着。

    她对哥哥说道:“盛丛实习的这几天,你了解过他的情况吗?比如他有没有好好工作之类的。”

    姜裕景看了下时间,颇为耐心地对她解释道:“你以为我有多闲呢,我哪有时间去关注他一个实习生做的怎么样。”

    姜裕景从来不会对她说假话。

    所以,他应该不知道那些人对盛丛的冷落和排挤。

    看来是她误会哥哥了。

    姜梦也因此咽下去了,后面要对姜裕景说的话。

    姜裕景的秘书来找他汇报下午的行程。

    姜梦得知哥哥待会儿要离开。

    那她也应该走了。

    盛丛下午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封邮件。

    姜裕景发给他的。

    说是让他来一趟办公室。

    盛丛知道姜裕景出去之后一直没回来。

    突然有人给他发这样一封邮件,毫无疑问是有人故意整他。

    盛丛把这封邮件截屏留存,然后去了姜裕景的办公室。

    进去之前,他打开了实时摄像,省得有人说他去总裁办公室偷东西。

    刚一推开门,盛丛就看到姜梦趴在姜裕景的办公桌上,呆呆地看着他。

    盛丛周身的戾气,瞬间荡然无存。

    他看着视频里的姜梦,按下了终止拍摄键。

    然后轻轻地关上了身后的门。

    他走到姜梦面前,轻声说道:“是你啊。”

    因为兴奋和紧张,他的声音有些发颤。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77/1251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