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推荐阅读:穿成美强惨男主的渣攻清穿之咸鱼升职记钓系女配改拿爽文剧本[快穿]末世娇娇加入反派联盟夜莺出逃咸鱼作精,恋综躺赢公主裙下质剑寻千山漂亮作精在年代文躺赢夺笋[快穿]

    话刚一说出口,盛丛就觉得自己好像不应该这样和她讲话。

    他们之间不是多么熟络的关系。

    姜梦喊他过来,也许只是有事情要交代他做。

    他没有忘记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她是怎样的悬殊。

    姜梦还未讲话,盛丛立即改口道:“您找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姜梦垂眸,心中轻哂。

    盛丛和别人说话从来不用“您”。

    他对她,好客气呀。

    她没有理会他的话,也没有让他坐下。

    只是认真地看着他问道:“刚刚在楼下的时候,你有看到我吗?”

    姜梦一开始没有想过这样问的。

    她最初想问的是:“刚刚为什么没有和我讲话?”

    但她又觉得这样问他,会显得自己很骄纵。

    因为盛丛没有什么必要的原因,在看到她之后一定要对她讲话。

    按照她习惯给别人留余地的性格,所以她这次给自己留有了余地。

    也就是说,只要盛丛说,没有看到自己。

    那她就绝对不会再问下去了。

    她本来是想着在哥哥离开公司之后,也跟着离开的。

    但是她因为曾经误会过盛丛,而且一误会就是好多年。

    所以她决定有什么都要对他问清楚。

    而不是心里沉默着想很多,然后再默默记恨他。

    姜梦在姜裕景离开之后留了下来。

    她想对盛丛问清楚。

    盛丛没有想过姜梦会问他这个问题。

    他甚至觉得这应该是他对她问的才是。

    她怎么抢自己的台词了?

    他想对她说看到了。

    只是这样一来,他担心姜梦会追问他,那为什么没有跟她打招呼。

    盛丛不想让她知道,他是因为害怕牵连到她,让她平白遭受委屈才那样做的。

    他更不想让姜梦知道,她因为之前和他的几张照片,被外面的人如何议论。

    那些不好的东西,不应该被她看到。

    盛丛犹豫了许久,才对姜梦说道:“没有看到。”

    姜裕景的办公室很安静。

    盛丛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听到姜梦极轻微的叹息声。

    他觉得她好像有些不开心。

    其实,平心而论,她一直对他都很好。

    即便是他不喜欢她,两个人见了面也是应该打招呼的。

    但他这样一说,直接堵死了后面所有的话。

    所以,在盛丛看来,姜梦不开心情有可原。

    她去喂流浪猫,流浪猫都会过来蹭蹭她的腿。

    会抱着她的手喵呜喵呜地叫。

    可他呢,他比流浪猫还不如。

    喂不熟。

    姜梦虽然有些难过,但是她觉得至少也算是得到了答案。

    盛丛没有错。

    没有谁规定一定要遵循社会上的人情关系。

    他们之间,的确没有打招呼的必要。

    她不应该把他和普通人一样看待。

    可即便是这样想,姜梦还是拿出了一盒樱桃,放到了桌子上。

    “你拿去吃吧。”

    姜梦想反正带都带来了,索性就给他吃吧。

    盛丛不喜欢吃樱桃。

    不是因为樱桃难吃,而是因为——

    小学的时候,他被盛钰故意陷害。

    盛钰哭着去找盛渐安,盛渐安让他跟盛钰道歉。

    不道歉就不许吃饭。

    他不可能对盛钰道歉的。

    所以,一直都没能吃饭。

    饿了就喝水。

    后来有一天,学校六一儿童节。

    每个孩子都会带水果和小零食去学校,只有他没有带。

    因为他在家都吃不到,根本没有多余的带去学校。

    他没有可以和同学分享的零食,同学自然也就不会和他分享。

    大家都坐在围成一圈的桌子上,看着坐在班级正中央的人表演节目。

    热闹非凡,每个人都欢呼雀跃着。

    那时他第一次理解了迅哥儿的那句话“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觉得他们吵闹。”

    盛丛当时觉得他们实在是太吵了。

    中间那个打架子鼓的最吵!

    他的肚子也很吵,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盛丛看着那些互相分享着小零食的孩子,很羡慕。

    他是发自内心的羡慕。

    如果有人给他分享的话,那他一定,一定,一定要多吃一些!

    然后,果真有人过来给他分享了。

    姜小梦拿着一盒樱桃递到了他面前。

    他没有想吃她的东西。

    他就是吃,也只吃男孩子的。

    才不吃——

    盛丛本着拒绝的心,刚想把她递过来的樱桃推回去。

    奈何手上的动作已经不受他内心的控制了。

    他已经抓了一大把樱桃,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不仅如此,他还抢走了剩下的樱桃。

    他太饿了。

    饿到抢小女生东西吃。

    这是很讨厌的行为!

    后来姜小梦哭了。

    她的哭声很难听,他不喜欢她哭。

    他没有脸见她,就只是低着头把樱桃递给她。

    姜小梦没有要。

    只是嘱咐他要一颗一颗吃。

    然后她就跑进去了。

    盛丛一度以为姜小梦是不是有点缺心眼儿。

    哭着追出来,就为了跟他说慢点吃。

    这有什么好哭的。

    挺漂亮的小女孩儿,可惜是个小傻子。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看姜小梦的时候,都是带着怜悯的目光。

    他虽然什么都没有,还从小被家里人虐待,但至少他健健康康的。

    姜小梦不一样。

    大家虽然都很宠她,但大概率是因为她有点傻。

    但是,后来姜小梦给他护手霜的时候,他才发现傻的人不是姜小梦,是他自己。

    姜小梦只是怜悯他。

    那盒樱桃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全被他吃掉也没什么。

    她不在乎。

    姜小梦从小格局就比他要大。

    但是自那以后,他就不怎么喜欢吃樱桃了。

    因为每次看到樱桃,总能让他想起自己的恶劣行径。

    他竟然抢小朋友的水果,就是再饿也不能抢啊。

    因为自卑心理作祟,盛丛拒绝了姜梦的樱桃。

    “我不喜欢吃樱桃。”

    姜梦看了看樱桃又看了看盛丛,眼神中是掩饰不住的委屈。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委屈什么。

    不喜欢吃就不喜欢吃吧。

    有什么好委屈的。

    姜梦低头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平静地对盛丛说道:“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盛丛其实看到了在他刚刚说出那句话之后,姜梦眼神的变化。

    好像突然多了几分委屈。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委屈。

    因为从来没有被人拒绝过东西吗?

    盛丛回到自己的工位以后,姜梦最后看他的眼神,总是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只是不想让姜梦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所以故意在她面前表现出不想吃樱桃的样子。

    可是,为什么她的眼神让他这么难受?

    盛丛的心很乱。

    他在别人面前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但偏偏面对她的时候,他的一切行为都变得谨小慎微。

    他想给她留下点好的印象。

    他想让她忘记自己以前有多糟糕。

    可是,姜梦做错了什么?

    她自始至终什么都没有做错。

    只是他自己像一个自卑又冷血的怪物,为了那么点微末的几乎不存在的自尊,就拒绝了她的好意。

    是他做错了。

    他是一个敢做不刚当的垃圾。

    其实就算她想起来又怎么样,也无非是更讨厌他罢了。

    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他就是给她留的印象再好,她也不会喜欢他的。

    只有他还在做着她会喜欢他的白日梦。

    盛丛想到这里又跑去了电梯口,按了姜裕景办公室的楼层。

    他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开门走到了她面前。

    姜梦手上拿着半颗没有吃的小樱桃。

    她不知道盛丛为什么离开后又折返回来。

    她对他说道:“我没有喊你过来。”

    “是我想要过来的。”

    盛丛没有像之前那样客气地对她讲话。

    姜梦学着他刚刚的语气对他说道:“您有什么事情吗?”

    盛丛一愣。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对他讲话。

    “我喜欢吃樱桃。”

    “哦。”姜梦说完,把手里剩下的半颗放进了嘴里,还把桌子上的那盒樱桃圈到了离自己更近的位置。

    她低着头不想去看盛丛:“我不想给你吃了,你刚刚都没有看到我。”

    “我看到了。”

    她抬眸对他看去:“看到为什么不理我?”

    “那时候何思思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我不想给别人议论你的机会。”

    姜梦生气地说道:“我就知道!”

    盛丛不知道姜梦为什么突然生气了。

    他明明是在为她着想。

    他在她面前坐了下来,趴在桌子上看着她,小心翼翼地对她问道:“为什么生气?”

    姜梦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平缓:“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会在乎别人的议论?”

    他喃喃道:“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

    盛丛不想他心里最珍惜的人,被别人用那样侮辱性的词汇来议论。

    他爱她。

    但他的爱暂时不配讲出来。

    “你为什么要在乎?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你是这么在意别人看法的人?”

    姜梦不想让自己成为,别人逼迫盛丛妥协的工具。

    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到盛丛在群里讲的那些“不配”的话了。

    从来不会低头的人,突然因为她一反常态变得卑微,会让她有一种负罪感。

    然姜梦的话似是提醒了盛丛,他对她问道:“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呢?”

    姜梦细细地思索着。

    可不等她回答,就听盛丛自顾自地说道:“是很让人讨厌的人吧。”

    盛丛话虽是这样讲,但是姜梦看得出来,他的目光分明是在告诉她,甚至在祈求她——

    不要讨厌我。

    她的气瞬间消了大半。

    姜梦缓缓地放开圈住的樱桃,她对盛丛说道:“我没有那样讲,我觉得你很好。”

    盛丛一字一顿道:“我、很、好?”

    姜梦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嗤笑一声,随后说道:“那你觉得我哪里好?”他倒想看看,她还能说出什么好听的谎话来。

    姜梦被他问的一愣。

    尴了个大尬!

    她竟然想不到接下来要说什么。

    姜梦在脑海里迅速搜索着能夸他的话。

    家世、背景、人品、相貌……

    啊这,盛丛好像就长得还可以。其余的东西,老天都没有给他。

    这让她怎么说?

    盛丛见她说不出来,轻哂:“不要勉强自己呀,我是什么样的人,我还是很清楚的。”

    姜梦看得到他眼中的戏谑和自嘲。

    她沉吟片刻说道:“虽然我无法确定你是一个怎样的人,但我觉得你值得拥有很好很好的东西。”

    他趴在桌子上,用她不喜欢的可怜大狗狗的眼神看着她,轻声对她问道:“为什么?”

    她伸手挡在他眼前,局促地说道:“我不知道。你哪来那么多问题!那我问你,你为什么要那么在乎,别人怎么议论我?”在姜梦看来,这完全是不需要在乎的事情。

    盛丛看着姜梦挡在自己眼前的手。

    她掌心的纹络很清晰,手指纤细白净没有硬茧,更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疤。

    被这样的手轻抚脸颊,应该会感觉很温暖吧。

    他开口说道:“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在乎?”

    姜梦的手始终没有移开,她思索道:“不知道啊,知道的话,我就不问你了。”

    “那你就好好想想吧。”

    盛丛说完就从桌上的盒子里拿了一颗樱桃,慢条斯理地放进嘴里细细咀嚼着。

    姜梦的手举得有些累,索性就放了下来。

    她对他问道:“好吃吗?”

    他点点头,随后说道:“我吃过比这个还好吃的。”

    姜梦单手盖住自己面前的樱桃:“那你就别吃了。”

    她的手小小一只,根本盖不住那么一大盒樱桃。

    他伸出手去盒子里拿樱桃的时候,手指轻轻蹭过她的掌心。

    很凉很软。

    他看姜梦身上穿的衣服并不算薄,办公室里的空调温度开的也很高。

    手怎么还是这么凉?

    盛丛想去轻握住她的手,但转念一想他算什么,有什么资格替她暖手。

    姜梦对盛丛问道:“比这个还好吃的是什么品种的樱桃?”

    他轻笑:“不知道。我是从她手里抢过来的,没有来得及去问品种。”

    姜梦知道他是在说小时候的事情,她把樱桃推到他面前说道:“不用抢,都给你。慢慢吃,一颗一颗吃。”

    盛丛看着她推向自己的这盒樱桃,心中微微酸涩,他对她说道:“对不起,我不该抢你的樱桃,还害得你哭了。”

    “我才没有哭!我那只是一时着急,不小心喊转声了。”

    他为了维护她小时候的尊严,笑着说道:“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就是你记错了。只是,你那时候为什么要跑啊?是担心我不给你吃吗?”

    盛丛不知道要不要跟她说,他那时候很饿。

    因为作弄人去抢吃的,和因为饿去抢吃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后者总归是听起来很懦弱很狼狈的感觉。

    但他觉得既然自己那样做了,似乎不应该对她有所隐瞒。

    “那时候很饿,对不起。”

    盛丛知道,肚子饿根本就不是做出那样没有底线的事情的理由。

    所以,他没有想过用饿来为自己开脱。

    他知道自己在她眼里,应该已经成了一个因为肚子饿,就去抢别的小朋友水果的大坏蛋。

    姜梦低声呢喃:“让一个小孩子饿到去抢别人的水果,那些不给你吃东西的人也太坏了。”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77/125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