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推荐阅读:御龙沙雕男友是外星alpha当我绑定三次元论坛后一不小心成为星际最强咒术界的泥石流快穿之海后的自我修养[综影视]她先惹我的咸鱼他想开了末世炖咸鱼穿成炮灰后被迫躺赢[快穿]

    伏黑甚尔最终也没记住费奥多尔的名字,他本身就不乐意记男人的名字,于是机智地叫他——外国少年。

    这位看上去怕冷又极具异域风情的外国少年是女富豪樱江的私人琴师。

    樱江很中意费奥多尔,对他赞不绝口,还邀请伏黑甚尔和芙溪欣赏他演奏里拉琴。

    伏黑甚尔对古典音乐不怎么感兴趣,听得昏昏欲睡,哈欠连连。

    芙溪看出他坐不住了,于是开始切入主题:“樱江小姐,可以说说庄园遇到的灵异现象吗?”

    琴声戛然而止。

    费奥多尔低下眼眸,轻声咳嗽。

    窗外吹进一阵凉风,这阵风使得芙溪也同时咳嗽了起来。

    她捂住嘴去关窗。

    因为身高不够,踮起脚才勉强碰到窗户把手的边缘。折腾了几下,也没能关上。

    “……真麻烦。”

    背后传来伏黑甚尔低沉的抱怨,然后一只大手伸到她的手正上方,轻松地抓住了把手,稍一用力,便关紧了。

    芙溪脚跟落地,身体微微后倾,背部刚好撞在身后的人的胸口。

    不愧当过牛郎,伏黑甚尔有傲人的身体资本,他的胸肌相当发达。

    芙溪不仅看过碰过,还在上面作画,画上了花纹纽扣。

    说不清是想中断对方的小白脸生涯,还是出于自己某些不可细思的心理。

    幸好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缓和了许多。

    吃饭的时候她会帮伏黑甚尔切他喜欢的食物,他偏好肉类和肝脏,她会将鹅肝切成猫爪的形状。

    伏黑甚尔也会在走路的时候,时不时停下来等她,虽然表情有些不耐烦,却从不催促。

    起初他嫌她速度太慢,要扛着她赶路。

    芙溪不肯,她说哪天连路都不能自己走了,就真废了。

    伏黑甚尔到底还是给了她一些尊重。

    他也警告芙溪不准把他的兵器库当成垃圾桶,但当她把路上捡来的彩色石头塞进去时,他只是骂,并没有给她扔掉。

    就像现在这样,一边嫌麻烦,一边又会顺手帮一下忙。

    樱江等到他们坐下后才开口说道:“上个月开始,庄园里经常丢东西。不是什么贵重物品,大部分都是花园里的花。”

    芙溪下午看过她的花园,至少有二百个品种。有名贵的变色郁金香,也有常见的向日葵,没有特意区分开种,一片连着一片。

    芙溪问:“被偷的都是些什么花呢?”

    “第一天被偷的是彩色郁金香,我以为对方是偷了卖钱。”顿了顿,樱江又说,“但第二天开始被偷的就是□□花,康乃馨那些不值钱的花了。昨天被偷的是太阳花。”

    “太阳花路边一抓一大把。”伏黑甚尔插嘴,“犯人的目的应该不是钱。”

    如果他是犯人,只会偷值钱的花。

    “也可能是在掩人耳目,让别人误以为是在偷花。”芙溪缓缓说道,“其实是看上了这座庄园里的其他东西吧。”

    樱江的表情突然变得紧张起来,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伏黑甚尔侧过头,发现她在看着芙溪,而后者的眼神,不能说缺乏善意——

    简直像两把刀子。

    察觉到他的注视,在朝他望过来时,芙溪的眼神瞬间变得和往常一样。

    ……这小鬼,又在想什么。

    伏黑甚尔问道:“樱江小姐,你查看过监控吗?”

    “看过很多次。”樱江皱了皱眉,“但监控里什么也没看到,所以——”

    伏黑甚尔接着她的话说:“所以你才会怀疑是咒灵犯案,对吗?”

    “是。关于咒灵的事,我也只是听别人说过,没有自己亲眼见过。”

    “普通人是看不见咒灵的。”伏黑甚尔颇为感兴趣地说,“像你这样的有钱人,解决咒灵一般会优先考虑咒术师吧。你知道我不是术师么?”

    孔时雨的中介所是黑中介,会找他办事的人,十之八.九不会是什么好人。

    “我——”樱江嘴唇动了动,刚说了一个字,伏黑甚尔就打断了她的话。

    “小姐觉得为难可以不用回答,无论是咒灵还是人类,只要价钱到位,我都会替你摆平。”

    身为术师杀手,他反而更希望对方是人类而不是咒灵。

    那样才有意思。

    “其实我找过了。”樱江将手机调到通话记录界面,“我不止一次联系过高专的负责人。”

    伏黑甚尔:“哈?”

    “我说就算是学生也没关系,至少派一个咒术师来帮助我,但他说很忙,学生们上个星期都出国了。”

    芙溪:“哈?”

    昨天他们还在拉面馆里遇到了高专的学生五条悟和夏油杰……

    “你不会打错电话了吧?”伏黑甚尔摸了摸下巴,“按照我对那些家伙的了解,应该一有人求救就马上安排术师过来了。”

    即使知道不是咒灵的原因,也会给求助者一个说法。

    这是咒术师之于普通人的意义所在。

    “没有打错。”樱江说,“高专的号码是孔时雨先生卖给我的。高专不肯提供帮助,我才只好求助你们了。”

    伏黑甚尔知道孔时雨的为人,虽然极其贪财,但黑中介做生意不容易,全靠口口相传,为了积攒业界口碑,他绝对不卖假货。

    况且高专的电话也不是什么绝对机密。

    在看过庄园的监控之后,确实如樱江所说,没有任何异常。

    这个小偷也许是狡猾,也许是老实,每次只偷一朵花。

    “他,有可能只是为了送人吧。”一直没有说话的费奥多尔推测道。

    “送人只送一朵花?还靠偷。”伏黑甚尔吐槽,“这能追到谁啊?”

    “在伏黑先生的字典里,花只能送给恋人吗?”

    “不然呢?外国少年你送花全班女同学都有份?”

    费奥多尔沉默了。

    芙溪扯了扯伏黑甚尔的袖子:“要是你送,你会送什么花?”

    “干嘛告诉你……玫瑰花吧,情人节不是都送这个么?”伏黑甚尔实际上没什么送花的经验,他倒是经常收花,收到的也基本都是红玫瑰。

    “费奥多尔呢?”

    “我吗?”费奥多尔歪着头思考了片刻,“送对方喜欢的花吧。”

    “要是你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花呢?”

    “那就猜,或者——”费奥多尔看向面前的花园,“每种花都送一次?”

    伏黑甚尔大胆推测道:“总不会是高专的某个人想给谁送花,所以每天过来偷吧,于是高专包庇偷花贼——扯淡呢,我宁愿相信我是咒术高专的下任校长。”

    他的手机在这时候响了。

    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

    他按下接听键,里面又传来了先前那个女人的声音:“大师,求求你帮帮我,我的幸吉一定还活着!他们都骗我,我不相信他们。”

    还来!

    伏黑甚尔都气到没脾气了:“你找儿子是吧?”

    “对对,我找我的幸吉。”女人哭着说道,“他今年五岁了,他那样都长到五岁了,他也一直很坚强,再疼都不哭——”

    “这位夫人,找儿子呢,建议你找警察,110是不收费的。”伏黑甚尔深深地叹了口气,“算我求你了,不要再找我了,我是个坏人。”

    挂了电话,他发现其他几人都若有所思,摆了摆手机:“找儿子找到术师杀手这里来了,能冲一冲年度沙雕新闻了。”

    樱江对这件事不关心,她关心的只有小偷。

    “这座庄园里所有的花都可以被偷走,我不在意。甚至是这里的一切,都无所谓。唯独这块宝石,必须保护好。”

    话到此处,樱江扯出自己脖子上的项链,吊坠是一块纯蓝的水滴宝石。

    芙溪的视线从宝石露出后就没有移开过。

    眼神很沉重,又很平静。

    “喂。”

    一只手在她的眼前晃了两下,她才将视线从宝石上移到伏黑甚尔的脸上。

    “看呆了?”伏黑甚尔收回手,托腮道,“这么早就知道要喜欢宝石了?”

    他结识过不少富婆,对珠宝有一定的鉴识能力,从外观就能判断出樱江脖子上的是颗罕见的宝物。

    芙溪摇头:“我对这种小石子没兴趣,它的成分是氧化铝,参杂了一些微量元素。”

    伏黑甚尔一时无语,在她的头上拍了一下才说:“你好酸。”

    明明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还要死撑门面说对小石子没兴趣。

    “不是酸,是真不感兴趣。”芙溪解释道,“现在的技术已经很发达了,你要是喜欢,我去mafia的实验室可以给你合出一堆。”

    呵,还合出一堆。

    伏黑甚尔白了她一眼,又朝她勾了勾手指:“过来,告诉你一个我的秘密。”

    “什么?”

    芙溪果真凑了过来,伏黑甚尔贴近她的耳朵,压低了声音说:“我其实最讨厌钱了,它们不过就是纸嘛,然后印了点图案。”

    “……”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81/126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