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推荐阅读:御龙沙雕男友是外星alpha当我绑定三次元论坛后一不小心成为星际最强咒术界的泥石流快穿之海后的自我修养[综影视]她先惹我的咸鱼他想开了末世炖咸鱼穿成炮灰后被迫躺赢[快穿]

    “我不信。”芙溪偏过头说,“完全看不出来你讨厌钱。”

    不仅不讨厌,而且他应该算是金钱狂热爱好者。

    这个秘密显得太假了。

    “秘密不就是让别人看不出来的东西吗?不然怎么叫秘密。”伏黑甚尔掏了掏耳朵,摆出一副大爷的坐姿,“就像你身上连四百日元都掏不出来,居然会有千亿家产要继承。”

    芙溪无言以对,选择切回正事:“今天小偷还没来庄园偷花,我们先去埋伏一下。”

    已经偷过的花基本排除了被偷的可能性,但余下的花卉也有近二百个品种,很难判断这次小偷会对哪种花下手。

    花园的尽头是大片大片盛开的向日葵,在那之后是一个视野范围很广的悬崖。

    站在这里可以将整个花园的概貌都尽收眼底。

    “我有几个问题还没有想明白。”

    “第一个问题,既然是富豪,为什么樱江小姐不多雇一些保镖来看管花园?反而只依赖于我们?”

    “第二个问题,在还不知道我们的底细之前,为什么要把蓝宝石的事说出来,就不怕我们有了别的想法——喂,你们两个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伏黑甚尔认真地分析着问题,说了半天,低头一看,旁边的芙溪和费奥多尔围着他的武器库有说有笑。

    “甚三好乖,和外国人交朋友是不是很开心?”

    甚三?

    伏黑甚尔倒吸了一口气,甚一是他的双胞胎哥哥,他是甚尔(二),芙溪给它取名叫甚三?这是在内涵谁?

    偏偏甚三,呸,他的武器库还一脸享受,似乎对拥有与自己的主人称兄道弟的新名字很满意。

    “小鬼,你们的皮痒了吗?”

    他伸手将被围观的武器库拎起来,盘在了自己的腰上。

    已经不能指望这两个游手好闲的人了,他决定独自奋斗,先把女富豪的赏金挣到手,改善接下来一段时间的生活。

    伏黑甚尔这样想着,将手从背后伸进武器库的嘴里,想要拿出一把普通的咒具。

    等等——

    他摸到了一个软软扁扁的东西,拽出来一看,竟然是只塑料鸭子。

    一捏,鸭子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嘎”。

    “这是什么?”他阴阴地磨了磨牙。

    “是费奥多尔送我的洗澡鸭子,你也有一只,我都放在里面了。”

    ……连伏黑惠洗澡都不要放鸭子了!

    伏黑甚尔的眉角直跳,他告诉自己没必要和小鬼计较,便又伸手进武器库里掏咒具。

    这次掏到的是一瓶金光色的沙子。

    伏黑甚尔:“……”

    “这是贝加尔湖的沙子,费奥多尔坐船带来的。”芙溪兴奋地说,“里面还有春天的苔藓。”

    春天的苔藓,能吃吗?

    继续掏,不掏不知道,一掏,掏出了一地足够去夜市摆摊的玩意。

    有伊万送的扑克牌,幸村精市送的画册,五条悟给的变色棒棒糖,跟夏油杰借来绑头发的辫子绳,路上捡的圆形石头……

    这些东西,除了没什么用之外,绝大多数还有一个共性。

    ——都是男人送的。

    伏黑甚尔沉着脸将武器库里的垃圾都掏干净,才拿出了自己的咒具。

    “给我解释一下。”他搓了搓芙溪的头,“这是怎么回事?”

    芙溪从他的魔爪下挣脱,边整理头发边说:“东西太多,我的书包塞不下,就放进去了。”

    她在自己的书包里只放了零食,以及住亲子套间那晚得到的赠品,一大一小两只兔子水杯。

    伏黑甚尔习惯喝街头的直饮水,还没有用过那只大兔子水杯。

    “以后你的东西你自己拿,不准放这里面。”

    他一想到和别人战斗的时候,想掏一把咒具,结果掏出了一朵花——

    艹,这是打架呢,还是交朋友呢?

    太不像话了。

    伏黑甚尔做好了芙溪会大吵大闹、甚至以扣钱来威胁他的心理准备,但后者只是“哦”了一声,语气很淡,没有生气,也没有失落。

    她蹲下身体,一样一样地捡被扔在地上的东西。

    “阿嚏——”

    悬崖边一直有风,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吸了吸鼻子。

    伏黑甚尔看到她眉头皱着,脸颊微微泛红,绿色的眼眸水盈盈地透着光——估计是被气的。

    她的体力也拿不动几个东西,但她偏偏就喜欢收集无用之物。按照他的标准,她的这堆东西全部都得当作垃圾处理掉。

    算了,爱收集就收集吧,大不了等她闹起来,他帮她拿一下包就是了。

    “芙溪酱,这颗石头里的花纹好像天琴座。”费奥多尔也俯身帮芙溪一起捡,在看到其中一颗石头时,他发出了惊喜的赞叹。

    这种赞叹声,伏黑甚尔只有在自己百年难得一次的赌马胜利时发出过。

    “这是伏黑先生发现的石头!”芙溪很骄傲地说,“还有这颗,很像海豚座吧,也是他发现的。”

    所谓的伏黑先生发现,只不过是伏黑甚尔走路时,一脚踢到的石头。

    他觉得这些石头很碍事,芙溪却非要捡起来。

    “伏黑先生真厉害。”费奥多尔也说道,“这比那些氧化铝小石子漂亮多了。”

    嗯,在这两人嘴里,贵重的宝石就是小石子,路边的石头就是大宝贝。

    ……姑且当成青春期的叛逆吧。

    芙溪将捡起的东西擦干净,轻声对费奥多尔说:“四十八小时之内,这个男人会主动把这些东西再放回他的武器库里,你信吗?”

    费奥多尔看着她唇上志在必得的笑意,“嗯”了一声。

    “你们两个在嘀咕什么呢?”伏黑甚尔怀疑芙溪在说他坏话,“你是不是在骂我?”

    芙溪垂眸:“a secret makes a girl girl。”

    “……”伏黑甚尔看向费奥多尔:“交代吧,她说我什么了?”

    费奥多尔望天:“a secret makes a boy  boy。”

    两个人很有默契地一句不透露。

    看来果然说了他坏话。

    伏黑甚尔深吸了一口气,他觉得再和小鬼待在一起,工作就算不出问题,早晚也会把自己气死。

    眼角余光瞥见芙溪托起了费奥多尔的手掌。

    ……她还开始帮人看手相了。

    哪里是看手相,分明是趁机泡人家。

    没眼看了。

    伏黑甚尔转身朝花园里走去,小鬼头们忙着谈恋爱,能捉住小偷的人只有他这个靠谱的成年人了。

    *

    然而靠谱的成年人也是一无所获。

    不,不能说是一无所获,当他发现花园里的灌木丛中有动静时,刚准备掀掉它,就被费奥多尔阻止了。

    理由是不能践踏花草。

    伏黑甚尔当然不服这种理由,他的目标是抓小偷不是保护花草,但不仅他和费奥多尔的旁边有动静,对面的花丛里也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难道说小偷不止一个?

    唯一能判断的是,小偷们的个子都很矮,他没有感受到任何咒灵的气息,也许是人类,也许是其他什么东西……

    他追踪最后一只小偷到了向日葵田,但因为不能踩踏向日葵,他也没有抓住对方。

    向日葵田的旁边是深不可测的悬崖。

    伏黑甚尔朝悬崖边看了一眼——

    “你想死吗?”

    此刻,芙溪正坐在悬崖边,两腿凌空,支着下巴思考问题。

    如预料的一样,身后传来了伏黑甚尔的声音。

    下一秒,她身体一轻,已经被拎到远离悬崖的安全地方了。

    “在没有付我钱之前,你能不闯祸吗?”

    芙溪没吭声,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伏黑甚尔注意到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散去,是那种很不自然的红色。

    他记得伏黑惠以前有一次发烧,就是这个样子。

    于是他像当时一样,伸出手覆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芙溪的体温一向比正常人低,现在额头的温度居然比他的掌心还烫的多。

    “你发烧了。”

    她慢慢地闭上眼睛,微蹙的眉头看上去忍得很难受。

    伏黑甚尔的身体很强壮,从小到大随意怎么作,都不会生病,因此他也不知道生病是什么样的感觉。

    之前在芙溪的领域里看过,她最虚弱的时候,在月光下都要撑伞。

    同是天与咒缚,他们活在两个极端。

    伏黑甚尔将芙溪抱回庄园的别墅,放在了大厅的休息区,然后准备去找樱江叫个医生过来。

    猛一抬头,他看到了摆在架子上的医药箱。

    “先贴个退热贴吧,防止把脑子烧坏了,到时候欠我的钱不认账。”

    伏黑甚尔打开医药箱,里面瓶瓶罐罐的外国药看不懂,但是最下面的退热贴他认识,他曾经给伏黑惠贴过。

    “找到了,小鬼。”他拿起一片退热贴,撕开包装后回过头——

    简直没眼看。

    一秒后。

    “你干什么呢,出来!”

    只见大厅的冰箱打开了,芙溪仗着身材纤细,正在朝里面钻。

    伏黑甚尔将人从冰箱里拽出来,拍在地上。

    “这样降温你脑壳坏了吗?”

    芙溪不服气地鼓着腮帮子,看上去她的思维已经因为高烧变得混乱了。

    变傻了就没钱了,伏黑甚尔告诉自己要有耐心,不能揍她。

    “不要动。”

    他按住她,然后像先前对付伏黑惠那样,啪的一下,将退热贴拍在了她的脑门上。

    这家伙可比他儿子难带多了。

    物理降温的方法远远不够,他还是要去叫个医生。但退热贴让芙溪老实了一点,主动向他伸出手:“森先生抱。”

    伏黑甚尔嘴角一抽:“你先把名字叫对,我再考虑抱你。”

    “太宰抱。”

    “也不是这只小鸡仔,你往成熟男人的名单里想。”

    “直哉抱。”

    “直哉你都不挑了?”

    “甚尔——不要男妈妈。”

    “……神特么男妈妈,你还嫌弃上了?自己玩去吧。”

    伏黑甚尔将她丢在沙发上,自己去找了樱江。

    樱江知道芙溪生病时,神情十分紧张,火速让人联系了附近的医生。

    “您千万不能有事啊。”

    她握着芙溪的手贴在自己脸上的动作令伏黑甚尔觉得有些……瘆人。

    不至于吧。

    芙溪已经可爱到了人见人爱的地步么?他怎么没看出来。

    ……

    “你太夸张了,这样很容易被人看出来。”

    在看过医生又打了两剂退热针后,芙溪的情况渐渐好转,意识也清醒了。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樱江一人。

    “芙溪小姐,要想见你一面,真不容易。”

    “还不是被你见到了。”

    芙溪很早就认出了樱江……手臂上的纹身图案。

    那是她家的家徽。

    还有那颗属于她祖父的蓝宝石,家族财富、荣耀与孤独的象征。

    樱江是上一任家主的下属,或许也会成为她的下属。

    但芙溪对家事提不起半点兴趣,她缓缓地眨了一下眼睛:“那个,偷花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吧?”不能让伏黑甚尔白忙一场。

    “只是小孩子的恶作剧罢了,不用放在心上。”

    不用放在心上……

    她凭什么让他不用放在心上……

    芙溪一怔,随即正色道:“伏黑先生他很认真地在替你抓小偷。”

    提到伏黑甚尔的名字,樱江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我会支付给他约定的报酬,这件事到此为止了。小姐欠他的钱,我也会一并还给他。您就算不愿意回家继承家族,也该回到mafia治疗身体了。”

    芙溪不想看樱江的脸,便盯着天花板看:“你觉得伏黑先生是什么样的人?”

    没等樱江回答,她就替她回答了:“赌徒、浪子、小白脸,还是术师杀手,反社会人格,是吗?”

    樱江说:“看来您自己也清楚。”

    认识的人对伏黑甚尔的评价一向如此。

    如果是更熟悉的人,可能还要再给他贴上渣爹和无咒力废物这两个标签。

    芙溪突然有点难过。

    她很少因为什么事而感到难过。

    “我困了,要睡了,你出去吧。”

    樱江欲言又止,终究什么也没说,替她关了灯,又关上了门。

    “甚尔再糟糕,再不是人……他也很快就会来看我的。”

    芙溪自言自语,末了还像给自己安慰似的,补了一句,“真的呀。”

    她开始在心里数数。

    当她数到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的时候,门被轻轻打开了。

    有人推门进来。

    脚步声很轻,笔直地朝她走来,然后伸手用手背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碰了一下,是在测量温度。

    她的烧退了,额头恢复了冰凉,对方也知道了,刚要收回手,被她伸手抓住了。

    对上那双在黑夜里也散发着森森绿光的眼眸,她理直气壮地说:“我本来睡得很香,被你吵醒了。”

    伏黑甚尔:“我动静有那么大吗?”

    “有的!”她捏了捏他的指节,嘴角扬起悄无声息的弧度,“所以作为补偿,你得留下来陪我玩一会儿。”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81/126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