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杯酒

推荐阅读:御龙沙雕男友是外星alpha当我绑定三次元论坛后一不小心成为星际最强咒术界的泥石流快穿之海后的自我修养[综影视]她先惹我的咸鱼他想开了末世炖咸鱼穿成炮灰后被迫躺赢[快穿]

    第3杯酒

    这个除夕照旧是母女俩一起过。

    季悄吟的养父离开快十年了,这么些年母女俩相依为命,除夕和平常并未有太大区别,也不过只是一个平常的日子。

    大年夜,汪莉女士在包饺子。季悄吟站在一旁给她打下手。

    季悄吟提起自己过完年的打算,“妈,过完年我要去青陵工作了。”

    “好端端的,怎么要去青陵工作了?”汪女士不免惊诧,心下一慌,“是不是姜家人给你施压,让你回青陵了?”

    “不是这样的,妈您误会了。”季悄吟赶紧解释:“是公司的安排,让我回总部工作一年,顺带培训。一年以后回来有望升总监。”

    汪女士至今都不知道女儿其实早就从南岱酒店离职了,季悄吟一直瞒着她。毕竟她离职的原因有些复杂,她不敢告诉母亲,怕她担心。

    虽说汪女士只是季悄吟的养母,可养母胜过生母。她也是被汪女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自小悉心照料,呵护备至,母女俩的感情尤为深厚。在季悄吟心里,她就是自己的母亲。

    汪莉女士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文化程度不高。她并不懂女儿工作上的事情。但一听说女儿有望升总监,她就知道这一定是好事。

    她笑呵呵地说:“既然是公司的安排,悄悄你就放心去吧。等一年以后再回来,那就是总监了,多厉害呀!”

    季悄吟不禁莞尔,“只是有这个可能,八字还没一撇呢!”

    汪女士面露自豪,“我女儿这么优秀,总监肯定没跑了。”

    “妈,我去青陵工作,你一个人在家我不太放心。等我在那边稳定下来,我就把你接过去一起住。”

    “妈妈就不去了。我在老家待了一辈子,亲戚朋友都在这边,去到一个新环境多不习惯。再说我还要留在这里陪你爸爸呢!你安心去工作,有空多回来就是了。反正也不远,开车才四个小时。”

    “妈,谢谢您支持我!”

    “我当然支持你啦!做父母的哪个不希望儿女好的。”

    ***

    海盛酒店高管的笔试定在正月初七,下午三点。

    怕临时赶不上,季悄吟提前一天开车前往青陵。打算在酒店住一晚,养精蓄锐,第二天再参加笔试。

    从腊月二十八那天晚上给海盛投了简历,至今十天时间,她一直在准备笔试和面试。她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既然是参加海盛的笔试,那也就没必要在别的酒店预订房间了,索性住在海盛。

    季悄吟吃完中饭出发,四个小时的车程,差不多五点钟抵达青陵。

    在停车场停好车,她拿了行李箱下车。

    站在1号楼的旋转玻璃门外,她忍不住驻足打量这片别墅花园式的恢宏建筑。

    海盛是青陵本土的品牌,比起南岱全国连锁,统一规整的欧式风格,海盛酒店更具老青陵古朴瑰丽的风情。

    酒店背靠堰山,又栖在浪江边,身后是群山环绕,苍翠釉绿,眼前则是天然的江景。客人只需轻轻推开露台的房门,一眼便能看到雾气袅袅的浪江,江面上轮渡停泊,鸣声悠远。堰山大桥横跨两岸,雄伟壮观。

    得天独厚的江景房,房价昂贵,却依然吸引了无数有钱人一掷千金。

    酒店门童指引季悄吟进到大堂。

    她径直到前台办理入住,要了个最便宜的商务标间。

    倒也不是她舍不得花钱住贵的房型,而是在南岱工作好几年,各色房型由高到低,她都一一住遍了——客房经理值晚班时有权选择一间房供自己休息。海盛的房型和南岱大同小异,她眼下对任何房型已不剩多少期待。

    前台妹子替季悄吟办理好入住信息,将房卡和身份证一并交给她,笑容甜美,声线轻柔,“祝您入住愉快!”

    她伸手接过,目光落在妹子纤细白皙的脖颈上,上面几道暧昧的红痕藏在领子里若隐若现。

    她微微一笑,善意地提醒:“美女,衣领歪了哦!”

    在酒店工作,仪容仪表最为重要。尤其还是海盛这样的白金五星级酒店。看似只是几条暧昧不明的红痕,若是被有心之人看了去,怕是会有诸多解读,搞不好还会惹上麻烦。

    职业病使然,季悄吟多说了一句。

    她一手捏房卡,一手拎行李箱。倏然转身之际,目光无意识地往大门口瞟了一眼,也就是这一眼,让她整个人瞬间愣住,仿佛被人按下了暂停键。

    过去十多年未曾见到一面,而如今短短十天,却已经见到了第二面。

    隔着一扇透明的旋转玻璃门,一辆黑色宾利适时停下。

    身穿暗红色制服的门童迅速走上前,手脚麻利地开了后座的车门。

    车里下来一个年轻的男人,一身浅灰色条纹西装,身姿料峭挺拔,气场贵胄。不看脸,光看这一身行头也能知道这人是上流社会的宠儿。

    他在三四个人的簇拥下进入旋转玻璃门。随后步入大堂。

    大堂里走动忙碌的员工在见到他之后,自觉退到一旁,主动问好。

    他的目光并未做任何停留,仅仅点头致意。行走间,衣摆随着他坚定沉稳的步伐起落有致,像极了挂钟的钟摆一下又一下。

    隔了数米远,中间隔着来往的人流,他的目光竟往前台这个方向转来,然后准确无误地落在季悄吟身上。

    她很肯定,这道平和悠远的目光是射向她的。

    不过仅仅只维持了一两秒,在她做出反应之前,便已抽离。

    他径直走向左手边的电梯间。

    骤然间,季悄吟被摁了重启键,猛地回过神来,慌忙拉起行李箱跟了上去。

    而宋雁书却已经走进了总裁专用电梯,电梯门即将合上,透过门缝,她隐约看到了一个模糊瘦削的轮廓。

    她停在原地暗自懊恼,如果她刚刚动作快点,也许还能再多瞧两眼。

    不过转念一想,又即刻释然了。她都来海盛应聘了,以后和宋雁书在同一家酒店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总有机会碰面。

    ***

    第二天,笔试在下午三点钟准时开始。

    海盛酒店的高管职位还是非常抢手的。偌大的会议室里,十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士坐在那里埋头答题。而女生只有寥寥四五位。

    酒店行业历来压力大,把女人当男人使,把男人当牲口使,能熬到高管级别的,个个都是精英,抗压能力一流。这几位女生同样不容小觑。

    笔试的题目不算难,季悄吟准备充足,书写自如。

    笔试不过是形式,都是次要的,余下的面试才是重中之重。

    四点钟结束,季悄吟收拾好行李,到前台办理退房。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过几天她还要过来参加海盛的面试。

    ***

    一个小时后,人事部经理万方培拿着十多份简历来到了58层总裁办。

    他恭敬地站在办公室外敲门。

    “进!”一道深醇的嗓音透过门缝传出,清透有力。

    得到首肯,万方培推门而入。

    此时宋雁书正站在落地窗前接电话,指间燃着一截烟,几缕青烟腾腾而上,揉进空气里,将烟草味铺满空旷的办公室。

    他似乎忘了抽,烟灰尽数堆积在尾端,长长的一节,欲落未落。

    清隽挺拔的一抹背影,犹如早春拔节的翠竹,一眼便抓住了其他人的目光。

    “杨珂,宛丘那个并购案我们海盛势在必得,眼下正值关键时候,你一定不能大意。”

    “南岱是我们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密切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

    万方培立在一旁等宋雁书接完电话,他才道明来意:“宋总,刚刚笔试先刷了一轮,我手头这些是进入面试环节应聘者的简历,请您过目。”

    “放桌上吧。”宋雁书背着身指挥,嗓音略微低迷。

    片刻后,他走到办公桌前,将烟摁灭在瓷质烟灰缸里。

    拉开黑色皮椅,整个人慵懒地陷进去。

    卜一低头,他便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容。

    蓝底照片,圆领白衬衫,妆容很淡,五官精致耐看。唇线紧紧压着,不笑,表情寡淡,目光却清澈见底。

    如此保真的照片,不存在任何p图痕迹。照片和人完全能对上。

    视线往下移,看到了她的名字:季悄吟。

    悄吟,这名字念起来怎么有点拗口?

    昨天下午在酒店前台匆匆一眼,见她拖着行李箱,他原以为她是来青陵旅游的,没想到居然是来应聘的。

    应聘的还是客房部经理。

    简历上有她详尽的信息,二十七岁,祖籍宛丘,毕业于宛丘商学院的酒店管理专业,在南岱酒店任职六年,从酒店实习生一路做到了客房部经理。

    相当漂亮的履历!

    看到这里,他不禁又返回去看那张蓝底照片。

    二十七岁,已然不是刚出象牙塔的小姑娘了。又在酒店行业工作六年,竟还有这般干净的眼神,也是稀奇。

    就这样的人,初见那天居然还跟他说她这人天性凉薄,男人千万别爱上她,不然会被甩得很惨。

    光看这双眼睛,怎么着都不像是情场老手。

    宋雁书其实不太喜欢这样的人,太干净,没有欲.望,这也意味着不好收买。

    他快速浏览一遍,放到一旁。随后转向了第二份简历。

    万方培站在办公桌前注视着老总的一应动作,他甚至在心里默默估算着宋雁书看每份简历的时间。

    十多份简历看完,他发现宋雁书看第一份简历的时间花得最多,足足有两分钟。

    而且看完最后一份简历,他又回头拿起第一份简历扫了两遍。

    他心里隐隐有了计较,默默记住了上面的名字。等面试那天重点关注。

    万方培小声问:“后天的面试您出席吗?”

    照理经理以上的职位老总是应该亲自坐镇把关的。但奈何眼前这位用人别具一格,从不以笔试面试的成绩来评判一个人是否真正能够胜任一个岗位。这种流于形式的环节,他历来是不愿出席的。一般全权委托给人事部。

    人事部挑上来的人,能用则用,不能用麻溜走人。而他喜欢从酒店中层挑选干部。破格提拔上来的人往往都能挑起大梁,一般也是他的心腹。

    万方培也就例行一问,并不指望宋雁书真会出席后天的面试。

    没想到宋雁书松开手中的简历,语出惊人,“我跟你去看看。”

    万方培心下惊讶,但面上却并未表现出来分毫。他垂眸淡声说:“好的宋总。”

    ***

    第三天下午,季悄吟如期抵达海盛参加面试。

    一面,二面,三面,在同一天完成。这对于面试者来说挑战巨大。

    一面,二面,季悄吟还算顺利。

    到了三面,她开始有些紧张。因为她很有可能会碰到宋雁书。经理以上的职位,老总一般都是会亲自坐镇的。

    前面两轮刷掉了七八个人,最后留下来四人。四进一,难度系数还是挺大的。

    能扛到三面的,绝非等闲之辈,个个都是精英。

    面试顺序由面试者抽签决定。季悄吟抽到了4号,也就是最后一位。

    其实面试这种事还是越早越好,一鼓作气面完,早死早超生。拖到最后反而压力倍增。

    坐在等候区,季悄吟感觉自己的小腹隐隐作痛,有种强烈的下坠感,尤其难受。

    这种感觉她并不陌生。她算了算时间,应该是姨妈来拜访她了。

    她赶紧去翻包,倒腾空,也没翻出一片卫生棉。

    百密一疏,她暗自懊恼,自己太过大意,居然没有在包里提前备好东西。

    无奈之下,她只好求助酒店工作人员。

    想来运气也算好,眼前刚好路过一个年轻的女服务员。她眼疾手快拽住人家,“不好意思,打扰一下,特殊情况,能帮帮忙吗?”

    年轻的女服务先是一怔,目光下垂,落在季悄吟脸上,认出她就是前两天在酒店前台提醒自己衣领的女客人。

    她眼睛一亮,忙说:“请跟我来。”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85/126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