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杯酒

推荐阅读:御龙沙雕男友是外星alpha当我绑定三次元论坛后一不小心成为星际最强咒术界的泥石流快穿之海后的自我修养[综影视]她先惹我的咸鱼他想开了末世炖咸鱼穿成炮灰后被迫躺赢[快穿]

    第4杯酒

    匆忙解决完,季悄吟再回到等候区。刚好轮到她。时间掐得特准,一分不差。

    她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而入。

    并未如她所想,里面只坐着三个面试官。而本该出现在这里的人不见踪影。

    她心中不免放松下来,那人亲自面试,她还担心自己会紧张出错。

    为首的面试官对着季悄吟和气一笑,“我是海盛酒店人事部经理万方培。”

    她露出笑意,“万经理您好。”

    “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您请。”

    万方培清了清嗓子,开始提问:“季小姐,你了解我们酒店吗?为什么选择我们?”

    ……

    突发情况明显影响到了季悄吟的表现。小腹一阵一阵绞痛,她的脸色越来越白,呼吸愈见厚重,吐字也越发缓慢艰难。

    小腹的坠痛,牵扯到了全身,让她的脑子也变得有些迟钝了。

    不止脑子,就连视线似乎都有些模糊。眼前人影摇晃,看不真切。

    这是三面,人事部经理亲自坐镇,提问自然不会少,就跟炸.弹似的,接二连三抛出来。

    她全凭一口仙气撑着,努力将对方给出的问题回答完。

    她眼看着对面三个面试官的神色逐渐暗沉起来。

    季悄吟的那颗心猛地沉了沉,越发没底了。

    百密一疏,辛辛苦苦准备了这么多天,没想到在姨妈上栽了跟头。她简直郁闷地不行。

    不行,她不能就这么放弃,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必须抓牢。

    面试过半时,季悄吟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撑不住了,她及时叫停:“万经理,咱们能休息一会儿再继续吗?我有点不舒服。”

    万方培明显一怔,当hr这么多年,头一次遇到面试到一半,被应聘者叫停的,说想休息。

    他下意识往屏风后面瞟了一眼,一时间摸不准该怎么处理才好。

    就在此时,手机微微震动一下,进来一条微信。

    宋雁书:【给她十分钟。】

    老总都应允了,万方培他能不答应嘛!

    “那我们休息十分钟可以吗?”

    “可以,谢谢万经理!”

    这十分钟,季悄吟快速调整自己,她找万方培的秘书要了杯热水,缓缓喝完。

    热水入腹,全身回暖,思维和理智也归位了。

    再继续时,她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对于面试官抛出的问题,应答如流,甚至可以说是完美。

    短短十分钟,竟有脱胎换骨之势,令人惊讶。

    三个面试官不由点头,面露满意。

    结束后,万方培的余光扫向季悄吟的简历,淡笑开口:“据我所知,季小姐之前任职南岱酒店,方便问一下离职原因吗?”

    季悄吟眯起双眼,眼神微暗,“一些私人原因。”

    “季小姐是宛丘人,之前也一直在宛丘工作,为什么这次会想来我们青陵?”

    天地良心,这个问题万方培是自作主张为宋雁书问的。他的眼睛可尖着呢!经过以上种种,要说这两人之间没点猫.腻,鬼都不信。

    年轻的女人勾唇浅笑,声线轻柔动听,“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我是来看风景的。”

    在她心里,美男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呐!

    ——

    待玻璃门重重合上,宋雁书才从屏风后走出来。

    灰蓝色西服修身,西装裤勾勒出完美流畅的腿部线条,整个人颀长英挺,如松如柏。

    三个高层忙站起来,毕恭毕敬,“宋总。”

    宋雁书的目光越过下属,转到桌上的简历。

    万方培会意,忙拿起来递给他。

    四份简历他拿在手里,随意翻动几下,视线逡巡,音色低沉,“你们什么想法?”

    三人对视一眼,万方培拿捏着分寸回答:“四人中这位季小姐的履历是最漂亮的,她任职过南岱酒店,经验和资历都是最好的,笔试分数也最高。照理应该是最适合客房部经理的。可惜今天面试上半场表现有些欠佳。”

    宋雁书将那几份简历往桌上一丢,语气波澜不惊,“面试不是高考,犯不着搞一战定输赢那套。我们海盛需要的是真正的人才。”

    万方培琢磨着老总的话音,这么说是定下这位季悄吟了?

    正欲开口说话,年轻男人沉稳的声线突兀地自头顶响起,恰好截住了万方培的话,“背调弄一下,如果没问题的话,给这个程若打电话,通知她下周一过来上班。”

    万方培:“……”

    不是季悄吟么?

    他忙问:“那季小姐呢?”

    “急什么?”宋雁书眼风冷冷一扫,不疾不徐安排:“让程若去公关部,季悄吟还是客房部经理。”

    万方培:“……”

    万方培有些为难,“可程若应聘的是客房部经理,贸然调她去公关部,这怕是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男人抬了抬眸,成竹在胸,“比起客房部,程若的自身条件更合适待在公关部,相信我的判断,她以后会感谢我的。”

    “何况……”他顿了顿,凤眸扫过桌上的简历,“程若做过公关,她有经验。”

    万方培想起程若那张不输女明星的脸,往那一站,瞬间就提升了整个酒店的形象。公关部是整个酒店的门面,每一任的经理必然都是公关部的颜值担当。而程若的颜值完全碾压以往任何一任经理。

    万方培:“那公关部原来的李经理呢?”

    男人双眸粹冰,毫无温度,“开掉。”

    万方培:“……”

    见万方培面色微僵,宋雁书嘴角微动,目光森冷,“怎么,觉得我太狠了?”

    万方培垂下眼帘,“不敢。”

    老总的决定哪里轮得到他来评判。

    他抬起腕表,瞥了眼表盘上的指针,“你们真以为我不知道李莹和vip客户的那点事儿?”

    万方培忙说:“我这就去办。”

    宋雁书叮嘱一句:“做得漂亮些,别让人家认为咱们海盛卸磨杀驴,苛待老员工。”

    交代完面无表情地离开,步调急促。

    留下三个下属面面相觑。

    “年前刚卸了蒋艳,如今又是李莹,海盛的老人差不多都给清理干净了,看来宋总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公关部还好,新经理应该很快就能上手。客房部可全是蒋艳的人,这位季经理怕是要吃些苦头喽!”

    “谁说不是呢,空降兵哪有那么好混哦!”

    ……

    万方培再次打量起季悄吟的简历,看到左上方的蓝底照片,不禁想到了别的。

    这次海盛对外公开招聘客房部经理,而没有从酒店内部直接任命,不止是对高层的清洗,更是想为酒店注入新鲜血液。

    二十七岁的空降经理,搞得定客房部那群老油条么?

    ***

    对于即将面临的悲催命运,季悄吟毫无感知。此刻她正在停车场纠结该如何把车子开出去。

    一辆豪横的敞篷跑车刺喇喇地横亘在中央,无比嚣张,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看了一眼车标,兰博基尼超跑,全球限量款,人家一辆车能抵她好几辆。

    也不知是哪个富二代停的车,没停进车位不说,还把她的出路给彻底堵死了。

    她的小polo夹在一排豪车中间,出出不去,倒倒不了,苦逼又可怜。

    她扶住方向盘转了几次也没把车开出去。

    她的驾照拿了好几年了,平时出库入库也顺手,可就怕遇到眼下这种突发状况。

    何况对方的车太豪横,她随便磕到碰到,都是一大笔维修费。她哪敢随便倒。

    拧开车门,认命地下车,准备去找酒店的保安过来帮忙处理。

    刚把车门关上,还没迈出步子,远远就看到宋雁书和他的助理一起往停车场方向走来。

    他步调沉稳,不疾不徐。行走间,西装衣摆时起时落。

    边走边侧头和一旁的助理说话。应该是在交代公事,助理时不时点点头。

    季悄吟觉得宋雁书的这个助理有些面熟。

    她自小便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尤其是记人。基本上只需一眼她便能够记住。在酒店工作,每天都和形形.色.色的客人打交道。这项本领为她增添了诸多便利。

    大脑快速运转,搜罗,她迅速记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位助理先生——腊月二十八那天,她返程,开车从殡仪馆出来险些和一辆宾利车撞到。对方主动避让,及时给她让了路。

    这位助理先生就是开车的司机。

    看来当时宋雁书就坐在车里。

    季悄吟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毕竟站在宋雁书的角度,他们在殡仪馆有过一面之缘。可她刚刚参加了海盛的面试,会不会有贿赂领导的嫌疑?

    想必他应该早就忘记她了吧?

    思忖间,男人的目光却已经射了过来。

    淡淡的一瞥,波澜不惊,既不显山,也不露水,无声无息。

    两人的目光隔空交接,季悄吟本能地绷直了身体。

    特别没出息,她居然有些紧张。

    或许蓄意接近的那个本身就少了底气。

    她觉得自己应该大方一些。

    她主动走上前,扬起笑脸,正欲出声,谁知下一秒男人就已经快速地抽离掉目光,迈开长腿径直走向那辆嚣张的敞篷跑车,响起低沉冷凝的声线,“保安部今天谁当值,怎么停的车?”

    季悄吟:“……”

    常助理眼皮猛地一跳,即刻接话:“宋总,我马上处理。”

    他退到一边,通过对讲联系保安部。

    季悄吟站在一旁看着,心中暗喜。有人出面替她解决问题,也省得她自己去找保安了。

    她的目光纯澈明亮,弯唇轻笑,“谢谢宋总。”

    宋雁书掀动眼帘,女人穿了条杏色吊带裙,外搭一件薄荷绿小西装。如此清新的颜色并不见得有多抓人眼球,反而衬得她的小脸愈加苍白,缺乏血色。

    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笑,笑容照样楚楚动人。尤其是这双眼睛,并未受到分毫影响,纯净似山涧泉水,明亮如深秋皓月,清寥动人,直抵人心。

    面对这样干净的一双眼睛,好像一切带有目的的审视都是一种亵渎,让人无处遁形。

    男人的视线不着痕迹地上下扫动着,眉梢轻挑,“谢我什么?”

    季悄吟轻声解释:“这辆跑车挡住了我的去路,我的车开不出去,我正准备去找保安呢!”

    宋雁书这才注意到那辆被挤到角落里的小polo,被好几辆豪车围堵住,模样可怜。

    再看了眼跑车的车牌,他不禁拧了拧眉。

    “季小姐这是要去哪儿?”

    “开车回宛丘。”季悄吟听到他的称呼,有些意外,“您知道我?”

    宋雁书毫不避讳,直言:“我看过你的简历。”

    也是,她应聘海盛,而且还是经理级别,人事部肯定会事先知会宋雁书。他会知道自己的名字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宋雁书的目光落在她苍白的面庞之上,眸光微暗,“季小姐的状况怕是不好开长途吧?”

    脸白成这样,明显是身体欠佳,如何吃得消开四个小时的车回宛丘?

    宋雁书不说还好,他一说季悄吟便明显感受到小腹一阵一阵的坠痛,汹涌澎湃。双腿绵软无力,几乎站不稳。

    明明刚刚已经缓过来了,此刻居然又痛了起来。

    原来身体也是这么会装死的。

    大姨妈如此卖力虐她,这个节骨眼若是再开四个小时的车回宛丘,她可能会死得很惨。

    她语气无奈,“看来只好在这边住一晚了。”

    宋雁书微不可察地勾了下唇角,“识时务者为俊杰。”

    季悄吟:“……”

    这句成语是这样用的?

    两人没说到几句话,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年轻保安匆匆忙忙跑了过来。

    “对不起宋总,是我疏忽了。”保安冷汗津津,表情凝重。

    被老总抓到错误,但凡是个人都怕得要死。

    宋雁书抬了抬眼皮,语气清淡,难辨喜怒,“通知车主把车挪了吧!”

    保安连忙说好。

    “走吧小常。”

    常助理赶紧跟上宋雁书。临走之前还不忘多看季悄吟两眼。

    电光火石之间,他认出了季悄吟。

    这一刻,一切的不合常理都有了解释。难怪老总刚才会特意绕到停车场来。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85/126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