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杯酒

推荐阅读:御龙沙雕男友是外星alpha当我绑定三次元论坛后一不小心成为星际最强咒术界的泥石流快穿之海后的自我修养[综影视]她先惹我的咸鱼他想开了末世炖咸鱼穿成炮灰后被迫躺赢[快穿]

    第5杯酒

    宋雁书走出电梯间,隔着办公室的透明玻璃远远就看到秦问那个少爷刺喇喇地窝在沙发上打游戏。

    总裁办的人都认识秦问,每次他过来,秘书们也不敢拦他,任由他大摇大摆地进宋总的办公室。

    年轻的男人坐上皮椅,给自己点了根烟。

    闻到一点烟草味,秦问才注意到宋雁书回来了。

    他忙抬头问:“哥,你刚去哪儿了?等你半天了。”

    宋雁书吞吐烟圈,“刚人事部有个面试,我去盯了盯。”

    秦问:“……”

    “您老还盯面试呢?什么情况?”秦少爷只觉得新鲜。

    宋雁书却不回答,出言微讽:“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秦问:“……”

    “几个意思啊?”秦问不解,“大哥,不带您这样人身攻击的呀!”

    宋雁书开了电脑,调出停车场的监控,转动电脑屏幕拿给秦问看,“你看看你停的车,就你这技术,完全有必要回驾校重考一遍科二。”

    他刚交代下去,保安部那边立刻就把停车场的监控给他传过来了。

    秦问顾不得打游戏了,扫两眼电脑屏幕上的画面,赶紧给自己辩解:“冤枉啊哥,这车可不是我停的,我的车借给朋友开了。”

    宋雁书:“哪个朋友?”

    秦问:“楼逸。”

    宋雁书迅速想起一张浪荡公子哥的脸,声音蓦地沉了沉,“你离楼逸远点,那人不上道。”

    秦问:“没深交,就酒肉朋友。”

    “那你借车给他?”

    “我俩换着开,他前不久刚搞了辆劳斯莱斯,我图新鲜,开两天试试手感。”

    男人轻嗤一声,“你家车库都停了多少辆超跑了,还差这一辆?”

    “别人的车,和自己的车,那能一样吗?”

    “这个点过来找我干嘛?”宋雁书身体前倾,往烟灰缸里抖了抖烟灰。

    “给我家太后娘娘传懿旨来了,她的婚礼打算搁咱们海盛办。”

    宋雁书“呵”了一声,“小姨可真讲究,三婚还要大操大办。”

    秦问没好气地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太后娘娘,她这人特注重仪式感。别说三婚了,就是四婚,五婚她也得大操大办。”

    “婚期定了?”

    “今年六一。”

    “还有三个月呢!”

    “这不是匀出时间让你提前准备嘛!”

    “放心吧,铁定满足小姨的仪式感。”

    ***

    晚上,季悄吟在酒店餐厅勉强喝了半碗红豆粥。姨妈狂虐她,食欲大减,喝粥也只为垫下肚子。

    她痛经有些年了,也看过中医,喝过中药调理过,可惜效果不佳。

    倒也不是每个月都这么难熬,一般压力大,睡眠不佳的月份,她就容易痛得厉害。每次都要吃布洛芬缓解。

    于是她去了趟药店,买了盒布洛芬。顺带拿了一包姨妈巾。

    姨妈提前造访,她毫无准备,下午面试还是酒店的服务员借了两片姨妈巾给她应急。

    买好东西返回酒店。

    进入1号楼大堂,刚刚拐过前台,即将踏进电梯间。身后突然转来一记重力,伴随着一股浓烈刺鼻的酒气卷进鼻腔。

    季悄吟本能地重心不稳,高跟鞋瞬间移位,往前一阵趔趄。

    她好不容易才稳住身体,没摔个狗啃泥。转头立马看到一个年轻男人,手里拿着手机和车钥匙,身穿骚气的花衬衫,眼神迷离又浪荡。

    很显然,他有些喝醉了。

    男人见到季悄吟不由眯了眯眼,一双桃花眼轻挑又危险,赤.裸直白的视线将女人自上而下扫视一遍,俨然是猛兽遇见了自己心仪的猎物。

    瞧瞧,多漂亮的美人!腰是腰,胸是胸,吊带裙下双腿长且直,风光无限旖旎。

    卜一开口全是酒气,嗓音轻浮,“小美女,喝酒吗?”

    说着就踉跄地往前走,大有要跟季悄吟搭讪的架势。

    季悄吟在酒店工作六年,见多了这种醉酒调戏女孩的客人。

    眼前这位一身名牌,手里的车钥匙还有兰博基尼的标识,多半也是个浪荡的富二代。

    季悄吟对这种人天生就没有好感。她自发退后两步,和醉鬼拉开距离。

    谁知这人毫不收敛,反而肆无忌惮地大步冲向季悄吟,唇角勾起放肆的笑,“小美女别害怕呀!哥哥可是好人!”

    季悄吟有些怕了。她不怕醉鬼,却怕这种借着酒劲调戏女孩的富二代。这种人平时放浪形骸惯了,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举动来。

    见势不妙,拔腿就跑。

    然而还没跑两步,直接撞进另一具温热的怀抱。一阵巨大的冲击力,头晕目眩,五指一松,手中的黑色塑料袋径直掉在地上。里面的布洛芬和姨妈巾也滚了出来。

    衣料下是清淡熟悉的木香,让她本能一颤,条件反射地愣在原地。

    “季小姐?”熟悉的男声经头顶响起,低沉而清润,带着一股神奇的力量,莫名能安定人心。

    季悄吟霍然抬头,对上一双明亮深邃的琥珀色瞳仁。

    她定了定心神,喊人:“宋总。”

    “小心点。”宋雁书把人扶正,“什么事儿这么着急?”

    季悄吟来不及回答,身后放荡不羁的男声早已逼近,越来越清晰,“小美女你怕什么呀?哥哥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给个面子好不好?”

    宋雁书凤眸一扫,认清状况,立刻将季悄吟拉到自己身后。

    他挡在她面前,音色沉冷,“楼三少今天是喝了多少?”

    此话一出,对面的男人霎时止步。他抬起头,迎上宋雁书的视线,正色道:“也没喝多少,两杯白的。”

    季悄吟看得分明,这家伙眼底一片清明,哪还有半分醉意。

    果然是借酒搞事的渣男。

    “依到楼少的酒量,两杯白的就醉了?”宋雁书眸光幽暗,嗓音沉凉。

    楼逸没个正形,胡扯一通,“年纪大了,最近酒量不行了。”

    “酗酒伤身,既然三少年纪大了,还是切莫贪杯才好。”

    楼逸:“……”

    这话犀利又直白,还真是半点情面不留。

    楼逸的脸顿时黑了好几度。

    “楼少,你等等人家嘛!走那么快干嘛呀?”

    不多时楼梯间传进一个娇滴滴的女声,听得季悄吟一阵恶寒,鸡皮疙瘩一下子全竖起来了。

    一个长腿大胸的女人,顶着一张千篇一律的网红脸迅速闯入众人视线。

    一见到楼逸,她整个人直接扑了上去,双手搂着男人,恨不得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太坏了你,都不等等人家。”

    “谁叫你走得那么慢的,下次再这么磨蹭,我就把你丢了。”

    “人家不会了辣!”

    那黏腻的样子简直不忍直视。

    楼逸揽住美女纤细的腰肢,转身跨进vip专用电梯,冲宋雁书挑眉一笑,“先走了宋总。”

    电梯门缓缓合上,楼逸透过门缝最后看了一眼季悄吟的脸。

    多么漂亮特别的一张脸蛋,比起身侧的这张网红脸,不知道精致了多少。

    可惜刚刚没得手。

    思及此,楼逸徒然松了手,嫌弃地推开紧贴着他的女人,冷淡道:“自己站!”

    ——

    见渣男离开,季悄吟这才松了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谢谢宋总。”她由衷感激。

    可宋雁书的视线却没在她身上,而是在地上。

    她一低头便看到了自己散落在地的布洛芬和姨妈巾。

    她脸一红,忙蹲下.身去捡。可对方明显比她更迅速,火速捡起了她的东西。

    宋雁书先捡了布洛芬。手指再触到那团粉色包装时,他下意识愣了愣。

    想起她下午面试的表现,一切都有了解释。难怪脸白成那样。

    他捡起,装进塑料袋,再拿给季悄吟,一气呵成。

    那只漂亮的手,指节纤长,白皙硬朗,干燥而富有力量感。

    季悄吟不由想起了那天在殡仪馆,他给自己点烟的情形。打火机在他手里“咔嚓”一声,蓝色火苗扑腾燃起。

    随后他便立刻收了手,当时她只捕捉到恍惚的一记白。

    这双好看的手可以点烟,可以书写,可以画画,可以做任何赏心悦目的事情,怎么可以拿她的姨妈巾?

    男人只是拿她的姨妈巾,可似乎轻易就攥住了她的神经,心中不免掀起万千风暴。

    季悄吟僵硬地站直身体,耳根潮红一片,老脸发烫。

    宋雁书却面色如常,神态自若,丝毫没觉得异样。

    “谢谢。”她接过自己的东西,掂在手里。

    “不客气。”他与她错开,径直离开,留给她一道颀长英挺的背影。

    ***

    两天后,万方培拿着一份资料匆匆去了总裁办。

    办公室空荡无人,老总不见踪影。

    他扬声问总裁办的张秘书:“咱们宋总人呢?”

    张秘书的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告诉他:“宋总出去见客户了,不在公司。”

    万方培神色忧虑,“宋总什么时候回来?”

    张秘书摇摇头,“不清楚,他吃过午饭就出去了,快三个小时了。”

    见万方培面色凝重,张秘书忙问:“万经理,您手头的事儿急吗?要是急得的话我给常助理打个电话问问?”

    “事倒是不急,就是有些棘手。”万方培紧了紧腋下的资料,“我先回去,宋总一回来你马上通知我。”

    张秘书把人送出总裁办,“万经理放心,我替您留意着。”

    万方培堪堪走到电梯间,红色数字不偏不倚正巧跳到58,机器停止运转。

    下一秒,电梯门应声而开,宋雁书率先从里面走出来,澄亮的皮鞋几乎能照出人影。

    万方培眼睛一亮,忙迎上前,“宋总,我正找您呢!”

    宋雁书转了转手心里的手机,低沉声线浮在稀薄的空气里,清透异常,“什么事儿?”

    “两位新经理背调的事儿。”万方培手里捏一份资料,装在蓝色文件夹里,薄薄的几张纸,上头内容详尽。

    “去办公室说。”年轻的男人走在前面,步调沉稳有力。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办公室。

    宋雁书往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姿态慵懒随性,“背调有问题?”

    万方培“嗯”了一声。

    “谁有问题?”

    “季小姐。”

    果然宋雁书浓眉微拧,当下便问道:“具体什么问题?”

    万方培心中忐忑,可事关季悄吟,这事儿又不得不说。

    他抬手抹了把脑门上的虚汗,将手中资料递上前,“据说季小姐这次从南岱离职蛮不光彩的,说是插.足了领导的婚姻,被正宫胁迫不得已才离职的。”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85/126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