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杯酒

推荐阅读:御龙沙雕男友是外星alpha当我绑定三次元论坛后一不小心成为星际最强咒术界的泥石流快穿之海后的自我修养[综影视]她先惹我的咸鱼他想开了末世炖咸鱼穿成炮灰后被迫躺赢[快穿]

    第8杯酒

    第二天重复第一天的工作,重点准备新加坡旅游团的事项。

    连续一周,季悄吟都处于一个极度忙碌的状态,一整天泡在酒店不说,晚上还要加班到很晚。

    她适应能力非常强,三天就熟悉了酒店的各项业务,以及客房部的工作。一周以后完全上手。

    并且还将前任经理蒋艳遗留下来的问题做了大致的梳理,然后一样一样解决。

    从过去那些报告,文字资料、数据,以及员工口中,季悄吟对这位前经理多少有了点认识。毫无悬念,这是一位非常有能力的女性,不论是才干、手段和魄力都没话说,还深受员工爱戴。

    一位如此优秀的高管,宋雁书却将人家降职外调了。季悄吟私下打听过,却没打听出内幕。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海盛客房部是她季悄吟的天下。别的妖魔鬼怪都得靠边站。

    一大早季悄吟抽查客房,陪她的竟是吴佳丽,一身笔挺整洁的服务员制服,精神抖擞。

    她的脸上当即闪过几丝讶色,“怎么是你?”

    吴佳丽轻轻一笑,“我前台轮完了,今天开始轮客房。从现在开始我就跟着季经理您混了。”

    吴佳丽是年初刚进海盛的实习生,所有的实习生会在专人的带领下将前厅、客房、后厨等一应岗位全部轮一遍,最后才转正。

    季悄吟抬了抬眼皮,“那别磨蹭了,带上你吃饭的家伙陪我一起去查房。”

    “好嘞!””吴佳丽忙拿起纸笔,追上季悄吟的脚步。

    两人一起去了7号楼,乘员工电梯上顶楼,先从顶楼的vip客房开始查起。

    “花瓶里的花换一下,栀子花花香太浓郁,怕客人不适应,换成绣球和小雏菊。”

    “这台景泰蓝时钟挪个位置,放到显眼的地方去。”

    “床单四个角有褶皱,赶紧通知洗衣房换一套!”

    “顶灯光线不足,通知工程部抓紧时间来维修!”

    ……

    季悄吟一边指出问题,吴佳丽埋头往笔记本上麻溜记上。

    她工作一向细致,连一块地毯都不放过,一定要亲自检查一遍才放心。

    见差不多了,她扬起下颌,率先走出了客房,“走吧,下一间!”

    走廊里欧式树脂壁灯成排亮着,光线慢慢推移,摇摇晃晃。高跟鞋踏过柔软的地毯,仿佛置身云端,竟没发出任何声响。

    吴佳丽面露感激,“季经理,那天谢谢你哦!一直来不及跟你道谢。”

    季悄吟脚步微顿,扭头看对方,“谢我什么?”

    吴佳丽小脸发红,声音明显低了好几度,“就是那天在前台,你提醒我衣领的事儿。”

    她了然一笑,“你们小年轻情到浓时,难免折腾过火,我也能理解。但酒店有酒店的要求,仪容仪表最是重要,有些东西千万别再出现了。”

    “季经理你说的我都记住了,以后绝对不会再犯。”

    “佳丽,你犯不着谢我,我面试那天你不也帮了我么,咱俩扯平了。”

    提起这个吴佳丽不免感慨:“季经理,第一次在前台见到你,我就觉得你好漂亮,气质特好。我和小杨都看呆了当时。那会儿我还当你是哪个明星来着。没想到没过几天你就成我领导了,太神奇了吧!”

    季悄吟不由失笑,“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么的奇妙啊!”

    吴佳丽直点头,笑眯眯道:“谁说不是呢!”

    “佳丽,你先回去吧,我去找下周师傅。”抽查完客房,季悄吟还要跑一趟后厨,和厨师长周忠商量一下新加坡旅游团的伙食问题。

    “好的,季经理!”吴佳丽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子,活泼明朗,毫无心事,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单纯的像是一张白纸,脸上的笑纯真无邪。

    看着吴佳丽脸上的笑,季悄吟仿佛看到了六年前的自己。那会儿她刚进南岱,青春洋溢,活力四射,身上永远有那么一股纯真敢拼的劲儿,每天的工作又累又繁琐,可她依旧乐呵呵的,从不知愁为何物。

    凌湫恒说过他就是因为她身上这股子拼劲儿才招她进南岱的。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股拼劲儿没了,脸上纯真无畏的笑容也消失了。

    不知为何,此刻季悄吟心底竟生出几丝怅然。大概是悼念自己逝去的青春吧!

    ——

    来到后厨,季悄吟没想到宋雁书和程若居然也在。

    宋雁书正坐在一旁和厨师长周忠谈事情,姿态闲适,表情放松。

    而程若则毕恭毕敬站在一旁,安静地等人。

    落地窗外的阳光俏皮地掉进室内,男人整个人陷进朦胧的光影里,轮廓却尤其清晰。白衬衫淌满日光,被晕出浓重的失真感。

    眼前俨然就是一幅大师笔下精雕细琢的油画,线条流畅,笔笔精致。

    就这样的人间极品,一眼便能捕获他人的目光。

    季悄吟不着痕迹地打量几眼,越看越不知满足。若不是碍于旁人在,她必然要一饱眼福不可。

    喜欢一个人总有一层浓厚的滤镜,他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她都觉得是赏心悦目的。

    季悄吟悄悄走上前,轻轻拍了拍程若的肩膀,压低声音问:“程大美人,你搁这干嘛呢?”

    见到季悄吟,程若立刻露出笑脸,“过段时间中峻的盛总要入住我们酒店,我正准备找咱们宋总探讨一下接待事项呢!没想到他先来了后厨。我能怎么办,只能等喽!”

    她看着季悄吟,“你呢?也来找宋总?”

    季悄吟摆摆手,“我来找周师傅。”

    “那就先等着吧!这俩估计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

    她语气惊讶,“这么多事要说啊?”

    “可不是么!都说了二十来分钟了。”

    程若撩了撩额前散落的一缕刘海,“你怎么样啊悄吟,工作还顺利吗?”

    “每天忙得不可开交,连觉都不够睡。”季悄吟摊摊手,一副被虐成狗的可怜模样。

    “咱俩难兄难弟,我手头也一堆事儿呢!焦头烂额,头都大了。”程若一见季悄吟就忍不住倒苦水,“以前待在小酒店,每天盼着能进大酒店挣大钱。真进来了,发现这还真不是人待的地儿,太特么累了,整天受虐!”

    季悄吟倒是看得很开,笑眯眯地说:“工作嘛,虐着虐着就习惯了。”

    程若:“……”

    程若的眼角眉梢染上笑意,“还是悄吟你心态好!”

    宋雁书和周忠聊完,见两位美女经理都在一旁侯着,想来都是有公事找他。

    季悄吟和程若并排而立,几乎是条件反射,他的视线径直投向了季悄吟。眼睛越过大脑,先做出了反应。

    这位季经理今天穿了件米白色绸质衬衫,领口系蝴蝶结,露出一小截白皙漂亮的锁骨,莹润透明。

    藏青色的制服半裙款式简约,整个人看上去知性漂亮,极其具有职业女性的干练爽利。

    明明都是统一规整的工作服,她穿总有与众不同的效果。

    他自发走到季悄吟面前,“找我有事儿?”

    季悄吟摇摇头,“我找周师傅。”

    说完指了指程若,“是程经理找您。”

    宋雁书:“……”

    程若忙接话:“宋总,我找您聊聊中峻盛总的接待问题。”

    年轻的男人闻言点点头,“去我办公室说。”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后厨。

    季悄吟紧紧盯着那抹瘦削英挺的身影拐过门廊,不见踪迹。

    “回神啦季经理!”一旁厨师长周忠双手抱臂,眉眼含笑,忍不住调侃。

    他今年四十岁出头,身材发福,挺着啤酒肚,笑起来像是一尊弥勒佛,一团和善。

    季悄吟轻咳一声,下意识摸了摸鼻子,煞有其事地说:“程经理真漂亮呐!”

    周忠笑得高深,直言不讳,“怕是咱们宋总更帅吧!”

    季悄吟:“……”

    季悄吟暗自后悔自己刚才表现得实在太明显了,一眼就被周忠给看出来了。一时间小脸微红,耳根发烫。

    “季经理你别害羞呀!咱们酒店这些女员工就没人不喜欢宋总的,你又不是第一个。”周忠瞅着季悄吟泛红的耳根,鼓励道:“宋总还单身,你们这些年轻小姑娘都有机会!”

    季悄吟:“……”

    “周师傅你就别打趣我了,我来找你说说旅游团的伙食问题。”

    ***

    午休过后,季悄吟点了下午茶。

    外卖小哥分了两批才把几十杯奶茶送去客房部。

    人心嘛,该收买还是要收买的。至于成效如何,季悄吟并不在意。

    她扬声招呼道:“这段时间大家辛苦了,我请大家喝下午茶。”

    “谢谢季经理!”众人面露喜色,一人一杯陆续拿走。

    最后还剩两杯杨枝甘露,季悄吟挑了其中一杯拿给何君,“何领班,这几天你一直陪着我忙前忙后的,真是辛苦你了。”

    何君笑着接过,“季经理太客气了,这本就是我的工作。”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没你的协助,我没那么快上手。”季悄吟由衷感激。

    分完奶茶,她踩着高跟鞋回了办公室。

    望着季悄吟离去的身影,何君捏住吸管,低头吸了一口。

    杨枝甘露倒是她喜欢的。

    服务员王英面露不屑,凑到何君耳旁吐槽:“君君你看看,这位一上来就收买人心了。都是以前蒋经理玩剩下的那套。”

    何君闻言不由皱眉。

    她冷声道:“王姐,喝着人家的奶茶就少说两句。你要是有意见,大可不喝。”

    王英瘪瘪嘴:“不喝白不喝。”

    ***

    新加坡的一个高级旅游团,全团三十六人,浩浩汤汤,都是冲着江南美景来的。

    这算是短期内海盛的大事儿。也是客房部的大事儿。

    宋雁书特意在微信里跟季悄吟提了旅游团的事儿,看上去十分重视。又像是故意给她布置任务,考验她的能力。

    季悄吟总得卖力把任务做好。

    她准备充分,顺利完成。

    当天中午,和和美美地送走旅游团,季悄吟暗自松了口气。

    旅游团离开的那天,季悄吟值晚班。

    她一个人在酒店的各栋楼里跑来跑去,又是抽查员工服务,又是填写检查报告的。

    很累,但也充实。

    好不容易忙完,她披上一件大衣去了2号楼自带的后花园。

    2号楼是中式客房,花园里草木葱郁,亭台楼阁,假山喷泉,满目繁华。

    倒春寒,夜间气温极低,寒意四下流窜,如影随形。

    冷风一吹,季悄吟的脑子这才获得了短暂的清醒。终于不那么累了。

    她坐到凉亭底下,脱下了高跟鞋,解放自己的双脚。

    五厘米的高跟鞋穿在脚上穿了一整天,脚踝和脚趾无不透着酸疼。

    人忙起来就不会感到困。可一旦闲下来,那真是完全扛不住困。困意汹涌澎湃,直逼而来。

    她靠着凉亭的柱子,一不小心就打起了盹。

    ——

    宋雁书来到凉亭时,远远就看到季悄吟靠着柱子,整个人趴在上面,俨然就是一只笨拙的树袋熊。

    凉亭旁随意悬挂几盏禅意佛手灯,灯光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轻轻淌过她衣裳,一半载满昏黄,一半陷入幽暗。

    她清秀漂亮的脸上无不写满疲惫。双目微阖,表情慵懒,昏昏欲睡。

    宽松的大衣罩在制服外面,将她的身形愈发衬得玲珑娇小。那么小小的一团,瑟缩在一起,模样楚楚可怜。

    根据酒店的规定,客房经理值晚班时,是可以到前台开一间客房供自己休息的。这姑娘不去客房休息,反倒跑来凉亭打盹,也是新奇。

    三月初的天气可一点都不暖和,尤其还是在夜间,气温直降,寒意丝丝入骨。她怎么一点都不怕感冒的?

    如果被外人看到,该说他们海盛苛待员工了。

    很奇怪,酒店这么大,以往除去每天的晨会,一天之中宋雁书基本见不到客房部经理。除非特别召见。

    可自打季悄吟出任海盛的客房部经理以后,他总能在酒店的各个地方见到她。有时是大堂,有时是电梯,亦或是客房和花园。

    她小小的身影总是不断奔忙,拿着对讲机说话;微笑着向客人答疑解惑;带着手底下的服务员抽查客房;甚至亲力亲为地去检查走廊上的一块地毯。

    这种感觉实在太神奇了。好像自打殡仪馆见过一面以后,这过后的许多日子他总能频繁见到她。

    也不知是凑巧,还是她总是格外吸引他的目光。

    思及此,宋雁书的心思微妙地转了转,像是晚风拂过海面,吹皱了海水,飘起了涟漪。

    不带任何迟疑,他掐灭手中的烟,信步朝凉亭里的那个人走去。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85/127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