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杯酒

推荐阅读:不叙深情穿进男频文的白月光和炮灰he了我在古代养夫郎强夺高冷仙君后,我渣了他郁先生他陷进去了天下女帝(快穿)皇姐是朵黑莲花旺夫男寡[穿书]成为主角们的好大哥后我在人间开客栈

    第9杯酒

    季悄吟倒也没完全昏睡过去。她睡得很浅,尚有知觉,也一直留心着周围的动静。

    熟悉沉稳的脚步声一响起,她的双耳便成功地捕捉到了。

    倏然睁眼,同样熟悉的面孔早已近在咫尺,一股淡淡的木香萦绕在鼻尖,纠缠她的呼吸。

    而此刻男人的手正垂在半空中,不知道要做些什么。

    “宋总!”她猛地一惊,霍然起身。

    动作太过仓促,连鞋也忘记去穿,赤脚踩在水泥地面上,一股冰凉的触感迅速渗透皮肤,攀延上脚心,震得她忍不住皱了皱眉。

    女人的这双脚可真漂亮,脚趾圆润透明,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车厘子红的指甲油鲜艳欲滴。犹如坠入莹润白玉里的一滴血,格外醒目。

    古时女子最是看重一双纤纤玉足,若是被陌生男子看了去,那可是要以身相许的。

    现代人当然不似古代人那般古板守旧,但女人的脚落到男人眼中,总归还是带了点别的色彩。

    男人目光如炬,半晌未曾移开。

    季悄吟察觉到,脸色一慌,赶紧把高跟鞋穿上。

    下一秒就扯出甜美的微笑,佯装淡定,“宋总,您怎么在这儿?”

    “我出来抽根烟。”宋雁书不着痕迹地收回自己的手,音色平淡无波,“本想叫醒你的,晚上这么冷,别在这里睡,容易感冒。”

    季悄吟抬手揉揉酸涩的双眼,嗓音明显透着一股倦意,“没想在这里睡,就是有点犯困。”

    说完又俏皮地笑起来,“您可别扣我工资呀!”

    不笑时明明是个清冷佳人,可一笑起来又明艳灿烂,像个发光发热的小太阳。她的笑容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能够轻易驱散掉旁人所有的疲惫。

    就她这样的笑容,任凭再难缠的客人在她面前应该都发作不了吧!

    宋雁书静看她,一抹微笑在唇角缓缓绽放,“我是那种苛刻的老板?”

    季悄吟笑着摇摇头,“那倒不是。”

    “值班很累?”

    她实诚地点点头,“有点。”

    “你以前在南岱有这么累么?”

    “差不多的。只不过我现在刚入职,很多事情还没上手,等上手以后,应该就不会这么累了。”

    “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不下班啊?”

    “今晚歇在酒店。”

    季悄吟“呀”了一声,“那我得赶紧安排人给您收拾房间。”

    宋雁书在9号楼顶层有一套常备的总统套房,只不过他平时很少住而已。

    一般他要入住,常助理都会提前通知客房部安排。

    而今天,季悄吟并未收到常助理的通知。

    “太晚了,别折腾员工了,随便开个房间吧!”

    季悄吟眉眼弯弯,笑意盛满眼窝,眼尾透着光,“宋总,您太为员工着想了。”

    宋雁书但笑不语。哪里是为员工着想,分明是为她着想。省得她大晚上还跑来跑去。

    两人在凉亭安静地待了一会儿,季悄吟还得继续值班。

    她拢紧身上的大衣,轻声开口:“宋总,我要回去值班了。您现在要休息吗?我去给你安排客房。”

    男人闻言轻轻点头,“辛苦季经理了。”

    两人并排往回走。

    花园寂静,四周悄然蓄起了潮气,月亮昏昏欲睡。

    曲径通幽,路灯暗淡昏黄,光线千束万束。

    两人踏着路灯往回走。灯火被琉璃灯罩分割,变得细碎,从季悄吟的耳际、眉心、脑门逐一擦过,最后落在她乌黑的发顶,似有晶莹雨露凝结在上方。

    宋雁书在她右耳耳侧看到了一枚鱼尾发夹,一串珍珠在暖橙的灯下莹润剔透。

    走到巉峻的假山旁,两人的身形完全被遮挡住,在地上投下狭长静谧的影子。

    宋雁书突然拉了下季悄吟的手腕,对她做出噤声动作。

    她心中一怔,不免停下脚步。

    无意偷听别人讲话,却委实听到了一些不该听的。

    两个女声,一重一轻,一个年轻,一个老成,断断续续的说话声从假山后面传来,被夜风送进耳中,清晰异常。

    “蒋经理明明那么好,可宋总却要将她降职外调,再招进来一个劳什子经理,二十七岁的黄毛丫头,她懂什么呀她?比起蒋经理差远了!”

    “雅茹,我还听说这季悄吟做三,被原配逼得辞职,在南岱混不下去了,才跑来我们海盛的。渍渍渍,真是了不得哦!”

    “王姐,这话你千万别乱说哦!”

    “我哪里乱说了,这是真的好不啦!我宛丘有个亲戚就在南岱工作的,她亲口跟我说的,这还有假?”

    “最可怜的是咱们君君,本来最有希望升经理的,这个季悄吟一来,完全没戏!你说君君得多憋屈呀!兢兢业业为酒店工作这么多年,到头来全为他人做嫁衣裳!”

    “王姐,这话你也就跟我抱怨抱怨,千万别在何领班面前说,她本来就够难受的了……”

    “走吧王姐,该进去了……”

    ……

    很快声音远去了,不见踪迹。

    季悄吟多少有些尴尬,毕竟她就是被人议论的那个。而且宋雁书就站在自己跟前。

    从南岱离职她自问问心无愧,可没想到流言难尽,还是传到了海盛。

    她弱弱张口:“那个宋总……”

    宋雁书明显不在意,截住她话:“不用解释。”

    季悄吟:“……”

    季悄吟哑然失笑,“我没想解释,是您拽着我手……”

    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她根本就不在意,连解释都不屑。

    宋雁书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还抓着季悄吟的手腕没放。隔着衣袖,那么纤细的一只,他似乎能感受到衣料下皮肤的某种温热。

    他赶紧松开,“抱歉。”

    走进电梯间,季悄吟主动摁了上行键。

    没过一会儿,电梯下降到一楼。

    宋雁书先跨进电梯,季悄吟紧随其后。

    机器运转的声响在清冷寂静的空间里显得尤其清晰,声声入耳。

    男人率先打破了一室沉寂,“季经理,客房部的人你使唤不动?”

    季悄吟赶紧摇头,“不会。”

    “要是真碰到那么一两个使唤不动的,该开就开,不必留情面。”

    “我有数的宋总。”

    “何君是不错,但担任客房部经理还不够格。何况,她和她的师父太像了。她如果是个聪明人,她就应该清楚这点。”

    “嗯。”季悄吟盯着面前不断跳转的红色数字,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男人有所察觉,“有什么话就说吧!”

    “我翻看过之前蒋经理的报告,也从员工中了解过一些,她各项能力都没得说,深受手下人爱戴,您为什么还要将她降职外调?”

    “季经理这么聪明,难道真的猜不到吗?刚才的情形你也看到了。”宋雁书微微眯了眯眼,温淡的目光汇聚一团,视线范围内,电梯镜面上映出年轻女人匀称窈窕的身材,露在短裙外的两条腿纤细修长,脚踝莹莹如白玉。

    他冷不丁又想起了刚才的那双纤纤玉足。

    季悄吟默然垂首,“我明白了。”

    前经理蒋艳不论是决策力还是执行力她都非常强,单论能力,她几乎在季悄吟之上。但她不够心狠,也太护犊子,导致客房部老人报团严重,新人融不进去,海盛需要的是一个合格冷漠的高管,而不是员工的保/护/伞。

    至于何君,她是蒋艳一手带出来的人,在管理方面难免会步蒋艳后尘。且不论她自身能力还不够,就算够,宋雁书照样不会让她上.位。不为别的,就为客房部不能出现第二个蒋艳。

    季悄吟终于明白宋雁书招她进海盛的原因了。

    ***

    第二天整个酒店的员工都惊呆了。宋雁书昨晚居然没有住进9号楼顶层的总统套房,而是歇在普通的vip客房。

    早晨客房部开完会,吴佳丽姑娘忙不迭逮住季悄吟开问:“季经理,昨晚咱们宋总真没住顶层总统套房?”

    季悄吟手里捏着一只黑色签字笔,在一张检查单上勾勾画画,听见吴佳丽的话,下意识“嗯”了一声,温声道:“还是我帮宋总开的房间,8号楼9109客房。”

    “天呐,咱们宋总这是怎么了呀?连总统套房都不住了呀!”

    “宋总说太晚了,省得让员工收拾总统套房。”

    “哇塞,咱们宋总也太体贴咱们客房部了吧!呜呜呜,好感动!”

    “季经理,自从您来海盛以后,宋总对咱们客房部都优待多了。您真是我们客房部的福星!”

    季悄吟:“……”

    她催促道:“行了别拍马屁了,赶紧工作吧!”

    “收到!”吴佳丽立即精神抖擞,化身合格搬砖人。

    临出会议室,还递给季悄吟一袋威化饼干,笑嘻嘻地说:“给您垫肚子,我看您忙起来都来不及吃饭。”

    小姑娘的好意,她欣然接受。

    这时对讲响起,传来一个年轻焦急的女声,险些快哭了,“季经理,6号楼2203客房有客人投诉。”

    季悄吟:“……”

    还真是一刻不得闲!

    她忙问:“怎么回事?”

    “客人说浴缸有异味。”

    “那就给客人换房间。”

    “已经换了好几个了,都不满意,嚷嚷着要投诉。”

    得,又是一个难缠的客人!

    她沉声撂下话,“先安抚客人,我马上过去。”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85/127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