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杯酒

推荐阅读:御龙沙雕男友是外星alpha当我绑定三次元论坛后一不小心成为星际最强咒术界的泥石流快穿之海后的自我修养[综影视]她先惹我的咸鱼他想开了末世炖咸鱼穿成炮灰后被迫躺赢[快穿]

    第10杯酒

    季悄吟不敢耽搁,踩着高跟鞋飞奔至2203客房。

    2203客房的客人是一位中年女人,四十来岁,长了一张不好对付的脸,面相刻薄。

    而负责2203客房的是服务员张雅茹,一个二十二的姑娘。

    小姑娘脸皮薄,面对难缠的客人,眼角微红,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着实可怜。

    一见到季悄吟,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把扑过去,“季经理你来啦!”

    季悄吟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示意她往角落里站。

    然后迈开步子走上前,扬起无懈可击的职业微笑,“赵女士你好,我是客房部经理季悄吟,您有什么诉求请跟我说。”

    赵女士双手抱臂,立在床边,轻蔑地打量两眼季悄吟,“你就是经理?”

    季悄吟垂下眼帘,“是。”

    女人一把攥住季悄吟,将人往卫生间带,“既然你是经理,来,你来闻闻这个浴缸是不是有一股霉味?这小姑娘还一个劲儿说没味道,真当别人鼻子失灵呀!”

    季悄吟凑近浴缸,仔细闻了闻,并没有闻到赵女士所说的霉味。

    但客人既然说有,那就是有的。顾客是上帝,不管怎样都得顺着顾客的意思。

    “赵女士您请放心,我们酒店的浴缸都是经过高温消毒的,卫生这块您大可放心。只是近来阴雨连绵,室内难免会有点潮气。您看这样好不好,您是商务大床房,我给您升个房型,换成豪华大床房如何?”

    一听升房型,这位赵女士的脸色总算有点缓和了。她趾高气扬地抬了抬下巴,“那就换吧!”

    季悄吟立刻抽调出一间豪华大床房,亲自将赵女士迎进去。

    “赵女士,您再闻闻这间客房的浴缸,看看还会不会有异味。”

    赵女士走进浴室,象征性地闻了闻,冷声说:“可以了。”

    季悄吟态度恳切,“实在抱歉赵女士,由于我们的失误,给您造成了不好的入住体验。”

    赵女士忙不迭把人轰出门,“你们可以走了,我要休息了。”

    季悄吟颔首微笑,“祝您入住愉快!”

    下一秒客房门利落地合上。

    季悄吟脸上的笑容光速卸掉,眼神淡漠。

    张雅茹不解地问:“季经理,浴缸真有异味吗?”

    季悄吟挑了挑眉梢,没好气地说:“哪里有味道,碰瓷罢了,想升房型。”

    张雅茹:“……”

    难怪换了个好几个房间都不满意,非得投诉。敢情是想碰瓷。

    张雅茹冷冷一笑,忍不住吐槽:“既然都舍得住五星级酒店,还不舍得花那几块钱升房型啊?住不起贵的,你就去住便宜的嘛!干嘛来碰瓷呀!”

    她摆摆手,“行了,少说两句,工作去吧!”

    ——

    解决完,季悄吟继续抽查客房。

    18层一整层楼的客房都是服务员王英负责的。

    王英今年三十五岁,单身离异,家里有个七岁的女儿,正在读小学一年级。

    她穿着米色工作服,傲慢地立在一旁。脸上没有任何见到顶头上司该有的恭敬。

    季悄吟倒也没为她的傲慢无礼而感到生气。她知道王英不待见自己,毕竟她可是何君的表姐。在她眼里,就是自己抢了何君的经理职位。

    她半蹲在地上,正在抽查客厅的地毯。

    上好的新疆羊绒地毯,素净的蓝白条纹,给人一种沉稳安静的感觉。

    季悄吟将地毯翻了个面,从中抽出一根纤长的头发丝,沉声开口:“王姐,地毯换一张。”

    王英不为所动,满不在乎道:“一根头发丝而已,拿掉就行了,犯得着重新换一块地毯么?”

    谁知下一秒季悄吟又从地毯上找出第二根头发丝,眼神平静,“王姐,现在你还坚持这块地毯不用换吗?”

    王英:“……”

    王英立在原地,脸色不悦。

    “vip客房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无尘,洁净,完美无瑕,一根头发丝都容不下。”

    “我马上就换。”王英只好干巴巴地应下。

    检查完客厅,季悄吟推开了露台的门。

    酒店临江,门一开,春风携裹湿寒呼呼扑过来,让她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女人纤细的手指轻轻刮过露台的玻璃门,指腹处浮出一点浅浅的黑印子。

    她皱了皱眉,转头看向王英,“王姐,玻璃再擦一遍。”

    王英不情不愿地垂眸,“好的,季经理。”

    季悄吟登记好抽查报告,利落合上。温淡无波的目光转到王英脸上,语气微沉,“王姐,我知道你是酒店的老人,工作好些年了,我也尊重你是前辈,跟其他人一样喊你一声王姐。但说到底我是客房部的经理,我有权监督你的工作。”

    弦外之音就是:别跟我摆脸色,摆正你自己的位置!

    一口气说完季悄吟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客房。留下王英僵在原地,脸色青一阵红一阵。

    王英泄愤一般地拎起那块地毯,重重丢在地板上,暗骂道:“一个破经理嘚瑟什么!”

    ——

    抽查完客房,季悄吟马不停蹄地回到办公室。

    早餐就啃了两口三明治,这会儿胃里空荡,饿得慌。

    她拆了吴佳丽早上拿给她的那包威化饼干。蓝莓味的,有点甜,但还可以接受。

    吃了几块她就转手放进抽屉。甜食虽好,但切记贪食。

    喝了几口温水,解了嘴里的甜味儿。季悄吟开始翻阅起中峻总裁盛延熙的资料。

    两周后这位大人物即将带着太太入住酒店。这是近期内海盛最大的一个钻石vip客户,一点差错都出不得。

    ——

    中午季悄吟和吴佳丽在员工餐厅吃饭。

    自从这姑娘调到客房部以后,她好像就缠上她了。每天吃饭总要拉她一起。

    季悄吟倒也不反感,她自小就是一个人,全当多一个妹妹了。

    何况吴佳丽这姑娘俨然就是行走的八卦机器,酒店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她的耳朵。转头就能跟季悄吟八卦半天。

    有这活宝在,季悄吟也不愁没乐子。

    两人打完饭菜,找到位置坐下。正好碰到何君端着餐盘在找座位。

    季悄吟主动站起来,指了指身旁的空位,“何领班,不如一起坐吧?”

    何君笑了笑,婉拒:“不用了季经理,我们坐一旁就好了。都是男生,吃饭没个吃相,怕吓到季经理。”

    她这才注意到何君身后跟了三个男生,都是客房部的管家,还有两个服务员王英和张雅茹。

    职场如战场,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小团体。客房部自然也不例外。

    季悄吟是空降兵,彻头彻尾的新人,跟何君为首的老人们完全混不到一块去。

    不过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坏处。她一向独来独往惯了,反而非常享受独处空间。何况如今有个吴佳丽给她解闷,倒也并不孤单。

    只要这些老人们在工作上不给她找不痛快,很多时候她是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

    待何君等人坐下,吴佳丽远远收回目光。有些同情第看着对面的季悄吟,“季经理,你现在特像光杆司令。”

    季悄吟被吴佳丽这个称呼给逗笑了,“哪有这么恐怖!”

    “你没来之前,我们都在传何领班会是下一任的客房部经理。客房部所有人中,就她最有资历。可惜万万没想到咱们宋总这次没从客房部内部选拔,直接对外招聘。何领班肯定对你有意见。”

    “何领班人不错,工作也负责。她对我有没有意见我无所谓,只要她做好本职工作,配合好我就够了。”

    ***

    季悄吟和吴佳丽在议论何君的同时,何君等人也在议论这位新经理。

    “看看这吴佳丽的一脸谄媚样,刚调到客房部没两天就抱上季经理的大腿了,我今天早上还看到她给季经理送饼干。几块钱一包的玩意儿,也好意思拿出手。”王英是个心直口快的女人,在何君面前一向没个忌讳,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王姐,您别这么说吴佳丽,人家挺好的,做事也认真。”张雅茹听不下去了。

    管家驰瑞也帮腔,“就是啊王姐,人吴佳丽这姑娘真挺不错的,不管见到谁都满面笑容,很好打交道。”

    王英斜了两人一眼,“你俩才几岁,你们懂什么?这种人不是没心没肺,缺根筋,就是心机深沉,你俩都别被骗了。”

    张雅茹:“……”

    驰瑞:“……”

    “依我看咱们这位季经理心思也深着呢!表面看着春风化雨,和气亲切,背后指不定憋着什么坏呢!”

    “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当初蒋经理还在的时候,咱们哪里会像现在这么苦逼。你看看这位季经理多变态,连地毯反面的一根头发丝都不放过。你再看看现在客房的玻璃有多亮,亮得都可以当镜子使了。”王英越说越来气,圆润的脸都变形了,“蒋经理走了也就罢了,咱们君君还升不了经理,君君明明这么有能力!”

    张雅茹小心翼翼地瞧一眼对面的何君,赶紧用手碰了碰王英的手肘,压低声音说:“王姐,你少说两句。”

    王英不为所动,自说自话,“我说错了吗?本来就是季悄吟抢了咱们君君的位置。要不是宋总外聘,君君早就是经理了。”

    何君握紧筷子,脸一沉,冷声道:“王姐,不要说了。”

    王英:“君君,我是替你打抱不平呀!本来就该是你的东西,就这么被别人抢走了,我气呀!”

    “什么叫本来?”何君没好气地说:“宋总明确表示过客房部经理是我了吗?”

    王英瘪瘪嘴,“我这不是心里不舒服,抱怨两句嘛!”

    “少抱怨,多做事。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提了。”

    ***

    一转眼,季悄吟入职海盛已经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忙碌,却也充实。

    阳春四月,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外头爱美的姑娘早早穿起了漂亮的春装。遇到天热的时候,一个两个纷纷换上短袖短裙,无比清凉。

    季悄吟一年四季都是制服。也只有下班和轮休时才能穿穿自己的衣服。所以她一般很少给自己买衣服。基本上买一次能穿一季。

    程若还一直调侃在酒店工作,连买衣服的钱都省了一大笔。

    谁说不是呢!

    季悄吟想想自己上一次购物好像都是过年期间的事儿。她陪汪莉女士买年货,顺带逛了逛商场,买了两件衣裳。

    又是一个傍晚。

    春雨绵绵,整座城市隐匿在大片迷潆水汽中,潮湿黏腻得厉害。

    季悄吟难得没有加班,到点下班。

    她去更衣室换下制服,穿上自己的衣裳。

    一条雪纺碎花连衣裙,七分泡泡袖,深v领,裙摆点缀一圈细小的荷叶边,细节处堪称完美。外搭一件竹青色的针织马甲,马甲正中间镶嵌一排木质纽扣,纽扣的纹路清晰又温淡。

    这套衣服其实蛮挑人的,一般人穿绝对是大型灾难现场。然而季悄吟身形高挑,皮肤白皙,人也纤瘦,脸蛋又漂亮,她轻松就能驾驭。

    走到酒店外等车。她在叫车软件上叫了车。

    雨天,城市道路容易堵车。她叫的车迟迟不到。

    她的小polo被她送去保养了,这两天她一直打车上班。

    一手撑伞,一手捏手机,时不时摁亮屏幕,看看司机师傅到哪儿了。

    清凉的夜风携裹潮湿的水汽兜头吹来,一阵连一阵的寒凉直直渗进皮肤里。

    小腿肚裸.露在空气里,湿湿冷冷的。

    她忍不住抱紧发凉的手臂,突然有点后悔穿裙子了。好看是好看,就是不抗冻。

    季悄吟跺着脚往路边一个劲儿的看。都快成“望车石”了,恨不能下一秒就能看到她叫的车。

    等了约摸十分钟,她的订单竟被司机给取消了。对方给出的理由是雨天路滑,路上太堵,赶不过去。

    季悄吟真是一口老血卡在胸口下不去,憋闷得厉害。

    正打算在叫车软件上重新下单,堪堪敲完字,还来不及下单,就听见身后一串突兀刺耳的喇叭声。

    耳膜一震,条件反射地往后探一眼,一辆黑色宾利径直朝自己驶来。然后及时泊在她脚边。

    雨刮器扑腾作响,挡风玻璃上水渍时多时少。车身一片澄亮,线条精致又流畅,在夜雨迷离的傍晚悠悠泛着冷光。

    这车季悄吟一点都不陌生,车牌号她都能背下来了。

    后座车窗迅速降下来,露出一张精致完美的面容,音色深醇动听,犹如涓涓细流缓缓淌进耳中,“季经理,去哪儿?我送你!”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585/127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