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

推荐阅读:重回高考那一年纯情狐狸俏宗主我的系统延迟了[无限]他又在装乖女大三[七零]重生后嫁给了死对头触手怪为什么要涂指甲油「无限」白月光的卷土重来[快穿]末世女配明明超强却过份撒娇谈恋爱不如学习[系统]

    谢朱颜是易出汗体质,一顿火锅吃下来他满头满脸的汗,后背也被汗洇湿了一大片,t恤紧紧黏在背上,又热又难受。

    反观沈辞镜,只额头出了些细密的汗,此外一览无余,背脊挺直,慢条斯理地涮着菜,动作斯文,看起来仿若一位浊世翩翩的佳公子。

    一顿饭吃到现在也差不多了,这家店的锅底很够味儿,谢朱颜的嘴被辣得红艳艳的。沈辞镜放下筷子,不着痕迹的扫了眼谢朱颜的嘴唇,无意识舔了舔唇。他垂眼撕了张纸巾擦嘴,脑海里全是谢朱颜艳红的唇和因为辣时不时吐出哈气的舌尖,艳丽糜烂,诱人得紧。

    谢朱颜咽下最后一口菜,痛快地舒出一口气,抽了张纸抹了抹嘴,笑着扬眼,“哥哥,待会儿干嘛去?看电影?”

    沈辞镜闻言笑了下,“怎么会这么想?”

    谢朱颜掰着手指数了数,“约会不都这样?吃饭看电影上床……一气呵成。”

    沈辞镜不得不提醒他,“我们昨天才在一起。”

    谢朱颜挑眉,似笑非笑,“我又不介意。”

    他说,“我巴不得今天上床,明天领证。”

    沈辞镜哑口无言,最后只能不轻不重的斥了一声,“别闹。”

    “谁和你闹了?”谢朱颜眯着眼,被沈辞镜这个乌龟性子弄得脾气也有点儿上来了,“你要答应咱俩明天就去领证。”

    沈辞镜轻啧一声,找了个理由,“你不是流量吗?能谈恋爱能结婚?”

    谢朱颜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沈辞镜总觉得这人在生气,只听谢朱颜语调平静道,“哥哥,你能不能对你男朋友的事儿上点心,你但凡多看两眼我的微博,都说不出这种话。”

    后面的话已经能听出几分火气来了,看得出他有努力压过火了,可惜不太成功。

    沈辞镜嗯了一声,认错认得相当干脆,“我的错,回去就看。”

    他沉吟了一瞬,像是想到什么,又道,“小朋友,你想领证可以,但……”

    谢朱颜冷眼看他,想听听这人还能编出什么瞎话。

    “你好像还没到法定年龄?”

    沈辞镜也是才想到,他和这小朋友较真半天有什么用,法定年龄没到再想领证法律也不允许啊。

    艹!

    失策了。

    谢朱颜万万没想到他恋爱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居然是他的年纪不够领不了证。

    这他妈叫个什么事?!

    见谢朱颜面色不虞,沈辞镜干脆站起身走到他身边,半弓下|身子在他额头轻轻落了一个吻。

    然后放开一点,抬起谢朱颜的脸,用指腹摩挲着他的下唇,本就红艳的唇瓣颜色愈发鲜艳,似要滴出血来。

    沈辞镜漆黑的眼眸专注地看着谢朱颜,眼底神色莫测。谢朱颜对上他的视线,倏而勾唇,随即挑衅地看他一眼,舌尖探出,在他手上极慢极慢地舔舐一下。

    沈辞镜眸色渐深,突地收回揉按谢朱颜下唇的手,转而捏住他的下颚,接着深深吻下去。

    唇舌交缠,热火如潮。

    谢朱颜没经验,沈辞镜也是新手。两人磕磕绊绊,带着试探,带着珍视,一点点加深,一点点熟练。

    亲吻辗转厮磨,心跳鼓噪交织。

    良久,沈辞镜才放开了谢朱颜。

    谢朱颜的唇更红了,眼睛却亮得惊人,手紧紧攥着沈辞镜胸前的衣服,声音微哑,“再亲一次。”

    说完也不等沈辞镜回答,就自顾自的又吻了上去。

    好半晌,沈辞镜才把谢朱颜从身上撕下来。谢朱颜的嘴唇已经肿起来了,亲的太狠,嘴角也破了一块。沈辞镜也好不到哪去,谢朱颜凶得要命,给他咬了好几道口子。

    幸亏带了口罩,不然两人今天连火锅店都出不去。

    夏风裹挟着热浪席卷而来,炙热的温度扭曲了空气,街灯亮起,游人如织。

    谢朱颜方一从火锅店出来人就蔫了,他最怕热了。

    沈辞镜好笑的看着谢朱颜像株缺水的小苗苗一样萎了下去,他左右看了看,不远处刚好有家奶茶店。

    沈辞镜拉了一下谢朱颜,示意他看那家奶茶店,“喝吗?”

    “喝!”谢朱颜一下子精神起来。

    奶茶店外排队的人不算多,沈辞镜排了没多久就轮到了,他转向谢朱颜,“喝什么?”

    “葡萄芋圆啵啵,加椰果,多冰,半糖。”谢朱颜早就想好了,看都没看菜单就一骨碌全说出来。

    沈辞镜看向面前做奶茶的小姐姐,语气温和,“他说的这个做少冰,麻烦了。”

    “为什么少冰?”谢朱颜瞪他,“好热的!”

    沈辞镜就哄,“太凉了,对肠胃不好,乖一点。”

    顿了顿,又压低了声音,凑到谢朱颜耳边,“乖一点就奖励你。”

    谢朱颜一秒乖巧,他眼睛里全是亮晶晶的笑意,藏都藏不住,像只偷了腥的小奶猫。

    谢朱颜哪有那么不识趣,沈辞镜让他少喝冰的,他开心还来不及。他从十二岁起就像野草一样野蛮生长,来自长者的关心一个巴掌都数的过来。

    沈辞镜不一样。

    沈辞镜的身份对他来说很特殊,既是年长者,也是他密不可分的男朋友。

    小作怡情,和男朋友撒个娇果然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奶茶店的小姐姐看着面前的小情侣偷偷笑了下,心里悄悄磕了几秒cp,手里的动作丝毫不含糊,麻利地做好奶茶递了过去。

    谢朱颜接过道了声谢,就迫不及待得拉着沈辞镜离开,声音顺着风还依稀能听见谢朱颜说话,他道,“哥哥……奖励……”

    奶茶店的小姐姐微笑着接待下一位客人,心里却在无声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叫哥哥了!年上!是年上啊!

    不知道奶茶店的小姐姐磕到上头,谢朱颜还在不依不饶地和沈辞镜讨他的奖励。

    沈辞镜老神在在,点了点他手里的冰饮,“再不喝冰块就要化了,你就只能喝常温的了。”

    谢朱颜闻言急急忙忙戳开奶茶喝了一口,冰还没化,口感依旧冰爽。他满足地眯了眯眼,又将奶茶举到沈辞镜面前,“喝一口。”

    沈辞镜不喜欢这种甜腻的东西,但哄哄小朋友的事,喝一口也就喝了。

    “哥哥,喝了我的奶茶,是要给报酬的。”见沈辞镜喉结滚动,将奶茶咽下去后谢朱颜果断出声开始讹人。

    啧。

    沈辞镜挑眉,“这不是我买的?”

    谢朱颜不理他,作得理直气壮,“你买的怎么了,反正现在这是我的奶茶,你喝了就得给报酬。”

    沈辞镜闻言挑起唇凑了过去,飞速拉下谢朱颜的口罩啄了一口又把口罩拉了上去,整个过程快到谢朱颜都没反应过来。

    “报酬,”沈辞镜逗他,“给你了。”

    谢朱颜直跳脚,“敷衍!”

    他气得去拽沈辞镜,非要沈辞镜给个说法。

    沈辞镜顺手把他作乱的手牵住,声音低缓,“回去补给你。”

    谢朱颜好哄得要命,闻言立即就消停了,顶着快冒热气的耳根子把手抽出来,然后缓慢又坚定的用五指穿过他的指缝,和他十指紧扣。

    沈辞镜眼角眉梢全是笑意,牵着自家的小朋友往酒店走。

    夏天很热,两人的手心都出了层薄汗,湿滑粘腻的感觉不大好受,却没一个人想要松手。

    刚一进了酒店房间,沈辞镜就被人按在了墙上,然后口罩被拉下,温热的唇贴了上来。

    沈辞镜顺势按住他的后脑,撬开唇缝,侵占掠夺。

    谢朱颜平时在沈辞镜面前再乖,他也是个乖戾嚣张的性子,接吻的时候丝毫不肯吃亏,你来我往,和打仗一样。

    肾上腺素急剧上升,都是男人,很容易便感受到了对方的变化。

    沈辞镜慢慢松开谢朱颜,低低哑哑的声音里带着调笑,“小朋友好激动啊。”

    谢朱颜呼吸急促,本就华丽慵懒的嗓音彻底低了下去,含着情|欲,气息不稳道,“是比不得哥哥——”

    话音未落,谢朱颜就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越发激动的反应。

    谢朱颜一挑眉,似乎发现了什么,凑到沈辞镜耳边,故意道,“哥哥——”

    果不其然,又激动了几分。

    谢朱颜笑得不行,“哥哥原来这么喜欢我的声音啊~”

    尾音拖长,七拐八绕的。

    谢朱颜一下就想明白了什么,得寸进尺的逼问,“你第一天和我对戏的时候是不是就起反应了?”

    沈辞镜当时退的那几步到现在都还是他心里的刺,现在知道原因谢朱颜心里的刺全没了,一下美得不行。

    “……”

    “是……”沈辞镜有点无奈,老底都快被人揭完了。

    谢朱颜心眼针尖小,还记恨着沈辞镜那时候后悔的事儿,故意使坏道,“哥哥好坏,那时候明明喜欢阮天心,还对我起反应——”

    他在沈辞镜耳边,一字一顿,“又、渣、又、坏。”

    也不知道是真的在说那时候的沈辞镜,还是别的什么。

    沈辞镜也不反驳,只道,“那你还喜欢?”

    谢朱颜一下就委屈了,“那我有什么办法?!我就喜欢你嘛!”

    沈辞镜心脏被他横冲直撞的话弄得塌塌软软的,手逐渐下移,声音低低的诱哄,“好乖,给你奖励好不好。”

    他揉开了自己的玫瑰,层层探进,捻出花汁。

    谢朱颜瞳孔骤缩,呼吸一紧,他根本说不出话,只剩喘息。

    ……

    沈辞镜开了灯,去浴室洗掉了手上的东西。

    谢朱颜眸光涣散,斜靠在墙上低低地喘。

    沈辞镜出来的时候,谢朱颜依然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儿,他扬了扬眉,“小朋友,不至于吧——”

    谢朱颜神思回笼,他眼尾一片潮红,睫毛湿漉漉的黏在一起,不搭理沈辞镜的调侃,跌跌撞撞地扑进他怀里,眼睛亮亮的,“我想和你一起睡。”

    沈辞镜微怔,低下头看他,拒绝的话在嘴边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说出口的只有一个“好”。

    ……

    谢朱颜刚躺下沈辞镜就想把他团吧团吧扔回去,谢朱颜是发泄过了,他可还憋着呢,蹭来蹭去的还想不想睡了。

    沈辞镜可不想洗冷水澡,他圈住谢朱颜,用腿压制住他乱动的身子,在谢朱颜侧脸上轻轻亲了一下,“睡觉。”

    谢朱颜安分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在黑暗中开口,眼神清明,毫无睡意,“哥哥,你喜欢猫还是兔子?”

    沈辞镜困得不行,他抬了抬眼皮,勉强听清谢朱颜问了什么,用所剩无几的脑子想了一下,给了答案,“猫吧。”

    沈辞镜撑着等了等,见谢朱颜没再说话,就放松心神,睡意上涌,会周公去了。

    听着身后传来的平缓的呼吸声,谢朱颜顿了顿,在沈辞镜的压制下艰难翻身,然后伸手回抱住他,又轻轻亲了亲沈辞镜,才合上眼睡了。

本文网址:http://www.cqmyzc.com/xs/0/777/1677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cqmyzc.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